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927章 双喜临门

第927章 双喜临门

  “妈,你想多了。”

  钟毅嘴上吐着糟,不过还是把张满怡放了下来。

  “你一个大男人,懂什么?”张夫人瞪了钟毅一眼,没好气道,“从今晚开始,你跟满怡分房睡,孩子没生下来之前,不准同房。”

  “啊?为什么呀?”钟毅和张满怡异口同声的问道。

  张满怡和钟毅新婚还不到三个月时间,两人正是蜜里调油之时,恨不得时时刻刻腻在一起,自然不愿意分开。

  钟毅也是不愿意。

  “哪来这么多为什么?”张夫人先是瞪了女儿一眼,“女儿家家,也没个羞臊。”

  张满怡便红着脸不敢吭声,钟毅却冲她使了个眼色,然后做了一个偷摸的动作,张满怡便噗哧一声笑了,因为她懂了。

  钟毅的意思,他会在半夜时分偷偷摸进来。

  张夫人将糖心蛋递给满怡,又对钟毅说道:“你快下去吃饭吧,你爸在等你呢。”

  钟毅又给张满怡递了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转身下楼,再走进客厅旁边的餐厅。

  餐厅里,张谋之已经大马金刀的坐着,让钟毅感到意外的却是,一向不怎么喝酒的老丈人居然在面前摆了一瓶五粮液。

  除了五粮液,还有一大桌子的下酒菜。

  就是吃饭的人有些少了,这么大一桌,就只坐了张谋之一人。

  要说人口数,老张家绝对是数一数二,六个儿子、五个女儿,而且是一母同胞,这样的家庭绝不会太多。

  可现在女儿们纷纷出嫁,儿子也各自有事业要忙,人就少了。

  “子韧,来,陪我喝两杯。”看到钟毅,张谋之赶紧伸手招呼。

  钟毅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下,又笑着说:“爸,今天怎么想起喝酒来了?”

  “因为高兴。”张谋之微微一笑,又说道,“今天咱们老张家是双喜临门。”

  “双喜临门?”钟毅便心头微动,其中一喜肯定是张满怡怀孕,却不知道另外一喜又是什么?不会是老岳母老树发薪芽,也怀上了吧?

  张谋之亲自给钟毅倒了杯酒,又喟然说道:“子韧,你知道吗,我刚刚从一个老朋友口中得知一个消息,你三哥要下部队了。”

  “三哥?”钟毅愕然说道,“他要下部队了?”

  钟毅的三哥,自然就是张满怡的三哥,张远南。

  张远南也是钟毅在珞珈山军官训练团时的同学,从军官训练团毕业之后,就留在统帅部参谋总部当高参。

  当下钟毅道:“我们这一期,下部队至少师长,三哥也是师长?”

  “嗯,师长。”张谋之端起酒杯跟钟毅碰了下,又说道,“你三哥这一步,总算是跨过去了,今后的路就要好走得多了。”

  钟毅下意识点头,在部队,公认有两道坎最难跨过去。

  一道是军衔的坎,上校晋升少将是最困难的,另一道是职务坎,从实职旅长到实职师长这一道坎更难以跨越。

  现在张远南两道坎都已经跨过去,今后只要不犯大错,基本能当上军长。

  对于老张家来说,能出一个军长,一个上将,已经是属于祖坟冒青烟了。

  钟毅却还是难免有些担心,不仅是担心张远南的安全,更担心他的前途,万一去的是第一战区或者第二战区,那可就不太妙。

  去了第二战区容易吃败仗,中条山战役底裤都会输掉。

  去了第一战区则容易叛国当汉奸,一战区投敌的太多。

  当下钟毅又问道:“爸,三哥去的是哪个战区,哪个部队?”

  张谋之微微一笑,看着钟毅说道:“第三战区,第十集团军第一九四师。”

  “什么?原来一九四师的新任师长就是三哥啊?”钟毅闻言顿时大喜过望,当即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两天前,国军统帅部和侍从室就同时发布命令,调整了第十集团军的防区,将第一九四师的防区从上虞改到了鄞江。

  对此钟毅其实是欢迎的。

  身为鄞江市长,钟毅当然希望保卫鄞江的部队越多越好。

  为此,钟毅甚至愿意主动承担起第一九四师的防务开支!

  但是,对于一九四师的新任师长人选,钟毅是有想法的,他正打算通过俞良祯的关系去给军政部施加影响,调一个跟他合拍的人来一九四师当师长。

  却没想到,他这边还没开始发动关系,师长任命就下来,而且还是他的三舅子兼珞珈山军官训练团的同学,再没比这更好的结果!

  张谋之又给钟毅倒了杯酒,诚恳的道:“子韧,在军队,你三哥无论是能力还是根脚都远不能跟你比,所以他这次前来鄞江任职,你可一定要多多的提携他,如果他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你告诉我,我替你教训他!”

  在这方面,张谋之还是十分拎得清的,他这个小女婿,名义上只是鄞江市长,其实就是鄞江的土皇帝,陈金木是鄞江的地头蛇吧?他说杀就杀了!马渚陈家的势力大吧?那十几家粮商也非善茬,他一声令下全被抄家杀头!

  所以在鄞江这一亩三分地,如果没有这小女婿的支持,别说是区区一个师长,就是军长甚至于集团军总司令都不好使。

  所以为了儿子,张谋之甚至于不惜拉下老丈人的老脸。

  钟毅连忙说道:“爸,你这么说就见外了,且不说三哥是我珞珈山训练团的同学,就算没有这样两层关系,三哥的能力我也是欣赏的,军事理念层面跟我也是颇多共同语言,所以我们一定会处得来,真的。”

  “这就好,这就好。”张谋之说完,又要给钟毅倒酒。

  “爸,还是我来吧。”钟毅便赶紧起身一把抢过酒瓶。

  “好。”张谋之两杯酒下去,已经有些微熏,当下又笑着说道,“今天晚上,咱们翁婿敞开了喝个痛快,一定要不醉不归。”

  “行。”钟毅欣然道,“不醉不归。”

  “归?”张夫人正好走进来,闻言便嗔道,“你还要归哪去呀?敢情除了这个家,你在鄞江还有别家?”

  张谋之跟钟毅对视了一眼,旋即相对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