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922章 发起报复

第922章 发起报复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抗日之全能兵王最新章节!

  影佐祯昭自不会理会李士群,阴蛰的目光从犬养健、须贺彦次郎以及今井武夫这三个课长的脸上逐一扫过去,沉声说道:“诸君,现在怎么办?”

  日本陆军的纪律很严,吃了败仗就必须受到相应的惩罚。

  比如说炮兵,如果把炮弄丢,那整个炮兵小队的人都必须切腹谢罪!

  也正因为这,在华北平原的敌后战场上就曾经出现很有意思的一幕,鬼子的一个炮兵小队因为丢了步兵炮没有办法交差,所以只能出高价从八路军手里买回去,而八路军也乐得拿没有炮弹的九二步兵炮换回来大量的子弹。

  别以为这是编的故事,这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史实。

  言归正传,日本陆军的军纪很严,特务机关的纪律相比陆军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次梅机关吃了这么大一个败仗,不仅损失了将近一千万日元经费,不仅往鄞江输送了一百五十多万的人口,甚至就连好不容易策反的景顺阳、汤建平及牛见虎都暴露,使得大本营制订的浙省战略还未实施便告落空,损失实在是惨重!

  面对如此惨重的失败,摆在梅机关面前的路就只有三条,一是尽快报复回来,给予对手相对应的重创,将功补过;第二条路,那就是他们几个主要负责人全部切腹自杀,以死来挽回自己的名誉;三就是内务省派人来,把他们全抓起来处死。

  “说说吧。”影佐祯昭加重语气道,“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今井武夫率先出声道:“大佐阁下,除了发起报复,恐怕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发起报复?”影佐祯昭点了点头,又道,“报复对象为谁?怎么发起报复?”

  “报复对象先是军统,然后是钟毅!”须贺彦次郎沉声说道,今井武夫还有影佐祯昭听了也是微微颔首。

  不管怎么说,他们梅机关终归是个情报机构。

  作为情报机构,主要对手当然是同样身为情报机构的军统。

  然后再从对梅机关造成的伤害来看,也是军统的伤害更大。

  因为军统一举拔掉了他们花费了很长时间、很大代价才策反成功的三个高级将领,更使得大本营制定的针对浙省的作战计划化为泡影。

  相比之下,钟毅仅仅只是给他们造成了一千万日元的损失。

  如果非要再加一条的话,那就是利用他们急于打赢粮食战争的心理,从上海骗走了一百五十多万人口!

  不过话又说回来,除了冈村宁次和犬养健等少数几个人外,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认识到这一百五十多万人口意味着什么。

  比如说吧,影佐祯昭他们几个,既便到了现在也没觉得这一百五十多万人口就能给鄞江带去多少好处,他们仍旧觉得这对于鄞江来说是个极大的累赘。

  只有犬养健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他并没有对此表示反对。

  影佐祯昭则是完全认同须贺彦次郎的话,当下点点头又道:“那么,须贺君,针对军统的报复应该怎么展开?”

  “哈依。”须贺彦次郎猛一顿首又道,“针对军统的报复其实很简单,因为上海租界就有军统分支机构,我们梅机关只需要把军统设在上海的分支机构连根拔起,就足可以给对方造成对等的伤害,这样一来也这就勉强可以给内务省一个交待了。”

  影佐祯昭闻言在心里大概衡量了下,如果真能把军统设在上海租界的分支机构连根拔起的话,应该可以抵消掉景顺阳、汤建平以及牛见虎暴露所造成的损失,内务省特高课不至于表彰,但也应该不会再追究之前的损失。

  “哟西!”影佐祯昭欣然点头,又对今井武夫道,“今井君,报复军统的任务,就交给你们行动课了,你回去就召集行动课的各个行动组长,仔细研究,大胆设想,尽快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行动方案,然后让七十六号配合你们行动。”

  “哈依!”今井武夫猛一顿首,转过身扬长去了。

  目送今井武夫的身影出门而去,影佐祯昭又道:“须贺君,你再说说,针对钟毅的报复又怎么开展?”

  须贺彦次郎回头看着犬养健道:“这个还是让犬养君说吧。”

  影佐祯昭的目光也跟着落在犬养健的脸上,道:“犬养君,那就你说。”

  “哈依。”犬养健也没有推辞,猛然一顿首又道,“我认为,针对钟毅的报复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着手,第一个方面,应该继续从经济层面对其加以打击,尽可能的迟滞甚至破坏鄞江的发展计划。”

  “经济层面加以打击?”影佐祯昭皱眉道,“还打经济战?”

  到现在,梅机关针对钟毅或者说鄞江市政府,一共打了两次经济战争。

  第一次经济战也就是洋灰战,他们梅机关其实打赢了,不过只是小胜。

  钟毅损失了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们梅机关则小赚两百多万日元。

  第二次经济战也就是粮食战,这次他们梅机关却大败,不仅把洋灰战中获得的两百多万日的利润赔了个精光,甚至还倒贴进去六百多万日元经费,简直就是血亏。

  所以影佐祯昭对于打经济战,已经是打出了心理阴影,不想再尝试了。

  一次大败就输掉了他们梅机关半年的经费,再来一次,梅机关就喝西北风了。

  犬养健却阴声道:“大佐阁下,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再蠢到与钟毅打经济战,同样的地方我们已经跌倒两次,绝对不会再跌到第三次了。”

  影佐祯昭皱眉道:“不打经济战,还能打什么?”

  “还能打货币战!”犬养健说道,“我们直接打击法币!”

  “打货币战?”影佐祯昭茫然道,“直接打击法币?怎么打击?”

  犬养健说道:“我们可以伪造法币,定向输入鄞江,这样一来,我们不仅可以空手套白狼,从鄞江获得物资,还能够彻底搅乱鄞江的经济秩序。”

  “伪造法币?”影佐祯昭怦然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