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865章 洋灰大王

第865章 洋灰大王

  拍卖会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多,第一期拍卖的一千亩、三百多块地块全部卖光,而且基本上都是溢价卖出。

  参加拍卖的几十名鄞江豪商,每人都拍下了好几块地,其中尤以航运大王虞方卿出手最为阔绰,一个人拍下了十二块地,甚至还以二十五万元的价格拿下了八十八号地块,八十八号地块也成为了今天晚上的地王。

  钟毅原本估计,一千亩商业用地卖出两千万就不错了。

  可是从目前看,这一千亩商业用地足足卖了五千多万!

  拍卖落下帷幕,虞方卿、秦液仙等豪商纷纷返回房间,或者动身回老家,好不容易回鄞江一次,他们肯定要回老家。

  龚秋霞和周璇也被送回了房间。

  钟毅给了她们一人一个大红包,算是辛苦费。

  等送走所有人,钟毅又吩咐道:“周秘书长,钱收好,明天一早,就送一千万现金支票到财政局交给老陈。”

  这一千万是钟毅早就答应过的,不能再赖了。

  稍稍停顿了下,钟毅又接着说:“剩下的四千多万元,全部拿到花旗银行兑换成美元或者英镑。”

  周宝玉愕然道:“全部兑换?”

  “全部兑换。”钟毅断然道,“一分都不留。”

  周宝玉说道:“市长,这么做会不会不合适?”

  如果是个人,拿法币去兑换美元或者英镑,国家不会也管不着,但如果是一级地方政府拿法币兑换外汇,性质就不一样。

  因为花旗银行拿到法币之后,并不会留着,而是会立刻到上海,从中央银行或者中国银行那去兑换外汇,换句话说,这么做会消耗掉国民政府宝贵的外汇,使得国民政府没有资金购买急需的物资。

  钟毅并不是不清楚国民政府的难处,但是他现在无能为力。

  至少在鄞江还没发展起来之前,他是无力反哺中央政府的。

  而且,钟毅比谁都清楚,中央银行或者中国银行存的外汇,至少有一大半落入了宋家或者孔家私人户头。

  要不是这样,孔宋两家怎么当首富?

  与其是这样,那还不如拿这些宝贵的外汇来发展鄞江经济,至少鄞江发展好了,受惠的是鄞江全体父老,是全国人民!

  当下钟毅道:“这你不用管!”

  “是。”周宝玉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钟毅却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径直上到三楼,敲开了刘宏生的房间门。

  “钟市长?”看到钟毅,刘宏生略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将他让进客厅。

  走进客厅,钟毅却意外的发现,刘宏生这里已经有了访客,而且还是三友实业的总经理常成运。

  “钟市长。”看到钟毅,常成运赶紧起身致意。

  “常总您坐。”钟毅赶紧抢前一步,跟常成运握过手,旋即三人落座。

  常成运笑道:“这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钟市长,你知道不知道,我和刘总刚刚就在说你,呵呵呵。”

  “哦,是吗?”钟毅道,“不知说我什么呢?该不会说我招待不周吧?”

  “哪能啊,这次拍卖会,钟市长安排得简直不要太周到。”刘宏生摇摇头,又道,“我们俩刚才是在说,钟市长你正在着力打造的这个鄞江工业园区,面向的好像是外资企业,却不知道是否欢迎我们回来投资?”

  “当然欢迎。”钟毅说道,“规划之中的鄞江工业园区,面向外资企业,只是宣传需要而已,实际操作中,肯定是欢迎国内商人尤其是鄞江本地的商人回来投资的,而且税费的优惠跟外资是一样的,都是三年免税,十年税费减半!”

  前三年免税,十年税费减半,钟毅可真是下了血本了。

  不过钟毅也不会亏本就是了,因为把鄞江工业园搞好,经济起来之后,会带动鄞江整个城市的快速扩张,城市的快速扩张又会带动地皮价格飞涨。

  今后的三年,鄞江只是卖地,就足够维持所有的开销。

  比如说这次,区区一千亩地,就换回来了五千多万元。

  正因为这个,钟毅才会敢大笔一挥,免除企业三年税。

  “这敢情好。”刘宏生急声道,“钟市长可一定要给我留一块工业用地,未来的鄞江将要展开大规模建设,洋灰的需求肯定很大,所以我想要回鄞江建一家洋灰厂,常总也想要参一股,我们争取建一家年产一百万吨的大型洋灰厂!”

  “这太好了!”钟毅急声说道,“刘总还有常总,你们可真是及时雨哪!”

  “哪里哪里。”刘宏生连连摆手,常成运也道,“造福乡梓原本就是我们鄞江商帮的份内事,何况建洋灰厂还能赚钱,这样一得两便的事,何乐而不为呢?是不是?”

  “两位回鄞江建洋灰厂,我们市府是举双手欢迎。”钟毅说到这里一顿,又道,“不过远水难解近渴,洋灰厂一时半会不可能建成,等投产那就时间更长,然而我们鄞江的建设却是一刻等不得,尤其是招宝山、金鸡山要塞的修建,已是全面铺开。”

  刘宏生笑道:“钟市长,你是想托我从上海买进洋灰,是吗?”

  “没错。”钟毅点头道,“鄞江所有洋行的洋灰已经全部扫空,还是远远不够。”

  “这没问题。”刘宏生豪爽的道,“如果需求量不很大,我们大中华水泥公司的库存就有好几万吨的洋灰,如果还不够的话,我可以帮你向别的洋行调货,我们大中华水泥厂跟不少洋行有业务往来,调几十万吨洋灰还是没问题的。”

  “我全要了!”钟毅道,“整个上海的洋灰,我都包了!”

  说到这一顿,钟毅又笑着说道:“不过刘总,这个价格?”

  “价格你尽管放心,保证是平价。”刘宏生一摆手说道,“眼下洋灰市场不景气,价格处于历史低点,多少洋行因为积压太多洋灰而面临资金困境,你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他们只会感激你,绝不会坐地起价。”

  钟毅道:“那就拜托了。”

  “小事。”刘宏生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