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859章 豪商云集(先来三更,求保底月票)

第859章 豪商云集(先来三更,求保底月票)

  江天轮缓缓靠岸,水手系住缆绳,放下舷梯,底层三等舱还有一层普通舱的旅客便如潮水般从舱门处涌出来。

  只不过,这些普通旅客另有出口。

  顶层贵宾舱的旅客走的专用通道,并不跟普通旅客一起。

  当一个穿着藏青色长衫的老人出现在舱门口,钟毅顿时精神一振,来了!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钟毅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位清瘦老人就是虞方卿,一手将常校长扶上国家领袖的江浙财团的代表人物。

  为什么?因为钟毅看过他的照片。

  老话说的好,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现代战争,打的其实就是后勤,是钱!

  所以到近代,就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无论哪个军事强人,其背后都存在一个红顶商人或者群体。

  曾国藩背后有胡雪岩。

  左宗棠背后有大盛魁。

  李鸿章背后是盛宣怀。

  到了常校长,背后是江浙财团。

  而虞方卿则是江浙财团的代表。

  在宁汉分流的最开始,如果没有虞方卿和江浙财团的支持,常校长根本不可能在跟汪精卫等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当然了,钟毅对虞方卿感兴趣并不是因为这个。

  钟毅之所以对虞方卿感兴趣,是因为他的为人,还有立场。

  于我党而言,虞方卿当然是敌人,但是对国家,对于中华民族的抗战,虞方卿还是做出了巨大贡献,这点是绝对不容抹煞的。

  一句话,只要得到虞方卿的支持,这次拍卖会就算是成了。

  反过来,如果虞方卿在暗中阻挠,那么这次拍卖会就悬了。

  “虞老!”钟毅便赶紧上前两步,伸出手说道,“欢迎欢迎。”

  胡保真便赶紧跟着上前,肃手向虞方卿介绍道:“虞老,这位是钟市长。”

  “钟市长。”虞方卿这才伸手与钟毅轻轻一握,又说道,“钟市长可真是年轻有为,鄞江父老能有你这样一位父母官,幸甚。”

  从虞方卿身上,钟毅感觉到了一种淡淡的疏离。

  不过钟毅并不在意,人家毕竟是校长的座上宾,矜持一下其实也正常。

  “虞老过奖,不敢当。”钟毅道,“年轻是真的,有为就未必,如果有做的不够好的地方还请虞老一定要多多包涵。”

  虞方卿便忍不住多看了钟毅一眼。

  因为他能听出来,钟毅其实是在跟他解释陈金木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钟毅终归还是摆出了想要跟他和解的姿态。

  当下虞方卿微微一笑,又转身介绍起他身后的中年人来:“市长,这位是秦液仙,骆驼人,乃是沪上的化工大王。”

  “秦先生,幸会。”钟毅赶紧伸手与秦液仙相握。

  钟毅一边与秦液仙握手,一边却是心下庆幸不已。

  这次幸好派了房建伟和特战二中队前去上海,要不然,真就悔之晚矣!

  因为刚成立不久、急于向日本主子表功的七十六号竟真的派出了刺客,向秦液仙等鄞江豪商下了杀手。

  但是好在,让房建伟和特战二中队给化解了。

  相比起虞方卿来,秦液仙对钟毅的态度就要亲热许多。

  握手之后,秦液仙笑着说:“钟市长,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了,只不过以前我只知道你打仗非常厉害,却不知道你搞经济也是一把好手!”

  “不敢当。”钟毅连连摆手,“我对秦先生你才是真的久仰大名。”

  停顿了下,钟毅又接着说道:“再说到搞经济,我哪懂什么经济,无非就是瞎捉腾,还得仰仗秦先生以及诸位多多帮衬。”

  “谦虚了。”秦液仙微笑着说,“市长太谦虚了。”

  这个时候,虞方卿又介绍道:“这位名叫项茂柏,五洲制药公司总经理。”

  “项先生,幸会!”虽然没听说过项茂柏的大名,但这并不妨碍钟毅内心的热切,因为这乃是一家制药公司。

  战乱年代,各类药品永远都是紧缺物资!

  “钟市长,幸会。”项茂柏伸手与钟毅轻轻一握。

  虞方卿又接着介绍项茂柏身后站着的那几个豪商。

  “这一位,是亚浦耳电器公司的总经理,刘西园。”

  “这一位,是大华科学仪器公司总经理,丁佐成。”

  “这一位,乃是大中华火柴厂的总经理,沪上的火柴大王,刘宏生。”

  “这两位,乃是三友实业公司的总经理以及副总,常成运、杨九成。”

  随着虞方卿的介绍,一个又一个鄞江豪商逐一上前与钟毅握手见礼,一时间,招商局码头上真可谓是豪商云集。

  必须承认,民国年间的鄞江商帮实力真的很强大。

  跟所有人都见过礼,钟毅又发表了一通简短讲话。

  无非就是表达感谢,同时希望他们能够造福乡梓,讲话完了后又用事先准备好的车队将这些豪商送到鄞江饭店。

  这次的拍卖会就在鄞江饭店,而是以晚宴的形式。

  很快,虞方卿、秦液仙等鄞江豪商就被陆续送走。

  直到所有人被送走,钟毅才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刚才,钟毅的一颗心可是始终悬着,生怕出一点什么差错。

  因为根据房建伟两天前从黄全口中撬出来的线索,日军梅机关将向鄞江派出一个暗杀小组,组织实施暗杀活动。

  曹子颖的警察局一直在搜查这个暗杀小组,却一直没搜到。

  所以,钟毅是真担心刚才会出点什么事情,那就损失大了。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水生才终于找到机会向钟毅汇报工作。

  “市长!”水生耷拉着脑袋说道,“你处罚我们吧,我们没能保护好秦先生。”

  “秦先生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好在他的伤势不重。”钟毅沉声道,“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你们今后可一定要吸取教训。”

  说此一顿,钟毅又回头对负责这次拍卖会安保任务的安镇远说道:“小安子,回头你好好问一问水生,然后从中总经经验、吸取教训,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做好鄞江饭店的安全保卫工作,绝不允许出现一丝一毫纰漏!”

  安镇远啪的立正,昂然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