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819章 谈判破裂

第819章 谈判破裂

  回到大班椅上坐下,钟毅陷入沉思。

  前文说过,钟毅之所以下车伊始就拿陈金木及鄞江的黑恶势力开刀,原因有三,一是杀人立威,震慑鄞江官场;二就是借机掌握鄞江警备师这支正规武装力量,但这两个都不是主要原因,钟毅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捞钱!

  因为钟毅已经料到,主政鄞江后一定会遇到财政困难。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各地地方政府,就没有不被财政困难所困扰的!

  钟毅要想在鄞江站稳脚步,继而打开局面,没有钱是万万不可能的!

  但是,打击陈金木及黑恶势力所得的赃款,充其量只够他站稳脚跟,以钟毅的估计,把这个年关对付过去也就见底了!再后面,要在鄞江打开局面并迎来发展,就得另想办法,因为鄞江已经没有第二个陈金木给他杀猪。

  而且,就算有第二个陈金木给他杀,对于鄞江的发展也是杯水车薪,因为接下来钟毅需要的资金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不过,钟毅对此也是已经有所准备。

  这事,最终恐怕还得落到洋人头上,还是得找洋人借款!

  钟毅这边刚刚才想到洋人,龚卫谦就进来报告:“参座,洋人又来了。”

  “洋人?来的还真是时候。”钟毅嘴角微微一勾,又道,“请他们进来。”

  不一会,龚卫谦便领着李奇摩、康茂德还有麦约瑟进来,这次三个公使全都来了。

  龚卫谦给三个洋人倒了杯开水,就躬身退出去,他知道,接下来钟毅要跟三位公使商谈要紧的事情,他不适合留下来旁听。

  面对长辈或者同僚,钟毅基本上还能保持礼数。

  但是面对李奇摩等三人,钟毅就不再压抑本性。

  “怎么样?”钟毅说着,就把双脚搁到了桌上,整个人葛优瘫在大板椅上,一边还摇着双脚随意的道,“考虑好了?”

  李奇摩三人脸上泛起羞愤之色。

  但是最终,李奇摩他们三人还是将怒意压下去。

  因为跟金钱比起来,区区礼数实在是不值一提。

  “想好了。”李奇摩舒了一口气,竭力说服自己保持镇定,又道,“我们愿意出这十万英镑,但是我们有一个条件。”

  “我纠正一下,是十一万英镑!因为过了一天。”钟毅微微一笑,又说道,“至于条件,你不妨说出来听听?”

  李奇摩沉声道:“我们不管海曙、江东还有江北的所有的大烟馆最终落入谁手,但是你必须保证这些烟馆有一天会重新开业!”

  听到这,钟毅的表情便立刻冷下来。

  李奇摩的心头便立刻泛起一丝忐忑,不知道哪里说错了。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还有,所有烟馆的鸦片,必须从三枪洋行订购!”

  听到这,钟毅便再按捺不住,一下抄起搁在大板桌上的勃朗宁手枪,拉上枪栓,再拿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李奇摩的面门。

  李奇摩顿时间惊得脸色煞白,颤声道:“你,你要干吗?”

  康茂德和麦约瑟也是面面相觑,他们完全不明白,钟毅为什么会突然之间翻脸?

  钟毅拿枪指着李奇摩,厉声道:“李奇摩,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毙了?我敢向你保证,我会把一切做得天衣无缝!外人只会以为你死于意外!”

  “你?!”李奇摩感到嗓子发干,却不敢拿起茶杯喝水。

  “还有你们!”钟毅又把目光转向康茂德、麦约瑟,道,“再敢在我面前提鸦片,就真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直到这时候,李奇摩才终于明白钟毅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激烈。

  原来是因为鸦片!看来他们之前的猜测是对的,钟毅对于鸦片是零容忍!他根本不允许自己治下有人吸鸦片!

  李奇摩跟康茂德、麦约瑟对视一眼,神情沮丧。

  康茂德和麦约瑟两人也是一脸泄气,看来一本万利的鸦片生意没得做了,至少在鄞江市区做不成鸦片生意了!现在他们只希望,第三战区的长官部能够给力些,好歹把通往金华的渠道给保住,要不然他们真就没钱赚了。

  但是残酷的现实,很快就给了他们沉重的一击。

  钟毅又接着说道:“你们也不用再妄想借助第三战区长官部的名义,从鄞江往大后方走私鸦片,只要我钟毅在鄞江一日,就绝对不会允许一箱鸦片从这里过去!这种祸国殃民、只会侵害我同胞肌体的毒品,必须得禁绝!”

  李奇摩摇了摇头,起身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十一万英镑的赎金我们不会给,九十七名皇家海军陆战队员你想关就继续关着吧,但是我不妨提醒你一句,大英帝国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至此,谈判已经彻底的破裂。

  李奇摩决定要破罐子破摔了。

  反正鸦片生意做不成了,大不了不当这个公使,但是就算不当公使,凭以前的积蓄,到上海、回伦敦甚至去美国他都能够过上优裕的生活。

  “看来公使先生是不准备再跟我谈下去了。”钟毅嘴角绽起一抹笑意,又道,“不过,我也想要提醒公使先生你一句,陈金木这人其实不蠢,他其实暗中保留了跟你们做交易的许多物证,比如从三枪公司提货的货单……”

  顿了顿,钟毅接着说道:“我想海关税务司的人应该会很乐意看到这些货单。”

  “你这是威胁吗?”李奇摩却反而呵呵笑起来,如果想要继续做生意,他对海关还有些顾忌,但现在都不做生意了,连鄞江都不打算呆了,就根本不会在意海关的稽查,难不成中国海关还敢抓他这个英国公使不成?

  “看来你连鄞江都不打算呆了。”钟毅点点头,又道,“这样的话,我还真就拿你没什么办法,至少中国的法律奈何不了你这样的外交使节。”

  “你知道就好。”李奇摩冷笑道,“所以你没别的选择,要么继续跟我们合作,要么等着迎接大英帝国的滔天怒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