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774章 陈金木(四更完成)

第774章 陈金木(四更完成)

  中年人双手虚按,大礼堂里便很快安静下来。

  等到整个大礼堂完全安静下来,中年人又走到黑板上用粉笔刷刷的写下“大国兴衰之出路在何方”十个大字。

  房建伟便目光微微一凝,果然。

  旁边李四根的眸子里却流露出一丝期待之色。

  李四根虽然是渔民出身,早年没怎么上过学,但是加入367团之后,尤其是加入特战大队之后却也跟着读了不少书。

  读的书一多,就难免会有思考。

  最近这一段,李四根就在思考,同样是国军,为什么在钟毅指挥下的国军能够屡屡战胜数倍于己的强敌,而别的高级将领指挥下的国军,却为什么会在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前提下屡屡败给小鬼子?其中有什么诀窍?

  就这个问题,李四根问过钟毅。

  钟毅告诉他,因为他不喝兵血!

  但是李四根觉得,这只是表面原因,其中一定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所以,对于杨老师在黑板上写出的这个问题,李四根就很有期待感,说不定杨老师真可以解开他心中的困惑。

  写完,转身回头,杨老师又道:“上次公共课,我跟同学们分析了明清帝国之所以落后于西方的深层次原因,那就是政治制度上的落后以及思想上的固步自封!所以才有了辛亥革命,所以才有了民国,所以才有了新文化运动!”

  “但是辛亥革命之后,中华民国成立之后,甚至在新文化运动之后,中国并没有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正确的道路,所以才有了袁世凯复辟,所以才有了北洋军阀混战,所以才有了城头变幻大王旗,老百姓流离失所,国家更加衰弱!”

  “直到孙文先生提出三民主义,中国终于勉强算是找到了一条出路,我为什么说三民主义勉强算是一条出路?因为在三民主义的引领之下,中国完成了形成上的统一,这是北洋军阀所没有办到的,但也仅仅只是形式上的统一而已,所以只能说是勉强。”

  听到这,房建伟便再坐不住了,当时就要起身抗议,却被李四根一把拉住。

  “建伟,你不要激动。”李四根低声说道,“不管杨老师说的对不对,咱们姑妄听之,不要忘了我们来鄞江的任务!”

  房建伟便又坐回凳子。

  ……

  几乎是同时,俞良祯也在找钟毅谈话。

  俞良祯用非常抱歉的语气说道:“子韧,本来我应该亲自送你去鄞江上任的,但是很不巧,黄绍宏忽然闹起情绪,给重庆发去电报说是要辞职,一些暗中支持黄绍宏的省级高官也是暗中推波助澜,现在省里边的情况很微妙,所以……”

  俞良祯说的都是事实,黄绍宏确实向重庆提了辞呈。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他黄绍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完成了对浙省各路民间武装的初步整合,眼看就要出成果,结果常校长一纸调令,果子就变成了别人的,换谁也受不了这个,那么辞职就是必然选择,老子他妈的不伺候了!

  所以,俞良祯这时候万万不能离开金华,原因有两个,一是俞良祯留在金华,可以帮着常校长去做黄绍宏的工作,再就是,万一黄绍宏去意已决,俞良祯就要准备接任浙江省省主席的职务,将浙江省的政务挑起来。

  对于其中的内情,钟毅当然是很清楚的。

  当下钟毅笑着说:“总司令,鄞江我自己去就行。”

  “就是委屈你了。”俞良祯拍拍钟毅肩膀,又道,“昨天在酒桌之上,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有些话铁吾不好说的太明,那是因为你跟他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份上,但你我兄弟之间的关系又不一样,所以,有些话我还是要跟你交待一二。”

  一听这话,钟毅已经猜到,俞良祯要跟他说什么了。

  钟毅看着俞良祯,心下微微有些触动,看来外界对俞良祯的评价是基本靠谱的,这的确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尤其对自己的部下可说爱护有加。

  停顿了下,俞良祯又说道:“鄞江的事,说复杂复杂,说简单其实也非常简单,你只要控制住两个人就行了!”

  “第一个,你已经知道了,就是胡保真。”

  “姓胡的在鄞江深耕多年,官场上很多都是他的故旧,不要看他平时笑呵呵的,一副人畜无害的形象,其实大谬不然,这老狗其实也是会咬人的!上上任的鄞江市长其实就是被这老狗挤兑走的!”

  “不过呢,对胡保真你加以提防就行了。”

  “有我在,胡保真绝不敢明着跟你对抗。”

  钟毅听了默默点头,俞良祯在浙江官场的影响力极大,胡保真除非是不打算再混浙江官场了,否则就不可能不听招呼。

  停顿了下,俞良祯又说道:“胡保真子韧你不用担心,我要重点说的是第二个,他就是鄞江警备师长,陈金木!”

  “这人可是个硬茬!”

  钟毅心下微微一凛,来了。

  对陈金木这个名字,钟毅一点都不陌生。

  事实上,陈金木这个名字在后世的鄞江,也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就连三岁的娃娃都听说过这个名字。

  为什么?因为小孩哭闹时,大人经常会拿“陈金木来了”来吓唬他们,所以在三岁小娃娃的心目中,陈金木是一个十分可怕的存在。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说评书中的陈金木,已经不是陈金木本来的面目!

  真正的陈金木根本不是余姚的一个土匪,而是鄞江警备师的少将师长!

  但是,陈金木的出身跟说评书中的陈金木几乎没有区别,他的确是慈溪逍林人,只不过在当时逍林属于余姚县。

  陈金木刚开始时候,也确实是个小流氓,但他并没有夜打香头的枪法,而只有一手很平常的枪法,只是靠着能说会道又善笼络人心,所以一路混到余姚保安团长,最后又通过慈溪巨商虞洽卿走通了常校长的门路,当上了鄞江警备师的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