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770章 没王法了?(四更完成)

第770章 没王法了?(四更完成)

  直到这时候,另一个青皮混混才终于回过神来。

  “你们谁啊?”反应过来的青皮混混一捋衣袖,色厉内茬的道,“娘希匹,竟然敢管我们侦缉队的闲事?”

  话虽这么说,青皮却没敢上前跟人动手。

  因为他老大还在人家手里啊啊的惨叫呢。

  其实就算老大没被控制住,他也不敢跟人动手。

  这人一出手就制住了老大,肯定不是泛泛之辈。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把局面稳住再说。

  “你们俩竟然是侦缉队的?”房建伟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俩土匪呢!不对,土匪都比你们有节操!”

  商量岗上的土匪至少不祸害附近的山民。

  而眼前的这两个侦缉队却当街调戏民女。

  要不是他们两个正好撞上,桃花姑娘的清白怕是不保!

  想到这,房建伟攥住青皮头子的左手便再次开始发力,青皮头子的肩颈锁骨便立刻发出喀喀的声响。

  青皮头子这廋肩颈,眼看就要被捏碎了!

  痛疼之下,瘦得跟猴似的青皮头子就叫的越发的凄厉。

  看到房建伟左手的拇指关节都开始发白,李四根便赶紧微微的摇了下头,示意房建伟不要轻易伤人。

  李四根可是知道,房建伟练过鹰爪功的,抓合力极大,捏碎青砖什么的当然是瞎扯,但是捏碎眼前这个瘦猴的肩颈锁骨却没有问题!

  房建伟却装作根本没看到李四根的暗示,左手继续发力!

  片刻后,只听喀嚓一声响,青皮头子的左肩颈锁骨已被房建伟生生捏碎!

  剧烈的痛疼之下,那青皮头子便再也捱不住,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然后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猴哥!”另一个青皮见状,失声惊叫起来。

  再然后,青皮又对房建伟道:“小子,竟然敢跟侦缉队作对,你死定了!”

  “还不快给我滚!”房建伟瞠目喝道,“不然,连你的肩颈锁骨一并捏碎!”

  那青皮便吓得猛然一个激泠,然后上前搀扶起已经昏厥在地的瘦猴,灰溜溜离开。

  目送两个青皮混混离开,房建伟再环顾四周,却发现街上的行人都在用一种怜悯的眼神默默看着他。

  片刻后,一个老奶奶好心的上前说道:“小伙子,你还是赶紧离开鄞江吧!”

  “是啊。”立刻又有一个老大爷上前道,“刚才那两个小流氓,是侦缉队的,侦缉队是干什么的,你晓得伐啦?”

  “晓得。”房建伟道,“就是抓赌档的嘛。”

  民国年间赌博成风,但是警力却十分有限,根本就抓不过来。

  这时候,侦缉队就应运而生,专门协助巡警侦察、抓捕赌档。

  “他们抓个屁的赌。”老大爷冲地上呸的吐了口痰,没好气道,“别的地方的侦缉队或许真抓赌,但是咱们鄞江的侦缉队从来没抓过赌!自打成立那天起,他们就只干一件事,那就是专门欺负咱们老百姓!”

  “这可真的是奇了。”房建伟道,“侦缉队不抓赌,却专门欺负老百姓?鄞江的巡警难道就不管的吗?”

  “巡警?”另一个老大爷道,“他们就是一家的!”

  “就是。”又一个年轻人说道,“那些个穿狗皮的巡警不能明着欺压咱们,就专门找来街上流氓混混,替他们来欺压咱们!”

  “没错,得了好处他们平分,根本就是蛇鼠一窝!”

  “小伙子,听大娘的一句劝。”这时候,最先发话的老大娘道,“赶紧走吧,这鄞江城你最好不要进了,免得枉送了小命。”

  “不能吧。”房建伟道,“这鄞江城还能没了王法?”

  “王法?”这个时候,一个穿着长衫看上去像个前朝秀才的老头嘿然说道,“在咱们鄞江只有陈法,还真就没什么王法!”

  “陈法?”房建伟道,“什么意思?”

  “这你就别问了,知道了也没好处。”老秀头摆摆手道,“走吧,赶紧走吧。”

  房建伟还想再问几句,前面望京门方向忽然骚动了起来,隐隐有一大群身穿黑色制服的巡警正朝着这边飞奔而来。

  “小伙子快跑吧!”老大娘就急了,“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是啊,大兄弟,你还是赶紧跑吧!”另一个中年人一指望京门,急声道,“看见那边过来的巡警没?就是刚才那两个侦缉队搬来的救兵!专门过来抓你的!”

  “我去,还真的是没王法了!”房建伟当时就被震惊了,教训了俩小流氓,引来大流氓这并不奇怪,但是引来巡警抓人,这就很奇葩了!

  什么时候巡警反过来变成侦缉队的狗腿子了?

  这时候,李四根过来拉了一下房建伟,说道:“快走吧!”

  说真的,房建伟是真的想留下来领教一下鄞江的巡警队,但是很遗憾的是,这一次他们两个是带着任务来的,在任务还没完成前,绝不能节外生枝。

  当下房建伟便转身跟着李四根往回跑,很快过了法华庵。

  房建伟、李四根可是特种兵,其强悍的身体素质又岂是后面那些歪瓜劣枣、疏于训练的侦缉队和巡警所能比?

  不一会,就把追兵给甩掉了。

  但是西门大街肯定不能去了。

  当下两人只能够绕路去南门。

  一边走,房建伟一边又说道:“四根,看来这鄞江的情况比想象中还复杂。”

  “确实!”李四根点点头,又接着说,“在别的地,侦缉队就是巡警局的狗,指着抓赌落些好处过活,遇到倒霉时候还得充当炮灰!鄞江的侦缉队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他们不仅是有胆子当街设戏妇女,而且还能调动巡警给他们出头,单就这点,就很不寻常!”

  房建伟想了一下,又道:“刚才那个老秀才说,鄞江只有陈法,而没有王法,他这话又是几个意思?”

  “我也正纳闷呢。”李四根道,“究竟什么意思?”

  房建伟苦思半天还是毫无头绪,便道:“管他呢,进城一问不就什么全知道了?”

  “未必就能问得出来。”李四根却摇摇头,说道,“要不然,刚才那个老秀才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