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768章 过江猛龙(晚上还有)

第768章 过江猛龙(晚上还有)

  “那抗敌自卫团呢?”俞良祯道,“有好消息没有?”

  “我很想说有,但是很遗憾的是,真没有。”宣铁吾一摊手,又说道,“所谓的抗敌自卫团,根本就是一盆散沙。”

  停顿了一下,又道:“十好几万人,人数是不老少,但实际又如何呢?不过就是将全省几十个县所有的民间武装登记造册而已,这样式的武装,不要说平时训练,甚至就连打仗时都没有办法召集,根本不顶用。”

  “娘希匹!”俞良祯咒骂道,“要按你这么说,这活根本就没办法干哪!”

  “那要看你的要求是什么了。”宣铁吾笑着说,“如果你是打算将抗敌自卫团打造成为一支真正的精锐,那恐怕是要捉瞎,但如果只是应付一下,也不见得有多难,无非就是花点钱找几支像样的乡绅武装前来金华,给大伙操练一下队列。”

  俞良祯道:“但这只能骗骗上面的人,骗不了小鬼子!”

  宣铁吾便不再多说,因为能说的不能说的他都已经说了。

  当下俞良祯长舒了一口浊气,要不是早在长沙之时就已经跟钟毅说好,他没准就打退膛鼓了,但现在,俞良祯却仍决定信任钟毅。

  只要钟毅能在鄞江打开局面,希望就仍还在。

  所以,钟毅能否在鄞江打开局面就至关重要。

  当下俞良祯又问道:“铁吾,鄞江时局又怎么样?”

  “你问鄞江的时局?”宣铁吾呵呵一笑,又说道,“那就更加复杂了。”

  “怎么一个复杂法?”俞良祯侧头看了钟毅一眼,又道,“说具体点。”

  宣铁吾道:“淞沪沦陷之后,上海租界跟大后方的陆上通道全面中断,就只剩下鄞江这一条水上通道,才得以将华商设在租界的工厂所生产的产品源源不断运出,再通过浙西的商道送往大后方,所以鄞江几乎成了中国抗战的生命线!”

  俞良祯下意识点头,鄞江已成为中国抗战的生命线,这个他是知道的。

  宣铁吾又接着说道:“尤其是在广州沦陷之后,鄞江的地位就更加重要,这样一条生命线,对于中国抗战来说至关重要,但是对于小日本来说,却是眼中钉肉中刺,千方百计都要拔掉的,所以,日本间谍最近在鄞江的活动非常的猖獗。”

  钟毅问道:“如果只是日本间谍,对付起来其实不难。”

  “日本间谍只是其中之一。”宣铁吾轻叹一声,又道,“鄞江的商帮现在也不是铁板一块了,随着淞沪以及江浙两省大部沦陷,江浙两地的不少商人开始倾向于跟日本人合作,而不是对抗,前一阵子日本间谍对鄞江爱国商人的大肆暗杀,要说没有内应从中指引掩护,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

  钟毅的神情开始变得凝重。

  小日本的反应非常迅速哪,他人还没有到鄞江,就开始在鄞江撒播血雨腥风,制造恐怖氛围了!不过,小日本若是以为凭借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就能吓退他就太天真了!他钟毅可不是被吓大的!

  钟毅问道:“日本间谍的暗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杀了多少人?”

  宣铁吾道:“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杀的人已经不少了,怎么也有二十多个爱国商人遭到暗杀了!”

  停顿了下,宣铁吾又说道:“但好在,日本间谍现在暗杀的仅只是小商小贩,还没有将矛头对准鄞县肖家、骆驼林家、小港赵家以及镇海秦家。”

  俞良祯摇头道:“小日本之所以还没有将矛头对准肖、林、赵、秦四大家族,恐怕还是因为想拉拢他们吧。”

  “这是肯定的。”宣铁吾道,“如果能够拉拢肖、林、赵、秦四家,鄞江商帮的一大半势力就成了日本人的!”

  “但是日本人注定会失望。”钟毅道,“肖、林、赵、秦四家是绝不会屈服的。”

  “但是他们也绝不会买你这个新市长的账。”宣铁吾摇摇头,又道,“子韧老弟,我跟你说句实话吧,你这个鄞江市长,真不好当。”

  钟毅道:“这世界上的事情,就没有容易的。”

  “也是。”宣铁吾哑然失笑,“老弟有这志气就好。”

  俞良祯对宣铁吾的态度略微有些不满,皱眉说道:“铁吾,子韧老弟初来乍到,不了解鄞江的官场,你却在浙江官场上呆了多年,所以多提点他几句。”

  “好吧。”宣铁吾想了一下,郑重的道,“子韧老弟,到了鄞江之后你一定要当心你的副手,胡保真!这人可是头笑面虎,他是吃人不吐骨头哪!”

  “你是说鄞江副市长胡保真?”俞良祯道,“这可是个能人。”

  “能人自然是能人。”宣铁吾道,“只要是鄞江地面上的事情,就没他摆不平的,民国以来,鄞江的市长是走马灯似的换人,可他这个副市长却稳如泰山,没点本事真不行!”

  “多谢副总司令提点,卑职记下了。”钟毅说完,又站起身向宣铁吾敬了一杯酒。

  敬完酒,钟毅便借口困乏回房间了,因为他知道宣铁吾肯定还有话要跟俞良祯说,而且还不适合当着他的面来说。

  目送钟毅的身影远去,宣铁吾幽幽说道:“良祯兄,这可是一条猛龙!”

  “那是!”俞良祯道,“他要不是条猛龙,校长也不会派他来鄞江任职!”

  “不是猛龙不过江,但是钟毅这条猛龙,能不能过得了鄞江这条大江,却也难说!”宣铁吾摇头道,“鄞江这潭水真的太深了!”

  俞良祯皱眉道:“铁吾,你这话中有话哪?”

  “刚才当着钟子韧的面,有些话不好明说。”宣铁吾点点头,又接着说道,“在鄞江,除了胡保真这头笑面虎之外,还盘踞着一条恶龙!”

  “恶龙?”俞良祯道,“铁吾,你说的是……”

  “对,就是他!”宣铁吾说道,“可以预见,钟毅这条过江猛龙到了鄞江后,跟这条恶龙之间肯定会有一番生死斗,最终鹿死谁手熟难预料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