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696章 慷慨解囊

第696章 慷慨解囊

  上午十点,上海华懋饭店广场。

  由于广场边上安装了公共广播,而广播里又经常会播送找人、招工等信息,有时候甚至还会有说评书,所以每到广播时间,都会有大量的上海市民聚集在华懋广场上。

  虽然现在并不是公共广播时间,但广场上仍旧聚集了很多人,这些人有学生、工人、白领、甚至富商,不过更多的是难民!

  此时此刻,所有的人都侧着头,静静聆听广播中传出的声音。

  一个顽皮的孩子刚刚吵了一声,立刻招来父母最严厉的眼神,当即吓得不敢再吱声!甚至连襁褓中的婴儿也变得格外安静。

  广播之中,一个低沉的宁波口音正在讲话。

  “同胞们,武汉会战我们虽然打赢了,但是赢得并不轻松哪!”

  “为了赢得武汉会战,我们武汉卫戍区的二十万官兵,坚守了武汉两个月,付出了超过十五万人牺牲的惨重代价,既便是刚结束的孝感、云雾山围歼战,我们也有五万人牺牲,战争,是惨烈的,是残酷的!”

  “我们的战士不怕牺牲!”

  “但是作为生者,我们,不能让战士们既流血又流泪!”

  “我们不能让战士们的父母失去赡养,我们不能让战士们的子女无人扶养!”

  “我们的战士已经为了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奉献出宝贵生命,我们不能再让他们的在天之灵无法瞑目!”

  “同胞们,请伸出你们的援手吧!”

  “请伸出你们的援手,为了这些可爱的战士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说真的,作为一国政府之领袖,在广播里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真的感到非常羞愧,抚恤阵亡之将士,救治受伤残疾之将士,原本就是政府的职责使命,又怎么可以将这个责任推给广大的民众?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

  “同胞们,我们真的已经没办法了!”

  “先是东四省沦陷,再是华北沦陷,不久之前华中也是沦陷!”

  “国家的财税来源已经接近于枯竭,我们为了养活两百万军队就已经是竭尽所能了,就这还是借了大量的外债!”

  “本来呢,无论有多难我都不会张这个口!”

  “但现在,我们已经赢得武汉会战,我们军队,我们国家即将转入到战略反攻,这时候更需要全国同胞以及海外侨胞同心协心,集中所有的人力及物力,将日寇逐出中华,以恢复我中华之主权!”

  “同胞们,胜利就在前方不远了!”

  “同胞们,请伸出你们的援手吧!”

  “同胞们,让我们团结起来,积蓄所有之力量,向日寇发起总攻击!”

  霎那之间,整个广场便欢腾起来,无论是学生、工人、白领还是商人,都受到广播讲话的感召,高举着双手望情的欢呼起来。

  片刻之后,便有学生带着喊口号。

  “中华民族万岁!”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将日本侵略赶出中国!”

  “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

  在学生们的热烈口号声中,工人、白领还有商人们纷纷走向摆在广场边上的募捐箱,捐出他们微薄的薪水,或者仅有的工钱!

  但也有豪商慷慨解囊,捐赠巨款!

  在踊跃捐款的人群中,再次看到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交际花。

  一个西方学者正好路过华懋广场,看到这一幕便感慨的说道:“一个民族,如果连他们的妓女都懂得爱国,那这个民族就是想不强大都不可能!”

  ……

  捐赠巨款的并不只有沪上的豪商,还有南洋的华侨。

  此时此刻,在新加坡,陈嘉庚先生轻轻关掉收音机。

  闭目整理了一下思路,陈嘉庚先生又睁开眼睛说道:“管家!”

  一个戴着副黑框眼睛、并且上了年纪的老管家缓步来到陈嘉庚先生面前,恭声道:“老爷有什么吩咐?”

  轻拍了一下椅子扶手,陈嘉庚先生轻轻的但是语气坚定的道:“再卖三千亩橡胶园,所得款项兑换成英镑全部打到南侨总会账上,再以南侨总会的名义,捐给重庆之国民政府,值此形势大好之时,我们这些个海外游子理当为祖国母亲出一份力!”

  ……

  北京时间的上午十点,是纽约时间晚上十点。

  洪门大佬司徒美堂也在收听中央通讯社广播。

  跟着司徒美堂一起收听广播的,还有纽约安良总堂的所有成员!

  早在孙文先生成立同盟会之初,司徒美堂就是中国革命的铁杆,跟国民党之间的关系也一直都十分密切。

  这一次也是早早得知常校长会发表广播讲话。

  所以,司徒美堂早早的就把安良总堂所有成员都召集到了总堂!

  听完广播后,整个安良总堂立刻就沸腾开了,包括司徒美堂先生在内,所有的成员都是欢呼雀跃,因为抗战马上要胜利了!

  是的,常校长的广播讲话给他们造成了错觉。

  最后照例是募捐,司徒美堂先生带头表态道:“国内的抗战即将迎来全面反攻,这也就是说,这很有可能是对日寇的最后一战了,所以,我带头捐二十万美元!至于你们,凭各人能力看着给吧,捐多了我们筹饷总会感谢,捐少了我们也不嫌!”

  话音刚落,安良总堂的成员便纷纷起身表态。

  “我捐十万美元!”

  “我捐五万美元!”

  “我捐一万美元!”

  “我捐五千美元!”

  ……

  “我捐五十美分!”

  “我捐二十美分!”

  “我也捐二十美分!”

  “还有我,小老幺捐十五美分!”

  除了几个大佬之外,洪门的绝大多数成员都只是在底层讨生活的苦哈哈,能力有限,基本只能够捐出几十美分。

  但是负责登记的师爷也不嫌烦,逐一登记在册。

  最后,虽然安良总堂每个成员捐的数额并不大,但是胜在安良总堂人多,最后汇总起来竟然也有两百多万美元!

  而这,仅仅是纽约一地的捐款!

  在整个美国,整个美洲,还有许多堂口!

  所有的堂口捐款加起来,就是一笔巨款!

  聚沙成塔,说的就是这!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