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396章 军统办案

第396章 军统办案

  “去警察局?”孙立人不解。

  钟毅解释道:“对方精心策划了这么一次当街刺杀,还找了八个身手不错的枪手,对于枪手的尸体就一定不会不闻不问。”

  孙立人恍然:“所以,只要逮住到警察局认尸的人,就能顺藤摸瓜揪出背后黑手!”

  钟毅点头道:“就是这么个理!”

  孙立人说道:“子韧,看不出你还是个办案的好手!难怪戴老板那么器重你,还开玩笑说要挖你去军统。”

  两人说话间,吉普车已经开到汉口警察局的大门外,钟毅并没有在警局门口停车,而是开过去又折回来,最后把车辆停在了警察局大门斜对面的一个小巷口,从这里正好可以看到警察局的大门口。

  钟毅原本以为这会是一次漫长的守候。

  却没有想到,等了不到半小时,便有一辆卡车开进了汉口警察局。

  然后从车上下来一个黑衣男子,指挥警察局的警察,将停放在院子里的八具枪手尸体都抬上了卡车车厢。

  警察局前面没有墙,只有一道铁栅栏。

  这一幕,都被钟毅和孙立人看得正切。

  孙立人便道:“子韧,这好像不太对啊,哪有这么快就来领尸体的?”

  “那也未必。”钟毅摇摇头,沉声说道,“也许对方就是这么有恃无恐呢?”

  过了没多久,警察便将八具尸体抬上卡车,黑衣男子便跳上卡车,驾车驶出警察局的大门,钟毅便立刻脚下一踩油门,从后面跟上去。

  跟着卡车一直到汉口码头,又从码头登上大型江轮。

  钟毅便没什么耐心再跟踪,直接将黑衣男子控制住,押上吉普车!

  黑衣男子显然是没有料到自己会在江轮上遭到劫持,脸上神情震惊至极,以至于忘了说话,等到反应过来时嘴巴已被堵住,只能唔唔表示抗议。

  钟毅却根本不理,等江轮上岸,便径直回了马王庙!

  回到马王庙团部时已经是深夜,全团官兵早就已经进入沉沉梦乡。

  钟毅一直将黑衣男子拎进自己的办公室里,才终于取下他嘴里的破布团。

  嘴巴一恢复自由,黑衣男子便气急败坏的道:“你们是不是疯了?竟敢抓我?”

  “你很了不起吗?”孙立人冷然道,“或者说,你背后那人势力很大?没人敢惹?”

  “我倒是没什么了不起,不过只是个无名小卒。”黑衣男子道,“但是我背后势力确实很大,至少不是你们两个小小的上校所能招惹得起的!”

  “废话少说!”钟毅问道,“谁在背后指使你们?”

  “背后指使?”黑衣男子大怒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老子是军统局的人!你们觉得我会受人指使吗?”

  “军统的人?”孙立人心头一凛,“你说是就是啊?”

  黑衣男子道:“证件就在我口袋里,但我告诉你们,现在放了我跟验过证件之后再放人的性质可不一样,我奉劝你们,还是趁现在就把我放了!”

  “废话真多!”孙立人说完,从黑衣男子口袋翻找出一本证件。

  打开来一看,孙立人的脸色立刻微微一变,又把证件递给钟毅。

  钟毅接过证件一看,发现还真是军统的人,还是一个行动队长,孙铭,上尉军衔!

  “两位,你们闯下大祸了!”孙铭冷然说道,“如果刚才就放人,还可以说是误会,但现在你们已经知道我是军统的人,性质就不一样了!”

  “那又怎样?”钟毅说道,“别人怕你们军统,老子可不怕!”

  别的军官怕军统,是因为屁股底下不干净,军统一查就铁定完蛋,但是钟毅却干净得就像是一张白纸,根本就不怕军统查。

  钟毅又道:“而且,老子怀疑你是个假军统!”

  说完,钟毅又吩咐警卫去把5连长胡清叫来。

  胡清很快就赶过来,看到孙铭之后讶然说道:“老孙,你怎么在这?”

  “老胡?”孙铭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苦笑道,“这还得问你们的团长。”

  “团座,这是怎么回事?”胡清道,“你怎么把老孙抓咱们团部来了?”

  钟毅道:“他真是军统的?”

  “真是。”胡清点头道,“我们中央军校同期毕业,又一同进入军统,而且都分配在上海站的行动队,不过后来老孙调到了武汉,我却跟着何组长调去了金山卫!”

  “这么说真是抓错人了。”钟毅说完,示意胡清给孙铭松绑,又说道,“现在你可以回去了,当然了,如果你想报复,尽管放马过来就是!”

  胡清道:“老孙,这就是个误会,你多多包涵。”

  当着胡清这老同学,孙铭当然不好意思再发作。

  当下孙铭无奈的道:“钟团长,麻烦你下次动手前先把事情搞搞清楚。”

  钟毅呵呵一笑,对胡清说道:“胡连长,你替我送送孙队长,哦对了,别忘了请孙队长吃一顿宵夜,就当我给他赔礼了。”

  “得嘞。”胡清答应一声,又对孙铭说,“老孙,走吧。”

  孙铭原本还想再说几句,可最终却只是摇摇头,跟着胡清走了。

  目送孙铭身影远去,孙立人道:“子韧,这下线索断了,接下来怎么查?”

  “没事!”钟毅说道,“等明天回到学校,我让戴老板给他的手下打个招呼,帮我好好的查查这八个枪手的来历,相信以军统的能量,一定可以查清楚!”

  孙立人道:“目前看,也只能让军统查了。”

  钟毅又道:“抚民,既然来了咱们67团的团部,我就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孙立人道:“什么东西,这么神神秘秘的?”

  钟毅不再多说,带着孙立人来到后面仓库。

  仓库打开,当一整箱一整箱的奎宁还有磺胺呈现在自己面前,孙立人的嘴巴瞬间就张大了,吃声说道:“西药?全都是西药?!”

  钟毅说道:“这些药品,要想治好税警总团5000多伤兵,肯定是远远不够,但是用来控制住他们的伤势不让恶化,却是足够!”

  孙立人道:“那肯定是足够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