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383章 珞珈山五虎(五更完成,求月票)

第383章 珞珈山五虎(五更完成,求月票)

  珞珈山高级军官训练团校官班,办在武汉大学育英楼。

  育英楼是一栋大型复合教学楼,一楼是四个大型教室,每个教室足以容纳上百人,二楼以及三楼的教室已经改造成为宿舍。

  二楼的宿舍四人一间,提供给参训的高级军官们住宿。

  三楼的宿舍是大通铺,提供给参训军官的侍卫们居住。

  在二楼还单独辟出了一个房间,用作教员们的办公室。

  有两个身影站在窗前。

  这两个人,其中一个身材瘦削,穿着军装,因为背对门口而站,所以看不清楚是什么军衔,另一个人身材壮硕但穿着便服。

  两人从窗口往下面看,正好可以看到院子里的签到处。

  这会,已经有十几个学员报到,签完到之后就在旁边的休息区稍作休息。

  壮硕男子看着签到处,对着瘦削男子说道:“老师,这一期学员可是不得了。”

  瘦削男子轻嗯了一声,点头说:“我已经看过名单,这期学员确实人才济济,几乎囊括了团一级主官的全部精华。”

  “是啊。”壮硕男子深以为然道,“所以校长才会临时更改学制,将军官训练团的培训时间由一个月延长为三个月!不仅指派了法肯豪森将军给学员们主讲西方军事理论,更由老师亲自担任训练团的教育长。”

  瘦削男子道:“是的,校长对这一期学员的期望很高。”

  两人说话间,又有两个身姿笔挺的学员并排走进院子。

  在两人身后,则跟着两名侍卫,各拎着一口大皮箱子。

  看四人风尘仆仆的样子,肯定是坐了很长时间的火车。

  壮硕男子便立刻说道:“老师,你快看,这两人是谁?”

  “让我猜猜。”瘦削男子道呵呵一笑说,“看他们风尘仆仆的样子,一定是从外地坐火车或者江轮赶来的,再看他们以及他们侍卫之间的神情举止,应该是相伴有一段时间了,如果两人不是一个部队的,能凑在一起的概率可以说是非常小。”

  顿了顿,又说道:“所以说两人很可能来自同一个部队,这一期学员之中来自同一个部队的就两对,一是51师的邱维达和张灵甫,再就是11师的胡琏和夏明,但胡琏和夏明刚才就已经到了,所以只能是邱维达和张灵甫。”

  壮硕男子赞叹道:“老师的推理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不由得不让我回想起,当初你给我们上课的情形。”

  “你可千万别这么说。”瘦削男子摆摆手,说道,“当初我就是赶鸭子上架,哪懂得什么推理和分析,现在你才是情报分析方面的行家。”

  “老师过奖了。”壮硕男子呵呵一笑,接着说道,“说起邱维达还有张灵甫,我听人说总参谋部的高参们把他们两个跟胡琏、孙立人并列为珞珈山四大金刚,对此老师怎么看?”

  “珞珈山四大金刚?”瘦削老子呵呵笑道,“这一期的学员虽然人才济济,但是最出色的其实也就是那么几个,这四个人肯定是在其中的,但是总参谋部的这些高级参谋们是不是漏掉了最优秀的那一个?”

  壮硕男子说道:“老师是说钟毅?”

  “是啊。”瘦削男子道,“要说在战争中的表现,钟毅比邱维达他们四个出色得多,所以说四大金刚之说不太合适,依我看应该再加上钟毅,凑成五虎!”

  “珞珈山五虎?”壮硕男子赞叹道,“这个好!”

  ……

  邱维达和张灵甫并不知道,正有两个老师在二楼谈论他们。

  这两个人中,张灵甫性格孤傲乖戾,虽然有过一次短暂的牢狱之灾,但对他的性格并没有造成太大改变。

  邱维达的能力完全不在张灵甫之下,但是性格就要沉稳、内敛得多,这也是王耀武会如此器重他的原因!

  两人走到签到台前站定。

  负责登记的国军少校硬梆梆的问道:“姓名?”

  张灵甫便把脸一板同样硬梆梆的道:“张灵甫!”

  旁边的邱维达就要随和得多,说道:“邱维达。”

  听说是张灵甫、邱维达,负责登记的少校不由目光一凝。

  旁边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的十几个军官也纷纷转头看过来,这两位就是传说中的四大金刚之二?看着好像也不咋样嘛?

  张灵甫皱眉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少校回过神,把签到本往前一推说,“请签字。”

  张灵甫刷刷签上大名,接着是邱维达,少校又递上两把钥匙说道:“你们两个住201宿舍,拿好钥匙。”

  张灵甫道:“我已经在校外定好宾馆,就不住宿舍了。”

  “不行!”少校断然道,“训练团实行的是全封闭管理,学员必须统一住宿,而且培训期内,没有正当理由,一律不允许请假外出!”

  “这是把我们当大头兵啊?”张灵甫道。

  邱维达看张灵甫要发飙,赶紧拉了他一下。

  张灵甫却根本不理,说:“谁定的狗屁规定?”

  少校却也不怵,冷然道:“这是校长定的规定!”

  “呃……”张灵甫顿时语塞,他再狂傲也不敢骂常校长。

  少校脸上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又道:“乖乖在旁边等着,呆会学员到齐了,我再统一带你们去宿舍!”

  这下张灵甫不敢再炸刺,乖乖的走到一边。

  立刻有两个军官凑上来,笑着说道:“张团长,邱团长,鄙人夏明,这位是胡琏,今后我们就是一个宿舍的舍友了,还请两位多多关照。”

  张灵甫瞟了夏明一眼,只是从鼻孔里轻哼一声。

  邱维达却微笑着说道:“夏团长客气了,咱们互相关照。”

  张灵甫在已经到场的十几个军官中扫视了一圈,冷然道:“那个人来了吗?”

  “那个人?”邱维达、夏明还有胡琏尽皆茫然,哪个人?

  张灵甫没好气的说道:“钟毅!”

  “哦,你说子韧兄啊。”夏明道,“还没到。”

  “子韧?”张灵甫道,“子韧又是谁?”

  夏明道:“张团长有所不知,钟团长昨天就到了武汉,一到武汉就立刻被校长召到听松庐相见,校长还特意帮他取了字,就是子韧!”

  “校长赐字?”张灵甫脸色立刻黑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