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175章 最美的逆行

第175章 最美的逆行

  看到郭岐跟上,中央军校的十几个残兵便毫不犹豫的也跟上去。

  这时候,原地便只剩下宪兵总队的二十来个宪兵,这二十几个宪兵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抄起步枪跟上去。

  只不过,钟毅的收获也就只有这些了。

  教导总队的这十几个残兵还有宪兵总队的这二十来个宪兵,刚才就愿意站出来跟黑田中队殊死相搏,就说明他们的斗志仍未熄灭,血仍未冷!

  但是,拥挤在码头上的那十几万国军溃兵的斗志,却已经彻底的熄灭了!

  自打得知卫戍总司令唐生智带头逃跑,自打发现那些个军长、师长抢走了码头上仅有的几条渡船,这十几万国军溃兵的血就冷了!

  他们,已经不愿意再为任何人而战斗!

  所以,当367团两千多官兵排着整齐的四路纵队,踩着整齐划一的步伐,高唱着嘹亮的军歌从码头前开过,拥挤在码头上的十几万国军溃兵虽然很惊讶,甚至钦佩,却愣是没一个溃兵愿意跟他们走!

  直到队列走完,都没一个溃兵跟上来!

  看到这,钟毅便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看起来,这十几万国军将士的心,已经被唐生智、罗卓英、刘兴、桂永清还有俞济时等高级将领给伤透了!

  要想重新捂热这些国军将士的心,已经极其困难!

  但好在,钟毅也从来没有奢望过,只是靠着一首陆军军歌,只是靠着走一次队列,就能够重新唤起这十几万国军将士的斗志!

  这一次,钟毅想要的,只是在这十几万国军将士的心中埋下一颗种子,告诉他们,南京仍没有沦陷,在南京城内,仍有一支部队在殊死抵抗!

  转眼间,367团的四路纵队便已经来到下关码头的入口处。

  紧接着,367团的四路纵队便拐了个弯,笔直开向挹江门!

  看着367团的两千多官兵排着整齐队列、踩着整齐的步伐,唱着嘹亮的军歌,义无返顾走向挹江门,码头上的十几万国军脸上不由得流露出羞愧之色。

  只不过,仍然没有一个国军溃兵站出来,加入367团队列。

  从下关码头到挹江门不过短短一千多米,有一条公路相通!

  这时候,公路上早已经被逃难出城的难民所挤满,整条公路几乎是水泄不通!

  但是,当367团的四路纵队缓缓靠近时,挤在路上的难民便自发的让到两侧,原本水泄不通的公路,很快就自发的清出了一条通道。

  很显然,这些难民都知道367团进城是为了什么?

  这时候,如果从南京城的上空往下鸟瞰,就会看到一副独特而又壮美的画面!

  只见贯穿挹江门而过的中山北路上,无数的难民扶老携幼,一路嚎哭往北去!

  但与此同时,一支衣衫杂乱的国军却正在逆行南来,两支人马交汇处,北上逃难的难民便纷纷让到两侧,目送着这支国军沿着公路进入挹江门,再穿过挹江门开上中山北路,又继续沿着中山北路,浩浩荡荡的向南开进!

  ……

  出来找人的许传音正好目睹这一幕!

  许传音早年赴美留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回国之后一直在铁路部门工作,曾担任湘桂黔专员,现任铁道部营业司司长一职!

  作为铁道部一名高官,许传音完全有能力弄到船票或者火车票,不至于像南京的普通市民或者难民,因为买不到船票或者火车票,被迫滞留南京。

  但是许传音还是选择留下来,因为他舍不得多年攒下的家产,另外,他还认识美国大使馆的副参赞,所以觉得安全上还是有保障!

  许传音这次出来,原本就是想去西康路18号的美国大使馆,结果却在半路上听到刺耳的防空警报,然后就慌不择路跑到挹江门。

  正当许传音准备寻路回家时,迎面就看到有一支军队开过来。

  许传音想不注意到这支军队都不可能,因为在雪亮的路灯下,在仓皇向北逃命的难民的衬托下,这支逆行南下的军队实在太醒目!

  “国军不是都跑了吗?怎么这时候了,还有国军往城里开进?”

  许传音喃喃低语一声,转身就走到中山北路的右侧,目送着这支军装五花八门、但却气势如虹的军队缓缓开过去。

  ……

  南京始建于三国时期。

  后经明太祖扩建始有今日之恢弘气象!

  但由于受到地形限制,南京城并不是标准的长方形,相应的,城内的主干大街也不是传统的两条大街交叉成十字,而是三条主干大街由外而内交汇一点。

  南京的三条主干大街就是中山北路、中山东路以及中山南路!

  三条主干大街的交汇点就是新街口,这里是南京的地理中心!

  此时此刻,沈咸正在新街口的阵地上纠结,纠结要不要炸炮?

  沈咸是炮兵42团1营高射炮3连的副连长,管着6门厄利孔20mm双联装高射炮!

  沈咸刚刚才从友军口中知道,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已经跑了,并且在逃跑之前下达了全军撤离的命令!

  既然要撤,就必须把炮炸掉!

  总不能把炮留给鬼子,是吧?

  但真到了炸炮的时候,沈咸却又舍不得了!

  这6门厄利孔20mm口径双联装高射炮可都是宝贝啊,靠着这6门高射炮,他们3连已经揍下5架鬼子轰炸机!

  但是再舍不得,也还是得炸!

  猛的一咬牙关,沈咸将一个五斤装的炸药包放到其中一门高射炮的炮座底下!

  一个炮兵见状,便立刻上前死死抱住炮管,嗷嗷哭起来:“连长,不能炸,不能炸,不能炸炮啊,嗷嗷嗷,不能炸炮啊!”

  沈咸见状,眼睛立刻也红了。

  这个时候,另一个炮兵说道:“连长,咱们干脆就别走了,留下来,跟鬼子干到底!等实在顶不住了,再炸炮也是不迟!”

  “对对对,不走了,都留下!”

  “不走了,跟狗日的鬼子拼了!”

  其余三十多个炮兵也是纷纷请战。

  沈咸听得热血沸腾,猛一点头道:“好,那就不走了,干死狗日的!”

  说完后沈咸一扭头,却忽然看到一支军队正排着队列,嚓嚓走过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