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121章 心腹爱将

第121章 心腹爱将

  南京憩庐,二楼卧室。

  蒋夫人通过梳妆镜看到了缓步走进卧室的蒋委员长,蒋委员长明显有些走神,走过床头的时候险些一脚踢到床脚。

  “达令,你掉了魂了?”蒋夫人嗔道。

  “掉魂?”蒋委员长自嘲道,“我还真是掉了魂了。”

  顿了顿,蒋委员长又吧息道:“不只是我,整个国家、整个民族都掉了魂了!夫人你是不知道,现在南京都乱成啥样了。”

  “我怎么不知道?”蒋夫人道,“下午从紫金山回来,就被堵在了光华门外,整整俩小时进不了城,真是的,也不知道谷正伦这个司令在干什么?”

  “这不能怪纪常。”蒋委员长道,“实在是事务太多太乱。”

  蒋夫人忽又说道:“对了,达令,上次你托我打听的事情,有回信了。”

  “是吗?”蒋委员长问道,“快说说,事情缘由是不是跟我猜的一样?”

  “达令,你只猜到了一半,我哥的确对满怡那丫头有意思,钟毅跟张家老五张远范也确是大学同学,但两人关系一般,张远范殴打我哥不是因为钟毅。”蒋夫人道。

  “不是因为钟毅?”蒋委员长道,“那是因为什么?钟毅又为什么会被你哥一脚踢到金山卫去当个保安队长?”

  蒋夫人道:“钟毅去金山卫,是我大姐夫从中插手。”

  蒋夫人的大姐夫,也就是蒋委员长的连襟,孔祥熙。

  “你是说,庸之?”蒋委员长不淡定了,吃声问道,“怎么又跟孔家扯上关系了?”

  “还不是因为令侃这讨债鬼。”蒋夫人道,“我实话跟你说吧,令侃也看上满怡了,并且公然放出话来,要跟我哥当连襟。”

  蒋委员长正吃药,听到这话,一颗药丸便立刻卡在了嗓子眼,当时就瞪大了眼睛,一对眼白直往后翻。

  吓得蒋夫人赶紧扔下象牙梳,端起茶盏送到蒋委员长的嘴边。

  猛灌了几口茶水,蒋委员长终于缓过气来,然后哈哈大笑道:“哈哈,令侃竟要跟子文当连襟?那现在孔家、宋家还有张家岂不是已经闹翻天了?”

  “可不是,都快要打起来了。”蒋夫人随口附和了一句,旋即又说道,“咦,达令,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我怎么觉着你好像有些幸灾乐祸啊?”

  “没没没,没有,绝对没有。”蒋委员长自然矢口否认,“怎么可能?”

  停顿了下,蒋委员长又说道:“对了,夫人你还是没说,庸之为什么要插手此事,将钟毅打发到金山卫去当个保安队长?”

  蒋夫人道:“合着你就没有听出来?”

  蒋委员长莫名其妙道:“听出来什么?”

  蒋夫人道:“不管是我哥,还是令侃,都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满怡那丫头的心思压根不在他们身上。”

  “明白了!”蒋委员长道,“张家五小姐的心思,全在钟毅身上!”

  “可不是。”蒋夫人说道,“我嫂子说,满怡那丫头喜欢钟毅真是喜欢到骨子里,自打半年前的一次舞会上认识之后,她就茶不思饭不想的,隔三岔五就跑去税警总团探营,这才惹恼了令侃那讨债鬼,央求大姐夫插手此事,一脚将钟毅踢到了金山卫。”

  因为知道钟毅是蒋委员长的心腹爱将,所以蒋夫人言语间颇多维护。

  “原来是这样。”蒋委员长点点头,旋即又道,“咦,不对啊,这不像是令侃的办事风格哪,他就没有直接去找钟毅?”

  “怎么没有找。”蒋夫人没好气道,“令侃那讨债鬼,从杜月苼那里借了一大票人,公然闯进税警总团营房,要寻钟毅的晦气,可是最后却反被税警总团的官兵打得落花流水,那个钟毅据说还挺能打,一个人掀翻了青帮十几个打手!”

  蒋委员长立刻关切的道:“令侃没被钟毅伤着吧?”

  “这倒没有,钟毅还是知道轻重。”蒋夫人又道,“但是令侃这讨债鬼又哪肯罢休,这才有了大姐夫出面,我哥因为满怡丫头,也就顺水推舟默许了此事。”

  “原来是这样。”蒋委员长点点头,又说道,“这就说得通了。”

  蒋夫人又说道:“说到这个钟毅,现在他和他的367团怎么样了?”

  “钟毅和367团挺好的。”蒋委员长话还没说完,敲门声忽然响起。

  接着侍卫长王世和的声音便从卧室门外传了进来:“委座,有钟毅和367团消息。”

  已经是深夜了,王世和一般都不会打扰蒋委员长,但是他更加清楚,蒋委员长有多在意钟毅和他的367团,所以听钱大钧说有367团的回复,便立刻上来敲门。

  果然,听说有钟毅和367团消息,蒋委员长便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

  蒋夫人爱乌及乌,此时也开始变得有些欣赏钟毅,所以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贴心的拿来大衣替蒋委员长披上。

  蒋委员长裹着大衣走出卧房大门,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王世和,还有微躬着腰站在王世和身后的钱大钧。

  虽然同样是心腹,但钱大钧跟王世和还是有差距。

  走进隔壁书房时,蒋委员长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因为按之前经验,367团每次都会带给他好消息,这次想来不例外。

  但是很快,蒋委员长的好心情就荡然无存,因为这次并不是好消息!

  “娘希匹,你刚才说什么?”听完钱大钧的汇报,蒋委员长失声道,“恕难从命?他真是这么回复的?”

  钱大钧没有多说,只是将电报抄纸递过来。

  仅只是瞄了一眼,蒋委员长脸色便黑下来。

  公然抗命?钟毅这个家伙真就敢公然抗命?

  钱大钧道:“委座,此风断不可长,钟毅必须严惩!”

  钱大钧还记着被钟毅打脸的这笔帐,现在可逮着机会了。

  王世和对钟毅却没有任何成见,当即反驳道:“钱主任,钟毅公然抗命固然不对,但毕竟是事出有因,严惩恐怕不太合适,他可是云麾勋章获得者!”

  听到这话,蒋委员长原本紧绷的脸,终于稍微的缓和了些。

  接着再仔细读电报,蒋委员长的脸色便彻底的缓和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