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阎罗 > 第875章:出发奈良(二)

第875章:出发奈良(二)

  特别通知,明天要停一天。因为……我居然是党员!

  小区党员要去互助……明天党员队伍和别的小区出去一天,去帮忙……大约晚上才能回来,别的小区党员肯定也有类似情况。一口老血啊~~

  政治任务,躲不过去,也没必要躲,能做点什么也好。虽然我感觉我做不了什么……

  ………………………………………………………………

  日本,大阪。

  大阪是一个天然港口。而这,也是在没有飞机的年代,通往奈良的必经之路。

  这是一个不显繁华的城市。因为日本的地理因素。道路并不宽敞。车辆,高楼也不算多。白天,马路上非常安静,但一到下班时分,就会发现数不清的人从写字楼中走出来。那时候,这个城市才仿佛恢复了活力。

  大阪港,日本五大港口之一。游客登陆的是大阪南港。而大阪港主体,主要是作为集装箱码头。但是今天,没有人发现,一个从未被启用的口岸,却悄然打开了。

  夜,十二点。

  大阪港有一条通路,尽头就是礁石和海洋。在两旁的海神绵津见雕塑中央,牵着一根粗大的,扭绞的注连绳。这种绳子一般拴在神社之前。却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也有。

  传说,跨过注连绳,就是另一个世界。

  但是,这里的注连绳,是红色的。和神社之前的白色完全不同。

  赤红色。上面贴着白色的纸人,海风吹来,纸人沙沙作响,看起来无比渗人。

  这条路很长。半夜,一个人走在这里,听着注连绳上纸人如泣如诉的飘动,听着海浪哗哗,仿佛时时刻刻都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脊背后面,轻轻吹着气。

  因为,这条路上没有灯。

  一盏灯都没有,总共一千二百米的运输大道,竟然没有一盏路灯。一到晚上,这里如同森罗鬼域,就连执勤都不敢继续往里面走。

  今夜,同样没有人。

  然而……在人眼看不到的地方,一盏盏灯笼,竟然悄无声息亮起!足足蔓延整个道路两侧千米!

  整整齐齐。

  灯笼光芒之外的黑暗中,一只只手缓缓出现,那是一位位带着银色的,额头上勾勒着樱花的狐狸面具。穿着华丽和服,踩着高跷木屐的妇人。

  她们皮肤惨白,身形宛若虚幻。下半身直接没入黑夜。而就在大路中央,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道极其高大的身影。身影后方,跟着一顶日式软轿。抬着轿子的,是四位三米高的巨人。

  它们很瘦,几乎是皮包骨。而且手足极长。它们的身体和普通人一样,手足却足足超出三四倍。看起来无比怪异。再加上额头贴上的黄色符箓,简直如同百鬼夜行的现场。

  现场一片死寂。

  巨大的身影穿着日式大铠,足足有十米高,肩头趴着一只半米高大的青蛙。带着黑色纱帽,穿着白色狩衣。手捧折扇。

  “快到了……”忽然,高大的声音瓮声瓮气地说了一句,声音如同雷鸣。

  肩头的青蛙顿了顿,低声道:“他们……抓走了您的儿子,您不生气吗?”

  “我当然生气……不……我愤怒地恨不得将他们撕成碎片!”身影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佷声道:“但是……我做不到。”

  “华国地府即便可能出现了大衰退,也不是日本地府可以掂量的。但是……”

  身影笼罩的阴影之中,燃起两盏蓝色鬼火,死死盯着海面:“有人会替我们讨回这笔债的……我……等着!”

  “华国地府……近百年来,没人知道它到底如何,现在种种事实都说明它

  极大可能衰落,然而……还差一个一锤定音的答案。”

  “所以……我来开启这个答案。我会用我的眼睛,一丝丝地盯着他们,将他们衰败的真相一点点揭露出来!我是认为他们衰弱了的……竟然没有让日本地府朝贡,这就是最大的衰弱!”

  青蛙嘴巴张了张,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面对丧子之痛,对方已经开始变得不理智。它的劝说又有什么用呢?

  “但……这又能看出什么呢……”它喃喃自语道。

  声音不大,但那道身影却听见了,他冷笑了一声:“当然能。”

  “四常级别出行,人数,仪仗,气度,都是最能反映一个国家底蕴的东西。这是华国第三任阎王,他到底还有多少底气。到底学到了前面两任几层气度,这些都能看得出来。”

  “要证明那个答案,并不止在谈判桌上啊……”

  就在此刻,海面……忽然亮起一片光华。

  来了!

  身影鬼火燃起更高。就在他目光中,海面泛起一片幽蓝色的鬼火。鬼火之中……有什么东西在朝着他们靠近?

  “这是……”他看了数秒,那片光华越来越近,忽然倒抽一口凉气:“城市?!”

  是的,鬼火之中,是一座城市。

  不,或者说,一座堡垒。

  如同大阪城的天守阁一样,一座高耸的堡垒,万盏血红的灯笼飘摇。就这么悬浮在海面上,踏海而来!

  恢弘,大气,雄伟,壮丽……这一刹那,身影脑海中涌过无数词汇。这片城楼何止上万平?跨海而来,下方阴云缭绕,简直如同海岛壁垒!

  这在海上,就是不败的战舰!辉煌的海上长城!

  “这……是华国地府仪仗?!”青蛙已经失声尖叫了出来,眼珠子都凸起:“任何地府……都没有用过这么夸张的仪仗啊!”

  别说它,那些经过严格训练的鬼女,现在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越来越清晰的海上行宫,竟然惊呼声都忘记了发出。

  谁能参加一次大会,搬来一座海上行宫?

  这……未免太夸张了一点!

  身影也在看,或者说,他看的更多。

  二代从不用仪仗。

  一代阎王,用仪仗,但是恰好是“够华国地府的地位”这个级别。

  华国从来就没什么奢华的仪仗。他也想过,不,是他奢望过,他诅咒过。华国地府既然有衰落的迹象,这次盛会,对方派来的仪仗一定不怎么样。大失颜面。

  毕竟三任阎王刚登记,一二代都不奢华。他哪里能一时间拿出大把仪仗。

  然而没想到,这份仪仗不仅仅有,而且远超他想象中的奢华!

  这就是底气的一部分!

  轰——!!就在所有阴灵震惊之中。殿宇已经冲到道路尽头,掀起漫天海水,化作暴雨一般落下。所有阴灵终于反应了过来,两侧鬼女齐齐跪地,以额触地,高声喊道:“恭迎天朝上国大使团亲临大阪!”

  身影没有开口,他还在看着那片殿宇。近距离观看,赫然发觉,这片殿宇竟然是建筑在一片阴云之上。云上花弄影,月流辉,水晶宫殿五云飞。说不出的富丽堂皇。

  呜呜呜——一片号角声中,殿门打开,一条红毯飞出,刷拉拉穿过他们的形体,印在了地面上。紧接着,一行人终于走了出来。

  高大的身影死死盯着城门,他看的很清楚,为首的。是一位青年男子。正是伊邪那美给他的留影上,那个少年长大后的身姿。

  他鬼火一闪都不闪,仿佛要把秦夜的身影刻进眼中,埋在心底

  。

  这……就是杀害自己儿子的人哪……

  然而他更清楚,对方身上那一袭金色龙袍,就隔绝了他所有幻想。更不要说,对方身上含而不露的阴气,如同长江大河奔流不息。

  忍……忍!自己还有机会。

  他深吸一口气,脸上奇异地堆上了笑容。身上阴影散去,踏前一步,拱手道:“下官素盏鸣尊,见过阎王大人。”

  秦夜没有回答,一旦踏上外域土地,他只能,也必须展现霸气。

  他上下打量了素盏明尊一眼。这位日本传说中的鬼王,穿着一件漆黑加鲜红双色的大铠,比他高了太多太多,是真正意义上的巨人。

  对方全身都布满骨刺,雪白的骨刺穿破铠甲。而面部,则是一尊如同石块拼成的脸。府君中阶。

  嗯……对比起那些奇形怪状的阴灵,已经算的上是正常了。

  “须佐童子的父亲?”他微笑着问了一句。

  肉眼可见,素盏鸣尊头颅仿佛猛然想抬起,眼眶中鬼火爆闪了一下,随后立刻湮灭。无人可见,他抱在一起的双手,青筋毕露。

  我要……杀了你!!

  把你撕成碎片,灵魂丢到无边海去喂蛆!

  “大人……”青蛙在他肩头,同样五体投地,声音颤抖地回答:“忍……忍住!这是阎罗!您会死的!瞬间死亡!伊邪那美大人都救不了你!”

  素盏鸣尊只沉默了两秒,直起身子来微笑道:“秦阎王……见过犬子?”

  秦夜同样微笑:“确实是犬子。”

  沙……素盏鸣尊全身都溢出阴气,然而,还是无法接下去。

  须佐童子是他悄悄派去华国的,没有经过华国地府同意,这是贸然入境!这种级别的阴差无证入境视作战争挑衅。对方把须佐童子当场格杀,他都没法多说什么。

  不等他开口,秦夜淡淡道:“好像在哪份报告上看过,回去……我帮你查一查?”

  强压下心中的暴怒,素盏鸣尊恭敬拱手:“那就多谢秦阎王了。啊……请上轿,我们即刻前往东大寺。放心,非常舒适。”

  秦夜走到了轿子前,那四名诡异得如同竹节虫一样的轿夫,已经把轿子放了下来。毕恭毕敬地九十度鞠躬在轿旁。

  “你呢?”正要上轿的刹那,秦夜忽然转头问道。

  “我随后就到,大人先走一步。”素盏鸣尊笑道。

  秦夜点了点头,上了轿子。而其他阴差,也各有各的的座驾。十几分钟后,一行幽灵队伍,朝着奈良疾驰而去。

  “该死!!混账!!”直到对方走出千米,素盏鸣尊才疯狂地咆哮起来。

  “那是我的儿子……我唯一的儿子!!”他拳头捏的咔咔作响,从牙缝中说道:“听听他说的什么?‘好像在哪份报告上看过?!’呵呵呵……府君级别的须佐童子,仅仅只配让他‘看过’?!”

  “狂妄……”这两个字,随着他牙齿的阴气一起散发出来。但紧接着,他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

  “等着吧……想让你们死的人,没有一个比你们弱!”

  秦夜并不知道这些。轿子很大,足足三四米。里面非常宽敞,也很柔软。

  底部是木板,上面铺着踩进去仿佛踏足云端的毛皮。旁边的桌子上早放上了点心茶饮。与其说是轿子,不如说是车撵。而轿夫不知道是什么阴灵,走起来根本感觉不到轿子在动。却速度飞快。

  而就在刚上去的时候,赵云的声音就想起耳侧:“大人……不对劲。”

  “一路小心,这里……诡异的东西太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