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阎罗 > 第874章:出发奈良(一)

第874章:出发奈良(一)

  “赵德汉?”秦夜意外地抬起眼睛:“你让侯亮平去抓他了?”

  “谁?”二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是字面意义上的丈二和尚……

  “没事……”秦夜轻咳一声,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椅背。赵德汉……又是他?是不是太巧合了一点?这名字有毒吧?

  不过,也给他提了醒。

  阴司是时候整顿国务了。

  这个国务,说的不是国家政务。而是国家公务人员。

  这里没有党派,不过换成了阎王。但是,官本位思想几乎是刻在华国人民骨子里。要去掉这种思想非两三代不可成事。阳间急于发展经济还没有顾到这里,不过……阴司,他的王国,从一开始就要打消这种念头。

  官本位,是FǔBài滋生的温床。要不是二代证实,谁能知道,和蜃楼城私通的,竟然只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城隍?

  然而现在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奈良大会迫在眉睫。等奈良大会结束,更重要的是能源计划。只能看自己什么时候想起来,有空了先出个章程,然后推行着走。让阴差先监管着……也不行,阴差也是既得利益者,那么……要不特地设定一个新部门,比如锦衣卫?东西厂?

  “想什么呢?”

  “没什么……”秦夜随口回答道,忽然计上心头:“徐大哥,其实,我一直对你能跨越世界是很敬仰的。”

  徐大哥满脸微笑,呈现出一种“我就静静看着你作妖”的大智慧。

  “但是呢……你旅行其他星空。难道就不吃饭吗?民以食为天,你有多久没有尝过正宗的日料了?”

  “就6月7号左右吧?我请你去日本吃正宗日料,怎么样?”

  你站在那里,就是根避雷针啊!

  二.避雷针.代抿了口茶:“虽然牵强,但是居然能圆的过来……你的无耻远超一代当年的风采,我很看好你哟。”

  他叹了口气:“其实,如果可以,我也愿意帮你站这个台。”

  “但是?”秦夜挑眉道。

  “但是,其他地府的阎王早就学乖了。”他淡淡道:“我的力量不属于真气也不属于阴气,却又是二者混合。在一群阎罗中间,无比显眼。如果我出面,谁都会发现我的力量被世界拒绝,无法使用。到时候……谁能保你?”

  “我不去,他们才会有所收敛。”

  “去试试吧。”他收敛了笑容,直视着秦夜的眼睛:“无论结果如何,任何一位阎王都要经历这一遭。一代初次和世界群雄见面,不同样惶惶?”

  “任何事情都是从磨砺中成长。坐享其成是不可能的。”

  他亲自给秦夜倒了杯茶:“以茶代酒,祝……长风破浪会有时。”

  秦夜深深看着他,许久微微一笑,洒然端起茶杯,轻轻碰了碰。

  “直挂云帆济沧海。”

  ……………………………………

  沙……一封信从信封中拆出,被一只满是骸骨的手捏住。手的主人,是一位批着破破烂烂斗篷,全身都沐浴在赤红色业火中的阴差。

  他身上的阴气,仿佛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沸腾,黑袍下方,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血红眼睛睁开,又悄然湮灭。唯一没有这种异象的头部,是仿佛大象骸骨一般的骷髅。眼眶里两道针尖

  大小的鬼火。

  在冥界,各种形态的阴差比比皆是。然而,无论谁看到它,哪怕府君和普通阎罗,都要恭敬地喊上一声:阎摩大人。

  四常之一,印度地府的主宰,世界的棋手——死神阎摩!

  “堂堂四常之一,就四十三人的团队?”阎摩斗篷下发出一声嘶哑的嗤笑,不屑道:“恐怕是挤都挤不出来了吧?”

  他信手将信纸递到一边:“你们也看看吧。”

  一只人类的手接了过去。它的主人,是一位俊美如同天神的男子。

  他带着纯金色的王冠,上面镶嵌着黑色的宝石。如果不是七窍中阴气时时刻刻沉浮,几乎不像阴差。

  然而,他却和阎摩坐在一起。

  睡神修普诺斯,四常之一,死神塔纳托斯的孪生神!

  修普诺斯看了数秒,笑了笑:“第三代表秦长信?府君?这是哪个角落爬出来的杂碎?恕我直言,从未听说过这样一号阴差。用这些蛆虫一样的东西来代表阎王发言,是嫌华国地府在国际上威信还丢得不够多吗?”

  “如果二代阎王在,我可以认这个队伍。但是,他也不在。”他笑着端起一只欧式杯子,惬意地抿了一口:“落日的光华总是那么暗淡,暗淡得想让人发笑……勉力支撑起来的烂摊子……也还是个烂摊子。”

  “从我们收集到的情报,还有俄罗斯禁术**华国的反应态度,出动人员,我们可以确定,华国地府隐藏着衰落的事实。”就在他身旁,一个足足有五米高的身形缓缓开口道。

  他不像人,或者说,类人,人类的躯体上,长着一只狗头。这只狗头带着尼美斯蓝冠。浑身都淹没在一片阴气之中。轻轻抚摸着手中的毒蛇权杖:“这就是我们能坐在一起的理由,毕竟……三大常务理事国首领死神的私下聚会,已经几百年没有过了。”

  他的目光扫过两位死神,幽幽道:“机不可失。那……谁来开这第一枪?”

  沉默。

  足足十分钟,阎摩才冷哼一声,淡淡道:“我来吧。”

  “哦?”阿努比斯鬼火闪了闪,还没开口,阎摩就冷笑道:“你们不说话,不就是在等着我开口吗?”

  他站了起来,无数毒蛇从他斗篷下滑出。嘶鸣着化为阴气消失。他骷髅一般的脸上,竟然沿着嘴角裂开一丝笑容:“只有我,最有资格指责他们不负责任。”

  他的阴气如同风暴一样横扫出去,这方空间都在疯狂嗡鸣,仿佛成百上千的厉鬼同时哀嚎。他骨骸眼眶中,两点红色鬼火,瞬间化为喷射的火浪,嘶哑中带着难奈的兴奋:“只有我,才有资格说,亚洲这百年的局势,都是孔雀王朝在维持。”

  “还是只有我,才有资格指着他们的鼻子说:你们……早该从这个位置上滚下去!你们不配担任这个职务!你们没有这个资格!”

  “仍然是我,才有资格影响到亚洲其他可以投票的国度!”

  他的声音如同雷霆响彻这个大厅,几句话说完,才森然看向另一边:“你们说……对吗?”

  这是一间高大的木质建筑房间。画着各种日本浮世绘的名画。他们踩着的,是柔软的榻榻米。四周摆放着和式漆金花瓶,插着殷红如血的彼岸花。敞开的拉门外,布满摇曳着鬼火的阴花树。

  就在树下,一方石桌周围,坐着数位阴差

  。

  级别从府君到阎罗,应有尽有!

  “是。”一位穿着日本和服,没有其他五官,整张脸只剩下一张嘴的女子躬身笑道:“从来没有尸位素餐,不顾职务数十年,还稳坐这个位置的道理。凭什么?”

  “我们天生做牛做马,而他们天生高高在上?”

  “时代变了。”一位如同黑洞一般,只有中央裂开一只金色眼睛的阴差沙哑道:“这不是华国冥府作威作福的前冥界时期。四常……声音也确实多了一些。阳间接近两百个国家,不也才五常吗?”

  一位带着骷髅面具,其他身躯都是阴影的死神沙哑道:“这个世界,能让他坐稳位置的只有利益。他们……已经近百年没有给出过利益。又凭什么心安理得地坐在这个位置上?”

  当然,这些都是废话。

  重要的是……他们和华国地府,不是一路的鬼。

  “很好。”阎摩微微颔首,化作阴风消失:“等着吧……既然他不愿走,那……我们就当着全球的面,把它扒光。”

  如果不是为了四常的位置,谁会愿意坐在一起?

  只剩下修普诺斯和阿努比斯。

  两位死神对视了一眼,阿努比斯轻轻挥手,木门轻声关闭。

  “我已经闻到了硝烟的味道。”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但是……这还不够。”

  “华国底蕴太深厚,这还不够让他们低头。”

  他看向修普诺斯:“所以……真正的杀招,希望你已经准备好了。”

  “当然。”修普诺斯垂着头,翻转着手指上的红宝石戒指:“为了这一天,我们已经等待了太久……下方无数期待着这个位置的地府,实力也不差,也……懂事。”

  阿努比斯笑了起来。身形化为黄沙,飘散空中:“既然这样,我还有一份大礼准备送给这位新阎王。”

  “毕竟……实力这种东西,是多方面表达的。谈判桌上只不过是一方面,不是吗?”

  墙倒众人推,国际政坛可没有什么温暖。

  在你失意的时候,一定是把你踩到泥底,而不是将你拉出泥潭。

  如果说,这是一片恢弘的大海,如今,已经以华国地府为中心,暗流涌动。

  只需要一点小小的摩擦,就会化为惊天巨浪!

  秦夜当然知道这一点,他更知道,他不能不来。没有人能脱离国际发展。而且,他必须稳固住四常的位置!

  所以,他带领四十四位阴差的大使团队,站在了蓬丘港口。

  “保重。”来送别他们的,只有二代,秦夜也没有让别人送。

  二代抱拳,诚挚地鞠了一躬:“经过这次,你会懂得更多。”

  任重而道远啊……秦夜叹了口气:“依仗呢?”

  “你不会让我就这么走着去吧?当时你说有,我才没准备。”

  “放心。”二代笑了笑,挥手之间,整个海港,一片金光闪烁。

  呵……所有阴差都无声吸了口气。

  “它叫……离仙。”二代波澜不兴地开口:“是本王在某个仙侠位面所得。用这个东西去镇镇那些土包子……绰绰有余!”

  “既然已经出发了,那就给我拿出华国地府的声势来!别让那群牛鬼蛇神小看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