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阎罗 > 第237章:和魔王谈判(三)

第237章:和魔王谈判(三)

  秦夜直视着那颗胸腔中的头颅,嘴角挂起一抹冷笑:“但是,除了我们,你没有第二个选择。”

  越说越自信,他忽然想通了,他们差的……可不只是现在信息的不对等。更有……这百年日新月异发展带来的不同目光!

  “如果你以为靠这样就能让我点头。你也太小看我织田信长了。”织田信长嗤笑了一声,目光如火,直视着秦夜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要的是……我为日本之主!”

  “不需要有人在上面提着线。我要绝对的自主权!!日本……是我的!”

  “当然。”秦夜微笑着点了点头:“只有我们会支持你反攻日本。全亚洲只有我们有这个实力。而你的担心……我们早就罗列了解决方法。”

  他笑着往前凑了凑:“比如……一府两制。”

  在外面的明世隐被噎了一下,WTF?小伙子……你不得了啊?邓爷爷的东西你都拿出来忽悠了,你是不把织田信长坑回华国不罢休啊?

  织田信长也愣了。

  龟龟……这是什么鬼?

  织田信长是个英雄人物,但再怎么英雄,处于他的年代,被华国影响数百年。脑海中的做法必定是:大一统!

  一府两制……这是把自己的主权分出去,对他这种封建时代的诸侯来说,根本是不敢想象的事。

  “一……一府两制?”胸腔中的头颅挑起浓眉道。

  “一个国……地府,两种制度。”突如其来的福至心灵,秦夜彻底被打开了脑洞,轻咳一声朗声道:“华国地府,坚持走社会主义路线不动摇,深入进行有华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而一旦打下日本,你要进行什么制度,我们不管。秉承绝不插手,绝不过问的原则!不论姓资还是姓社!”

  哪怕是织田信长,此刻也有些懵了。

  不对啊……

  忽然跳出这么多专业术语,好像……和之前的谈判画风有些不太吻合?

  但是,聪明人绝对不会对自己不懂的东西随意提出责问。他沉吟了一下说:“世界发展数千年,从无这种先例。”

  “这正是我们对信长公的看重,特别开出的条款。”秦夜口若悬河,拱手道:“如果你不接受,我们这里还有备选条款。”

  织田信长没有开口,他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已经和社会脱节了?不过……每一条条款都如此详细,足以说明华国地府对自己的看重……吧?

  如果他知道华国地府的真相,恐怕现在就要扑上前去咬死对面这个骗子。

  秦夜放缓了速度,给织田信长思考的时间,沉声说道:“另一种契约,叫做特区契约。”

  “此乃何物?”

  “这是鉴于你彻底加入华国地府的统御下,我们会出具这份契约。从届时开始,你就是华国阴差,有正式册封。有神位,而且,日本会作为华国地府最新兴的特区,要怎么发展,你说了算。我们只负责提供物资和鬼力!”

  “你可以把日本打造成文化特区,也可以打造成经济,或者军事特区。我们也保证绝不插手。”

  画大饼么,谁不会?

  不是我说谁,论起无耻,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织田信长的目光幽深了起来。

  好大的气魄!

  这两份契约,足见华国对他的重视程度,一旦自己投靠华国,只要打下日本,自己和日本国王也相差无几!

  他的心终于热切了起来,沙哑道:“我要杀谁,你们不会插手?”

  “不会。”

  “我要做什么,哪怕称王,你们也不会管?财政,内政,你们可以保证不派人介入?”

  秦夜压住心中的狂喜,沉声道:“绝对不会。只要你不反叛华国地府,哪怕称王,也不过是一个称谓。”

  “织田公。”他深深看着对方的眼睛:“你不是傀儡,我们……是同事啊……”

  “全亚洲,只有我们能实现你的理想。一旦你落入黄泉比良坂,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这是实话,也是织田信长绕不过去的圈子。

  只要他有脑子,就会明白伊邪那美绝对容不下他……不,或者说,容得下,但容得下的是听话如守户之犬的织田家,绝不是一个满心想着统一日本的第六天魔王!

  所以他很清楚,除了投靠华国,他现在没有其他的路。之前的作为,只不过给自己讨要筹码而已。

  房间里静的可怕,秦夜没有再说更多的话,言多必失。手心里已经满是冷汗。不知道过了多久,织田信长终于幽幽开口:“我需要时间考……”

  考虑的虑字还没有说完,秦夜幽幽道:“恕我直言,信长公,你真的还有时间考虑吗?”

  “要带走你的灵魂,华国必须付出巨款带走曜变天目碗,完整的阴器才能唤出你的灵魂。但是……”他微笑着抬起头,直视竹帘后的影子:“三天后,带着你阴器的船只将驶向东华国海。三十个小时后,将抵达对马海峡,而你的老对手们……可早就在那里布下了天罗地网啊。”

  将军!

  秦夜看不到竹帘后的情况。但是仍然能感觉一道灼热的目光深深地看着他。这一次足足有五分钟,信长的声音才再次响了起来:“这次就来了你一个人?”

  咚咚咚……心跳毫无预兆地加速,秦夜低垂的眼眸骤然一亮。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是:你们就来了一个人和我签订契约?

  对方……动心了!

  “当然不。”秦夜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同时,心中异常冷静,他知道,这场谈判已经来到了最后的时刻。

  “明大人就在外面,这次的事情是绝密等级。所以只来了我们两人。所有契约,都由明大人见证。这,您该放心了吧?”

  织田信长不置可否:“给我看看。”

  “信长公,这份契约太过重要。以防万一,我们并未带在身上。还请给我们半天时间。”

  “可。”织田信长折扇轻轻点了点,竹帘再次垂下,彻底隔绝了视线。

  送客。

  秦夜诚恳地抱了抱拳,缓缓走出了本能寺,就在离开门口的刹那,眼前的景色倏然扭曲起来,一道漆黑的光芒悄然出现,他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数分钟过去,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酒店。

  “艹!!”眼前的事物刚刚清晰,他就忍不住狠狠锤了锤床,咚的一声响。同时长长舒了口气。

  只差最后一步了……只要拿出一份契约摁下手印,一旦到了华国地府,小信长啊……你还往高粱地里跑?

  “小伙子……可以啊。”明世隐悬浮在一旁:“无论是你舌绽莲花的速度,还是脸皮的厚度,以及临场的反应和控制,都堪称百里挑一哪……”

  “说什么呢?”秦夜得意地挖了挖耳朵,吹了吹小指,翻了个优雅的白眼:“这叫为了我国建设不惜一切代价添砖加瓦。多看点书,有好处。”

  “我特么有你大爷!”明世隐也兴奋地不行,蝴蝶一样绕着秦夜飞了几圈:“小鬼,我问你!你以后真要给织田信长这么大的权利?”

  “啊哈?”秦夜舒服地躺在沙发上,哼了一声:“当然,人无信不立。只不过嘛……我给他完全的自主权,同样,华国也不会提供任何物资。你要自主?给你白手起家。到时候……他求上门的时间多的是。”

  我尼玛……心老黑了……明世隐都听得愣了愣:“万一……他选了经济特区呢?”

  “我告诉你。”秦夜翘起了二郎腿:“论这个世界上哪个国家的人最会做官。莫过于华国。官本位这种东西了解一下?敢进这个体制,让他吃闷亏的机会多的是。人民的名义看过没?学着点。”

  “……我特么……你就不怕他造反?”

  “就他那两千人?”秦夜哼了一声,得意地笑道:“别忘了,日本阴灵请华国阴灵帮忙打下黄泉比良坂是可以的。但是……日本阴灵想让华国阴灵叛国投日,你以为还是上个世纪?”

  “只要他敢在我的地府策划谋反,必定陷入人民斗争的汪洋大海……本官现在手下十几万阴灵,轮都轮死他!再则,我直接给他册封官职。他根本不知道地府体系的玩法……这就叫知识碾压……总之,只要我们把曜变天目碗带到宝安,他就是我手心的饺子,怎么捏都行。”

  沉默。

  数秒后,明世隐长叹一声:“不愧是玩套路的人……太尼玛脏了……翻脸不认人玩成你这样,简直粗暴而缺乏美感!”

  完全不讲契约精神,完全不讲什么诚信为本,完全不讲什么国与国之间的信誉。这尼玛……真的是未来的阎罗王?

  地府前景发展堪忧啊……

  秦夜休息了一会儿,终于起来洗了把脸,深呼吸了好几口,马上打开电脑,进入百度文库,飞快地搜索起来。

  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第一份助力到手,然而还不够,面对黄泉比良坂这种千年地府,再多的准备都不嫌多。

  “你这是做什么?”看着秦夜搜索文库,明世隐疑惑道:“他信任的是包天子,他知道,本镜的出现,在曾经代表‘如朕亲临。’契约不用太过费心,本镜的存在才是底气。”

  “明大人。”秦夜一边打字一边问:“你估计,东华国海现在集结了多少日本冥府军?”

  明世隐晃了晃身体:“说不准……但绝不会超过六千。小阿应该对你说过,地府的面积和国土面积相当。日本国土并不大,根据地府史记,六千是它能派出的最多数量。历史上黄泉比良坂几次野心膨胀之后的试探,全都在这个数目之内。”

  秦夜打字的手停了停,肃容道:“我记得……你曾经说过阿努比斯叩边华国西部,上亿阴兵?”

  明世隐马上回答:“不一样!那是正式的远征。要打破国与国之间的障壁何其困难……你现在还不到了解冥府与冥府关系的时候,你只需要知道,现在这种和平年代,没有任何冥府会平白无故打开自己的国界。这等于告诉全世界所有冥府:我们要发动战争。”

  “这是在找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