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 第2133章 闹脾气

第2133章 闹脾气

  叶清秋蹙眉,视线往自己胳膊上瞥了一眼,“为了跟你闹脾气弄伤自己?我图什么?”

  厉庭深视线触及,伸手握住她的手,看了看她手腕上几个显眼的红点。

  “为什么会突然想到做饭?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没数?”

  叶清秋抽回自己的手,“想给你做顿饭还错了?”

  厉庭深起身,提来医药箱,坐到她身旁。

  “早就不疼了。”

  “我不喜欢疤。”厉庭深摁住了她有些闪躲的手,拿出面前沾了药水给她小心涂抹着。

  “原来的医药箱还没有这么满,想一想,这到底是为什么?嗯?”

  除了一些常规的应急药,几乎都是叶清秋的。

  大大小小的伤口,隔三差五都会有。

  叶清秋看着他轻柔的动作,扯了一下唇,“谁知道呢?大概是我小时候过得太安逸了,所以现在一点点还给我吧。”

  “如果你肯再安分一点,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

  “安分?”叶清秋突然轻笑了一声,“到底怎么做对你来说才叫安分呢?”

  她这一声笑,厉庭深再迟钝也发现了不对劲。

  他抬眸看她,跟叶清秋满含笑意的眸子撞上。

  “我觉得我现在跟我以前相比,真的安分太多了,你是觉得理所应当,还是半分没有察觉?

  我为了你该忍的忍,该让的让,我想但凡换成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像我这样安分。可谁让我就是死心眼非得看上你呢?”

  厉庭深眉心动了动,低头将她最后一个烫伤处理完,然后将药盒收了起来。

  “说说看,今天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叶清秋看了看处理好的伤,淡淡道:“其他人目前还没有那个本事。”

  “那么就是我了。”

  叶清秋也懒得兜兜转转下去,直接开口,“你最近投资开拍的剧叫什么名字?”

  厉庭深蹙了蹙眉。

  “我上网查了查,有几部剧宣传力度很大,但是都是马上要开播的剧。剩下一个还没开拍就差不多家喻户晓的剧——《珍珑局》是不是你的?”

  “你从来对这些不感兴趣,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

  “就是突然感兴趣了。跟你有关系的事情,我感兴趣很正常不是吗?”叶清秋向来坦然,对厉庭深,她不管是心思,还是行动,从来都不掩饰对他的感情。

  “是我的。”厉庭深也没隐瞒。

  “所以那作为唯一的投资商,CP传媒是你的。”

  “是。”

  叶清秋笑了,果然跟她想的一样。

  “你公司签艺人了?”

  “还没有。”

  “你包养小三儿?”

  厉庭深冷沉沉地看她,“有事就直说,别这样阴阳怪气让我去猜。”

  叶清秋脸上的笑容逐渐消散,“我才说几句话,你就给我摆出这么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阴阳怪气……厉庭深,一些事情不想跟你直说,是我到了这个时候都在想着给你留几分脸面,当然,也是不想把我们之间的气氛搞得太僵。”

  “所以,既然你猜不出我为什么这么阴阳怪气,那就请你尽快发现这其中的原因,然后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再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我等不了太长时间……一天,两天或者三天。”

  说完,她站起了身,扫了一眼桌子上的几盘菜,伸手拿了起来,直接倒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既然觉得难以下咽,那也不要勉强,手艺不精,真吃坏了肚子我还得心疼你,你自己煮面吃好了。”

  说话间,她已经又拿起了第二盘菜。

  手腕被握住。

  厉庭深沉冷的声音响起,像已经凝固的清水,没有半分波动。

  “放下。”掀眸,看她,漆黑的眸同样像是覆着一层薄冰,“我有说不吃吗?”

  闻言,叶清秋当即就松开手,半悬空着的盘子“咣当”一声落在餐桌上,“你随意。”

  厉庭深看着桌面上溅了一圈的油渍,薄唇抿了抿,却还是松开了她的手。

  拾起筷子,重新夹菜放进了嘴里。

  “如果你现在不是很饿,等我吃完,给你下面。”

  “我今晚都不会很饿。”

  叶清秋抚了抚自己的手腕,转身走出了餐厅。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厉庭深沉默着冷着脸把盘子里的菜都吃掉,收拾碗筷进了厨房。

  一片狼藉。

  简直像打过仗一样。

  垃圾桶里还有两个碎盘子,还有炒坏了的菜,整个垃圾桶,满了。

  地上都是脚印,水和油混在一起,菜叶和大料落在上面,比那几盘菜更不忍直视。

  将碗筷放到水池里,转身开始忙碌切菜,煮面。

  中间的空档,他给肖楚打了一个电话。

  “查一下,叶清秋今天都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

  肖楚顿了一下,再开口有些犹豫,“厉总,今晚家里有事要回隔壁城里一趟,明天给您结果可以吗?”

  “嗯。”

  叶清秋躺在床上刷手机,现在心情不好,她需要转移注意力,不去想太多。

  房间门打开,身材修长的男人走了进来。

  “去吃饭。”

  叶清秋抬头,“我说了我不饿。”

  厉庭深走到她身边,将她的被子掀开,仿佛她的话没有传到他的耳朵里。

  “去吃。”

  叶清秋身上一凉,将手机放到一边,“合着我的话一点意义都没有是吗?”

  “你为了跟我赌气选择饿肚子,你觉得这样有意义?”

  “有没有意义这个还真不是我说了算。大概是我气性太大,现在没有胃口,强逼着我吃,我只会更难受。我没有自虐倾向,饿了自然会想办法填饱肚子。”

  叶清秋知道大概她的这些话只会让厉庭深更觉不满和不耐,说道最后还是退了一步。

  “所以你先温着,我一会儿去吃。”

  厉庭深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无声出了卧室。

  叶清秋却没有了再玩手机的心情。

  调整了半天,最后被厉庭深轻描淡写毁的一干二净。

  厉庭深半个小时后又进来,拿了浴袍,在走向浴室的时候,停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我去洗澡,我希望你,最好在我进去之后,出去把面吃了。”400

  叶清秋没回应,但是在厉庭深进了浴室后,还是掀开被子下了床。

  厨房几乎焕然一新,餐厅里也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餐桌上一碗面正在向上腾着热气。

  对他刚刚“最好”两个字怎么听都觉得是最后通牒和威胁的词汇,现在她姑且当自己理解错了。

  面不像是半个小时以前出来的,更像是新煮的。

  所以他的“最好”,应该是将以前煮好的面倒掉,重新给她煮了一份,最好趁热吃。

  叶清秋坐下,拿起筷子挑了一根放进了嘴里。

  是他的手艺。

  也不知道是她真的那么好哄,还是他哄人的手段太高超。

  总之她之前积压的怨气,这个时候消了不少。

  她从来没有完整吃完一整碗面。

  厉庭深知道她的胃口,但是每次都还是满满一碗面条。

  她也不至于因为是厉庭深亲手做的,就多珍惜撑着胃不舒服都要吃完。

  像往常一样,面只吃了一半。

  回到房间的时候,厉庭深已经从浴室出来。

  “我没洗碗。”

  叶清秋说了一声,进了洗手间刷牙。

  厉庭深后脚出了卧室。

  回来叶清秋已经躺到了床上。

  他掀开被子躺进去,叶清秋也没有像以前那样钻进他的怀里。

  叶清秋不可能这么睡着,厉庭深的一举一动她都有留意到,也许几个晚上同床共枕已经成了习惯,没了一开始的拘谨和激动,现在平淡的把一切当做理所当然。

  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

  她背对着他,心里刚刚闪过这种想法,肩膀上突然落下一股力道。

  下一瞬她整个人便被拽着滚进了一个熟悉的怀里。

  “我并不觉得,为了跟你和我完全没有直接关系的外界因素浪费时间,同床异梦,是一件很明智的事情。”

  叶清秋想了想,似乎的确是。

  她只不过是为了给洛落讨个说法,还为了一个不知具体缘由被厉庭深尤为“看重”的不知名女演员。

  为此影响她跟厉庭深之间难得和谐的关系,的确不明智的很。

  嘴也拌了,饭也吃了,现在只不过也就是个面子问题了。

  “嗯。”

  她认可,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她趴在他敞开的睡衣领口,温热轻缓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肌肤上,扰的他有些心烦意乱。

  卧室里只有一盏夜灯,安静的可以。

  厉庭深的呼吸不知不觉中愈来愈沉重,似乎有什么压抑的声音让他有些不耐。

  “叶清秋。”

  终于,厉庭深开口打破了这一室的安静。

  叶清秋懒懒“嗯”了一声当做回应。

  可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接下来的回应,她缓缓睁眼,抬头看他。

  “有事?”

  “你的呼吸有点烦人。”

  叶清秋顿了一下,迷迷糊糊的神智突然就全部醒了。

  “那真是抱歉,我的呼吸打扰到你……”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完全封锁。

  厉庭深借着夜灯的灯光准确的找到她的唇,吻的密不透风。

  叶清秋的愤怒被打断,被吻住的时候,她还反应过来,哦,原来是她的呼吸勾引了他。

  这个想法刚刚说服自己,厉庭深突然翻身将她压住。

  每个吻都让她觉得他恨不得要把她吞进肚子里。

  直到身上的睡衣被8了下来,唇变得更灼热,撩拨更精准的时候,叶清秋也意识到,厉庭深的意图。

  “你……”

  “这次不会很疼。”

  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厉庭深低哑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吻和撩拨却一直没有停下来。

  ……

  如他所说,的确没有上一次那么撕心裂肺几乎要痛死过去的疼。

  这次虽然也疼,但是比起上次,根本不值一提。

  接下来连一开始的疼和不适的异样感都察觉不到了。

  接踵而来的就是他强行带着她沉溺,好像要报复她一般,一次比一次强劲狠心。

  几次都有一种接近崩溃的极端感觉涌到她的神经尖端。

  “厉庭深……”

  她哼哼唧唧的求饶,但是似乎没什么用。

  后来她似乎能感受到厉庭深终于温柔下来的吻和低哑哄慰的声音,但是却没抵住疲累之后的困意。

  再醒来的时候,旁边已经没了厉庭深的影子。

  看着窗帘上有些刺眼的光线,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厉庭深应该是去了公司。

  翻身想要拿手机,但是身子上传来的酸痛让她迷蒙的双眼突然瞠开,昨晚的事情全部涌了出来。

  真的跟厉庭深做了。

  彻彻底底。

  依稀记得昨晚迷迷糊糊拒绝了厉庭深要帮她洗澡的建议,现在……异物感让她不得不选择去浴室。

  洗了澡出来,整个人神清气爽,看了眼时间十点多钟。

  想来时间也能赶得上。

  *

  《珍珑局》剧组。

  娱乐圈的人脉四通八达,也许有普普通通的人不认得叶清秋是谁,但是娱乐圈里的一些人不可能不认识。

  剧组里的人都知道这部剧唯一的投资商是CP传媒,却不知道厉庭深。

  所以叶清秋出现在剧组,别人对她的客套完全不是来源于他们唯一投资商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