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494章 教诲

第494章 教诲

  第495章

  徐老说:“口气很大嘛,下一盘试试?”

  “下就下。”

  棋盘摆上后,姜游拿起一颗黑子,放在右上角小目。

  徐老在左边星位放下一颗白子。

  两人专注地下着棋。

  时光飞逝,很快,姜游就输了,他说:“不下了不下了,今天起的早,找不到状态。”

  徐老戳破了他:“很久没下,手生了吧?”

  “时间差不多了,”姜游看了手机,“我回去了,也要吃午饭了。”

  徐老说:“再来一盘吧?”

  “不了不了,下午我还要去单位呢,”姜游提着鸟笼站了起来,他说:“等天凉快点,我们再来十番棋。”

  “我年纪大了,去年那么熬,不行的。”徐老有点后怕。

  “一天一盘嘛,连下十天。”姜游出了方案二。

  “一盘太少了,”徐老想了想,“两盘吧,早上一盘,下午一盘。”

  “行,那我走啊。”

  “去吧去吧。”

  姜游走出了茶室后,他给唐不甜发了个微信,问她在不在单位。发完消息后,他走进了路边的一家饭店,一个人要了盆大盘鸡,让加了面条,坐下后看到唐不甜回了他。

  唐不甜:在家。什么事?

  姜游:早上锻炼的时候,遇上了金光寺的小和尚,他和我讲了些事。我觉得应该向你汇报。

  唐不甜:我过来?

  姜游:我打算下午去趟办公室。

  姜游:啾啾几天不见招才,有点抑郁了。

  唐不甜:几点到?

  姜游:两多吧估计。

  唐不甜:好。

  放下手机后,姜游问店家要了个一次性杯子,在饮水机接了点水,把杯子倾斜着靠在了笼子上。

  啾啾低头喝着杯中的水。

  一个人扫完了一盘大盘鸡。叫了车,看着车快到了,再走出饭店,掐着点,上了车。

  ……

  谢东下葬后,管清彤与管诺便回了唐江。

  两人刚走出检票口,朱宏文便看到了他们,向他们走来,他拿过管清彤手里的包,一边向前走一边说:“停车场满了,我停在了路边,有点远,要走一段路。”

  管清彤说:“没事,坐了五个小时,刚好走一走。”

  管清彤和管诺跟在朱宏文身后向前走着。

  突然,管清彤停下了脚步。

  “妈,怎么了?”管诺一边问,一边顺着管清彤的视线看去,都是行色匆匆的人。

  朱宏文也停了下来。

  管清彤继续向前走,她说:“我刚才好像看到任修士。”

  “研究所的任修士吗?”

  “就是他。”

  边走边聊着,很快便到了朱宏文停车的地方。

  一路顺利,没有堵车。

  到家后,朱宏文把包放在茶几上,他说:“你们先休息下,我炒两个菜,马上就好。”

  闻言,管清彤说:“下个面条吧,随便吃点,晚饭我来做。”

  “饭已经煮好了,很快的。”说着,朱宏文走进了厨房。

  管清彤走到沙发边,弯下腰,把包里的东西都拿出了后,她抬起头,看到管诺还站在门边。

  “小诺?”她试探着喊。

  管诺抬起头,他说:“妈,我以后一定会让特科恢复往昔的荣光的!”

  管清彤愣了一下,再笑了下。

  管诺向前快走几步,他说:“妈你相信我,我会变强的,我变强后,林顺安他们就不会把我们当手下差遣了。”

  “我当然相信你,”管清彤看着比她高出快一个头的管诺,稍稍叹了口气,“当年老庄带着我们来唐江,开始的时候,根本没人信我们,即便遇上可疑的案子,也不太愿意来找我们,宁愿向一些民间人士求教。”

  “为什么?”管诺不解道。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一套查案办案的方法,这套方法经过时间的检验,基本够用了,所以他们觉得我们可以提供意见,但不应该把案子直接拿过去。”

  “那遇上一些解决不了的呢?”管诺问。

  “当时我们大多数人也这么想,觉得等他们解决不了的事出现,我们再出手,就能把主导权夺过来了,但你爸爸不同意。”

  “为什么?”

  “他说,我们建立特科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抢功劳的,”管清彤回忆着,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他那时候笑嘻嘻的跟在别人身后,别人刺他,他也不生气,看到别人需要帮忙了,需要出劳力了,就眼巴巴的贴上去,竟然就和他们混熟了,他提的几个意见,他们在办案的时候用了,挺管用的,后来就让他随便跟了。”

  “这样有用吗?”

  “后来老庄走谢老师的关系,弄了个普及课,他把历年来唐江疑似涉及灵异的案子都整理了出来,谁愿意听一个莫名其妙的小青年上课呀,都是你爸拉人来听的,那些人欠他人情,不好意思不来,结果听了后,就觉得还行,我们还是有些东西的,能帮上忙的。”

  管清彤在沙发上坐下,管诺绕过茶几坐到她身边。

  管诺问:“那后来呢?”

  “最开始,他们不熟悉我们,所以防备我们,熟起来之后慢慢就好了,毕竟大家都是想查明案情找到凶手再绳之於法,我们也学到了许多办案手段,也明白,光能打,光会掐算是没用的,大家互相配合有商有量的解决了许多案子,也互相欠了很多人情,后来,也的确遇上了一些老手段没办法解决的案子,大家一起合作着解决了,救下了许多人,再后来,就越来越顺利了。”

  “妈你是说,我要配合林顺安的工作吗?”管诺问。

  管清彤点点头,“他是研究员,做事方法风格肯定和我们不同,你要主动去沟通,对事不对人。当然研究所合作,该坚持的原则你要坚持,对方不对的地方,你要指出来,不能纵容。”

  “我知道了。”

  “他若是出于私心或者有什么想法而故意为难你,不用怕,闹出事来,有我们在呢。不要说他了,研究所里的所有人,你都不用怕的。”

  “我,我会努力的。”

  朱宏文端着一盘菜从厨房中走出,他说:“准备一下,吃饭了。”

  “好的。”管清彤说。

  “好的,马上来。”管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