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476章 勇气

第476章 勇气

  第475章

  管清彤停下手,转过身,她说:“我在观察环境。”

  闻言,刘博洋也往四周看了看。河岸两边隐没在了雾海中,隐隐约约能看出一些树影,偶尔有黑色的影子晃过。

  刘博洋说:“上次管诺一进来就晕了。”

  “是吗?”

  “对的,问他什么他都只会摇头。”说完后,刘博洋自觉失言,他又补了一句,“后来我马上也晕过去了。”

  管清彤笑了下,她问:“你是普通人,你不害怕吗?”

  “害怕,有点吧。”

  “你很信任姜游?”

  刘博洋警觉,他反问:“你是什么意思?”

  管清彤反问他:“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刘博洋摇了摇头。

  “你想过,把你的鸟重新带回人世,是要付出代价的吗?”管清彤向前走了一步,她直视着刘博洋的眼睛,“你是否想过,也许,你再也回不去了。”

  “怎么可能,”刘博洋笑了,他说:“管伯母,你别吓我了。我,我今天来姜哥这里,又没有瞒着别人,我的车就停在文化街旁边的停车场里,而且,而且姜哥他就是人民警察啊,”他停顿了下,总结说:“虽然他审美上缺了点,还喜欢让我给他弄这个弄那个的,他人挺好的。”

  听着刘博洋的话,管清彤有些失神。

  半响,她问:“因为他是警察,所以你就信任他吗?”

  “还有相处吧,”刘博洋想了想,他说:“我以前不知道警察还管这个,还有专门的部门……”

  管清彤的表情突然地变得柔和了,她说:“特科是我哥,老庄,旭哥,还有望舒他们,是我们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

  淡金色的河水倒映在她的眼中。

  她低声地吟唱着。

  一个个音节构成了古朴而神秘的旋律。

  河水顺着音节构成的抑扬顿挫起伏着,流动着。水面上渐渐得浮起了一些像是卦象一样的文字,围绕在管清彤的身周,不断地变化。

  啾。

  啾啾。

  刘博洋听到了鸟叫声。他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这时候,管清彤对他说:“向前走,一直走,一直向前。”

  她的低哑而悠远,带着什么的力量。

  刘博洋往前方看去,他向前方走去。

  ……

  水汽弥漫。

  一条根须破开河面,将管清彤和刘博洋的对话带至姜游和唐不甜的耳中。

  姜游说:“她没说错,是要代价的。”

  唐不甜问:“什么代价?”

  “可能用考验这个词更合适,”姜游抓了些花生塞在唐不甜手里,“你看网文里面,修仙的人,破一个境界就得被雷劈几下。”

  “天劫。”

  “一条新的法则诞生总也要捱几道雷劈的,展示一下道心坚定的。”

  “刘博洋是普通人。”唐不甜说。

  “我们不是进来保护他了嘛,唐sir。”姜游向上抛了颗花生,张口,接住了。

  “成功率多少?”

  “五六成吧,过半了。”

  “失败的后果是什么?”

  “后果啊,”姜游咀嚼着花生,声音有些含糊,“这里会在一瞬间塌缩掉吧,毫无痕迹,不会留下任何能证明它存在过的痕迹……”

  木刀落在了姜游的肩膀上。

  姜游说:“敲两下,就这里,我昨晚睡觉好像落枕了,现在感觉还有跟筋牵着。”

  唐不甜瞪着他。

  姜游又往嘴里扔了颗花生,“那就只好努努力造个勉强能用的小世界顶一顶了。”

  木刀在姜游肩颈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两下,然后唐不甜收了刀。

  姜游说:“我就一直有个问题没解决。”

  “什么问题?”

  “狐耳娘和猫耳娘那个更萌一点,我觉得狐狸尾巴更大更蓬松,手感好,但考虑尾巴的话,小松鼠也挺萌的是吧……”

  唐不甜紧紧地抓着手中的木刀。

  啾。

  啾啾。

  清脆的鸟声响起。

  姜游望向远方:“管清彤开始了。”

  唐不甜也顺着姜游的视线向前看去。

  几道弧光游弋在河面上。

  “我们过去。”他把托盘往边上一扔,站了起来,向前方走去。

  唐不甜跟了上去。

  ……

  哐当。

  一个托盘落在了秋千前方的青石路上,上面的瓜子壳花生壳摔了一些在地上。

  ……

  刘博洋向前走着。

  水越来越深,渐渐没过了他的腰部,颈部,头部。他没有感觉到水压,也没有感觉窒息,他依然能呼吸,依然能向前走。

  车向前开着。

  路灯划过车窗,一次次擦过他的脸,他的肩膀。

  他一直向前开着。

  一层层的黑雾从天际挂下,光和影糅合在一起渐渐变得虚无。

  他走进了林间,地面泥泞,鼻尖萦绕着泥土的腥气和一些说不清楚的腐烂的味道。他向前走着。从一棵棵树边走过。

  一直走到……

  他停下了脚步。

  茜茜站在他的面前。

  “博洋,我们一起去国外吧。”

  “我过不下去了。”

  “你每次都说再给你一点时间你会解决,你究竟解决了什么了?”

  “我想不明白,真的,博洋,我想不明白,我知道你有难处,可是,我已经提出了解决方法,你只要跨出一步,就一步,但是你不愿意。”

  茜茜转过身。

  飞机冲向蓝天。

  他仰头看着前方的大树,枝叶整齐,像是被梳理过一般,树冠也很对称。

  “去了国外,也不能解决问题,只是把问题丢到了身后,总有一天要再次面对的,”他舔了下干裂的嘴唇,“我爸妈控制欲强,但也是因为他们从小严格要求我,我才没有走上歪路,我总不能因为他们现在没法沟通,就真的去了国外不回来了,他们就我一个儿子,还有文君那儿,我也知道很多机会一不抓住就没了,但是,我和文君是朋友,我发现有不对的地方,我不去拉住他,和他说,那还有谁能提醒他注意呢?”

  他叹了口气。

  “我现在有勇气了。”

  沉默了许久后,他说:“我,我养了一只鸟,是煤山雀,很漂亮,我叫它,叫它……”

  他想不起来了。

  脑中一片的空白。

  一点微光从树冠上飘落,刘博洋的视线被吸引了过去,他感觉到他的身体很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冲出去。

  愈来愈多的光点从树上飘出,在他的眼前闪烁着,绽放着。他的眼前一片光亮。落叶向上飞起,他听到了许多奇妙的声音。

  “啾……”

  他的身体中一阵剧痛。

  他痛苦地弯下了腰。

  身体被一些尖锐的东西戳破了。他的身体中生出了枝丫,向四面八方伸张而去。

  他跪倒在了地上。

  “啾啾。”

  他咬着牙齿喊出了它的名字。

  万籁寂静。

  突然间,他听到了清脆的鸟叫声。

  起伏连绵的啾鸣声将光线染成了金色,从遮蔽着天空的落叶的罅隙中落下,他看到一只煤山雀穿过明丽耀眼的阳光飞到他的面前。

  他落下了眼泪。

  “啾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