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438章 打起来

第438章 打起来

  姜游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他不是生抽带回来的。”

  “什么?”

  “他自己找进来的,”姜游在她耳边低声说:“有点可怕,是吧?”

  唐不甜扭开头。

  他们再次停了下来。

  车辆在街道上穿梭,车灯与路灯的光融汇交错着。

  “生抽浪回来后,他跟着生抽混了一阵子,后来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姜游松开了手,他向后退了一小步,“外面也没人搞通信,别说加好友聊天水群了,语言都不通,见面就打,打完都没死再说。”

  “那你们怎么交流?”唐不甜问。

  “靠意会吧。”

  姜游看到唐不甜抿了下嘴,他轻笑了一下,“我不太清楚,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又是怎样找过来的,唐不甜,外面什么都没有。”

  “我没有听懂。”

  “规则之外是混乱与无序,而在混乱与无序中,偶然的一些能量撞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些稳定的结构,这些结构,大部分会在乱流中消散,归于无序。极少的部分,能吸纳能量,逐渐得有了意识,噼里啪啦的长大了,当然了,这极少数里的大多数,都会在变得足够强大前夭折,死在风暴里,或者被同类吃掉。”

  姜游伸手抓了缕唐不甜的头发绕在手上玩着,“那些活下来的强者,他们不甘心死去,他们便会依照着自身体内的结构,或者说是一些能抵御无序能量侵蚀的规则,创造出一些世界来,就和人类造房子躲避风雨一样,但这些世界,总会在某一刻崩坏,破碎和消散。”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像是一只蚂蚁,它每天都要走一段相同的路,它走了许多天,一直都挺安全的,但是,”姜游往前走了一步,“它就这样,在那条路上被踩死了,哪有什么为什么。”

  姜游和唐不甜靠的很近了。

  唐不甜感觉到他身体上透出的一些热意,夹杂着酒味汗味,还有食物的味道,她下意识想要后退的时候,姜游抓着她的肩膀,她抬起了头。

  黑框眼镜的镜片上,倒映着路灯的灯光。

  “他找到了我,悄然无息地摸进了我的规则里,甚至学会了我的语言,就为了问几个问题。”

  唐不甜一眨不眨地看着姜游。

  “你眼睛瞪这么大干嘛?”姜游低头问她。

  “他到底问了什么?”

  “他可能对我的记忆动了点手脚,不过……”姜游略微地拖长了点音调,“有奖励的话,我可以努力想一想。”

  唐不甜抿了下嘴,木刀突得从她手中脱出,架到了姜游的肩膀上,她趁势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距离。

  “一年了,我还真有点怀念。”姜游手指捏着刀身,将它从肩膀上移开。

  唐不甜垂下了持刀的手。

  “他问我怎样才能活下去。”

  唐不甜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茫然。

  “在外面,没了就是没了,没有延续血脉的后代,没有继承人,不需要列遗嘱分割财产,挺清净的,”姜游思索了片刻,“我得多赚点钱,攒点家当,生抽以后走艺术这条路的话,请老师上课,外出写生采风看展,都是烧钱的地方。”

  “他很强吗?”

  “这就要看你对强的定义是什么了。”

  “你打的过他吗?”唐不甜问的很直白。

  “我连招才都打不过……”

  “姜游!”唐不甜有些生气了。

  姜游的语速变快了,他说:“在外面没问题在这里很麻烦。”

  “麻烦在哪里?”

  “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已经做了哪些,将要做哪些,”姜游看着远处高楼上闪烁的霓虹,“但是唐不甜,你只用记住一点就行了。”

  “什么?”

  “就是,不管他殚精竭虑谋划了多久,这里是你们的主场,”姜游一点点得向唐不甜解释,“管诺是庄泽坤看重的后辈,他算出的结果,是会被重视的,及早发现,给予重视,不玩内耗,团结能团结的力量,没在怕的。”

  “所以你算计了管诺?”

  “钓鱼执法不是我们特科的传统么?”

  他听到了木刀轻颤的声音,他连忙说:“你要担心的话,到时你过来帮忙护法呗。”

  “那你的立场呢?”唐不甜问。

  “你是我领导嘛,我肯定跟着你走。”姜游表起了忠心。

  “我想相信你。”

  “那就信呗,跟我回去当蜘蛛教圣女怎么样?”姜游伸出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成功看到了她又瞪大了眼睛,“行了,我回去了,儿童节那天记得来看展,别忘了日子。”

  ……

  唐不甜看着姜游上了出租车。

  车向前驶去,穿过了一个红绿灯口后,很快便消失在她的视野中了。

  她摸着脸颊。

  拿着木刀往她住的地方走了十几步后,她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身快步跑了起来。

  随着她的步子,发丝飞扬而起。

  ……

  庄泽坤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前的唐不甜,他掩去眼中的惊讶问:“小唐,这么晚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唐不甜手指握紧了刀柄,她说:“我想打架。你欠我三顿揍。”

  庄泽坤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让开了半个身位,让唐不甜走进去。关好门后,他说:“小唐,我不是要……”

  唐不甜看着他问:“打还是不打?”

  庄泽坤看了她几秒,然后他说:“既然你都来了,那就跟我来吧。”

  唐不甜跟着庄泽坤走进了书房,她看着庄泽坤在书架上敲了几下,书架向边上移出了一个可供一人通过的门来。

  “里面是一个比较稳定的空间,不大,只能承受我日常的修炼。”

  庄泽坤带着唐不甜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块足球场大小的绿地,绿地外是浓郁的云气,云气中隐约能看到山峦的影子。

  庄泽坤刚想做一些介绍,木刀便袭向了他的面部,他匆匆往边上一躲,手向前一挡,木刀像是能预知他的动作般,总是在他出招的那一瞬,打乱他的步子,使得他不得已只能变招。

  你来我往地走了十几招后,庄泽坤的表情认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