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419章 颜料

第419章 颜料

  “颜料这么贵啊?”戴琦有些好奇。

  “对啊,一开始我也不信,不就是颜料嘛,后来才知道,不通过级别的完全不一样,有的刚画完颜色就变灰了,有的在比较好的保存条件下,能百年不变色,而且有些颜色,还是独家的,”姜游一边讲着他从美术的老板那听来的促销知识,一边仔细地看着姜末的画,“我想着,我儿子既然色彩感好,那就给他多买点颜色,免得画起来束手束脚的,你说是吧?”

  “是的哦。”戴琦点了点头,她往店里开了一眼,她说:“我想买张明信片,一年后再寄给我。”

  “好啊,开业第一笔生意,给你打个折吧。”

  说着,姜游和戴琦走进了店里。

  戴琦在货架上看明信片。

  姜游则走到柜台后坐下,他从糖碗里抓了一根西瓜味的棒棒糖,拆了包装含在嘴中,然后拿出手机,在微信上找到了孟显阳。

  姜游:小孟,你房间里的空调现在制冷还有问题吗?”

  等了一会儿,孟显阳没有回复,他便把手机放到桌上。

  戴琦最终挑了一张城市风景摄影的明信片,她拿着走到长桌边,坐了下来,从收纳盒里抽出了一支黑色的水笔,低头奋笔疾书着。

  写完,等字迹干了后,她把明信片装到了信封里,粘好。

  在信封上写地址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

  这时候招才走进了店里,在戴琦脚边绕了一圈后,窜进了厨房里。

  戴琦释然地笑了一下,然后她在信封上写下了她现在的住址,然后她走到柜台前,把信封递到姜游手里,“我要一年后不租你房子了……”

  姜游看了她一眼,找出了张城市建筑的邮票贴了上去,“到时再说呗,老换租客,我也烦的,16块。”

  戴琦拿出手机扫了下柜台上的二维码,付完钱后,她想起了姜游之前的话,她问:“姜哥,你还有别的房子在租吗?”

  “兰欣苑那边还有两套。”

  “怪不得你这么悠闲,店想开就开,不想开就不开。”

  “还行还行,还是得赚钱,”姜游看着招才从厨房里溜出来,“要开始给我儿子攒媳妇本了。”

  “你儿子才几岁啊。”

  “也快的,十几年吧,一晃眼就过去了。”

  “也是。”

  ……

  常立章把庄泽坤和管诺带到了久靳山上那晚他们到达的位置。

  庄泽坤探查了片刻后,他问常立章:“破开我封印的人是姜游吗?”

  常立章回忆了一下,他说:“是唐科长,姜游好像是给她指了方向。”接着,他把当时的情景和庄泽坤简单地说了一遍。

  “这次多亏了唐科长,”常立章看了一眼庄泽坤的表情,他说:“庄先生,楚城特科,希望能尽快有人来接,久靳山上刚出了事,得有个镇得住的人过来。”

  “你想接吗?”庄泽坤问。

  “我不行的。”

  “那你想去研究所吗?我听说八九年前,纪老师就提过要你进去。”

  常立章愣了一下,然后他摇了摇头,“我这些年已经懒散惯了,不习惯那边的节奏了。”

  他们继续向前走去。

  越往前,路越不好走,地面上还有崩裂的痕迹,山体上落下的石块也横七竖八地散落着。

  庄泽坤跨过了一块石头,他说:“最近研究所有了许多新的成果。”

  “挺好的。”

  “发现了一条新的修炼路径。”

  常立章没有说话,他看了庄泽坤一眼。

  “根据评估,它优于目前我们所知的所有修炼方式,”庄泽坤停下脚步,他看着常立章,“镜湖会倒了后,许多阻力也消失了,但是现在缺人,缺人才,问山上借人的话,那边的人,能够做到郑兄那样的,有几个?”

  “等这边安定下来再说吧。”

  常立章松口后,庄泽坤也不再逼他,他捡了一些轻松的话题聊了起来。很快,他们到达了目的地。

  缝隙已经彻底地合上了。

  “望舒检测到了楚城异种灵力的浓度上升了,于是他来燕京找我,”庄泽坤把手贴在山壁上,他感受着山体内部的灵力,“唐江市的异种灵力浓度也上升了,是弘真法师发现的。”

  “研究所没有发现吗?”

  “发现了,纪老师说唐江市浓度上升,是因为一次实验事故导致的,已经控制住了,”庄泽坤放下了手,他看着常立章,“立章兄,我来后,独自上山走了一趟,楚城的异种灵力浓度也已经下降至正常水平了。”

  “这就是我宁愿呆在楚城,不愿意去研究所的原因。”

  “什么意思?”庄泽坤问。

  “郑哥和我说话的时候,都是直来直去的,”常立章向外走了几步,他看着葱茏的山峦,“我提交的报告里,没有隐瞒任何事实,在那夜之前,我完全不知道久靳山底会有一条通道,郑哥镇守楚城十年,也完全是出于侠义之心。”

  庄泽坤看着常立章的背影,他沉默了。

  管诺听着他们的对话,他看了看庄泽坤,又看了看常立章,最终,他打破了沉默,他问:“什么是异种灵力?”

  “执法记录仪的扫描功能,最初开发这个功能,便是用来探测异种灵力的,”庄泽坤回答了管诺,他说:“用来确定他的位置。”

  “他?”

  “这就要从三十年前讲起了。”

  ……

  唐不甜走到了钟明鸿和钟言面前,她说:“钟掌事,你找我有事?”

  “你又进步了。”

  “我天赋很好。”

  “郑兄走了,”钟明鸿问:“他的剑,你带回来了吗?”

  “没有,与敌人同归于尽了。”

  钟明鸿叹了口气,“我原想让你把他的剑送去剑冢的。”

  “我想知道三十年前发生了什么?”唐不甜轻轻挥动了一下木刀,“这把木刀现在认我为主,我觉得,我有资格知道。”

  钟明鸿苦笑了一下,他简单地把三十年前的事向唐不甜说了一遍,然后他说:“这件事山上知道的人很多,但因为牵扯太广,并且,牧荑用的法子也偏向邪道,所以被列为了机密。”

  听完后,唐不甜问:“佛门预测的天道将变,便是指那次灾变?”

  “是的,”钟明鸿往前走了一步,“我听到说楚城的异种灵力浓度上升了。”

  “久靳山山底有一条通道,一扇门,门灵称呼她的主人为神。门已经被关上了。”

  “庄泽坤知道此事吗?”

  “知道,报告上写的很清楚。”

  “为了帮助庄泽坤和镜湖会斗,我们牺牲了冯源和陈常,在燕京的时候,庄泽坤却说管诺算出了最关键的生门所在。”

  闻言,唐不甜抿了下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