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359章 惬意

第359章 惬意

  唐不甜把珠子递回给姜游,她问:“它有什么用?”

  “弹珠?乒乓球?”姜游把珠子往前一扔,碰在墙上后珠子弹了回来,他伸手抓住了,“怎么样,好玩吧?”

  他再次把珠子扔出去的时候,一把木刀截住了珠子,木刀往前一拍,珠子嗖地一下飞了出去,甚至还带着残影。

  眼看着珠子就要砸进墙里了,木刀从唐不甜手中飞出,卡在珠子碰到墙壁的前一瞬,拦住了,又拍了回来。

  “还能装装鬼魂之类的,可能能保鲜?不懂这些,”姜游把瓷盘放在腿上,他打开可乐,倒在了一次性纸杯里,拿起喝了一口,“还是可乐瓶好,低调,方便,实用。”

  唐不甜把珠子当乒乓球玩出了花来。

  一对蝴蝶从花间飞出,翅膀被阳光照透了,带着光的轮廓飞舞着,交错着。

  姜游把杯子放回桌上,瞥见了从裙摆下露出的一截白润的小腿。

  他说:“刚才管诺来了。”

  唐不甜侧头看着姜游。

  姜游稍稍抬头,他问:“在那小世界里,我回来找你们前,发生了什么?”

  唐不甜伸手,抓住了还在滴溜溜快速转动的珠子,“庄泽坤想走,管诺拒绝了。”

  “他打算往哪走?”

  “他让管诺算方位,想利用那截树枝的能量,”唐不甜想了想,“大概是这样。”

  “既不厚道,又不靠谱。”姜游评价说。

  “你生气吗?”

  “也在意料中吧,”姜游用勺子挖了一大勺冰淇淋吞下,“我是不是应该生气,然后记恨在心,下次再在外面遇到了,果断的下黑手,把他留那,还有他那些下属,都留那,或者干脆杀了,管诺要怀疑的话,也得先下手为强,”他转头看唐不甜,“是不是有点刺激?”

  “我会狠狠地揍他三顿。”唐不甜说。

  姜游笑了,“行啦,我也就瞎说说的,我要有这行动力,”他想了下,“我这明信片生意应该能做到海外去了。”

  他又喝了口可乐,“你要赢他,还是差不少的,我这个月反正不营业,你来,我让姜末给你做个特训,你练个大招出来,出其不意的,把他揍成个猪头,然后拍照给我。”

  “好。”唐不甜立刻同意了。

  “我儿子最近玩的那个游戏,放大招的时候,满屏幕都是特效和慢镜头,好帅的。”

  姜游吃完了他的冰淇淋,他把盘子放在一边,拿起草莓奶霜,从桶里摸出了盒鸡块,一口饮料,一口鸡块,十分惬意。

  唐不甜看着盘子里有些化了的冰淇淋,她努力地又吃了几口,然后说:“回来后,我感觉不到那道剑意了,能够斩断意义的那道剑意。”

  “被规则掩盖住了嘛。”

  “怎样才能重新感觉到?”唐不甜问。

  “最简单的,回山上,”姜游吃完了几块,他从桌上拿了张纸巾擦了擦手和嘴,他转过头,对上了唐不甜的视线,“我其实有点意外的。”

  “什么?”

  “你留下来。”

  “我有记忆的时候,就生活在山上,山上的一切对我来说是理所应当,我可以去了解外面,如果我想的话,但是我们不会这么想,因为外面就是外面,山上就是山上,我只用专心修炼,其余的事,不用我想也不用我管。”

  “我明白的。”

  “我回去了的话,他们再算计我,我怎么办?”唐不甜看着花丛里互相追逐着的蝴蝶,“山上以强者为尊,我还不够强。”

  “可是现在你想领悟那道剑意,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回山上了。”姜游看着唐不甜,镜片后的眼神有些意味不明。

  “知道之前我已经做决定了。”

  “可以后悔的嘛。”

  “我是剑修。”

  “这里,生者世界,主世界,灵气稀薄。而山上,灵气充沛,生存着传说中的灵植灵兽,为什么?”

  “山上曾经是仙人秘境。”

  “说明山上跟不上时代了。”姜游纠正了唐不甜。

  唐不甜疑惑地看着姜游。

  “一代版本一代神,老版本里的神器,在新版本里也许还能用,可能还保留着一些发光特效,但是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收藏价值大于实用价值,”姜游摸了摸肚子,“吃撑了,有点难受,家里应该备点健胃消食片的。”他朝后躺了下去。

  “你在说修炼没有意义吗?”

  “这倒不是,唐小甜,意义是人赋予的,老版本的游戏,只要还有一个玩家在玩,它就有意义,过去的规则部分被弱化,部分被无效化只有特殊的场景才能被调用和解析,但它只要在,有一天被一个人重新赋予意义,它就能在新的规则里重生,在山上,你领悟的只是它过去的意义,在这里,如果你能掌握它的话,它的意义就是你赋予的了。”

  他停顿了一下,“当然,这是噩梦难度了,”他侧头笑眯眯地看着唐不甜,“那时候,你再去山上,一刀过去,一个山头,我喜欢那种放大招的时候武器巨大化的特效,特别的霸气,到时候你就叫唐霸甜吧。”

  “我叫唐不甜。”

  有一男一女走到了文峰路上。

  唐不甜手中的珠子突然变热了,姜游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怎么了?”唐不甜问。

  “有生意了。”

  方文松和老蔡的外甥女从院子门边走过。

  “但我不太想理,我儿子以后一定是跨国集团老总。”

  唐不甜感觉到光线暗了下去。

  地面的阴影中,慢慢地站起一个人影,是一个女人,长发,有些漂亮。

  ……

  林昱坐在车的后座上。

  黑色的挡板将他和车前部隔开。

  两边车窗都是黑色的,从里往外看去,什么都看不到。

  他身边坐着一个中年女子,上车前,她自我介绍说她叫吴雨岚,是庄泽坤的下属。她在他手上戴上了一个金属手环。

  戴上后,他感觉到周围的世界一下变得不一样了,五感变得迟钝了,身体也似乎变得沉重了。

  他渐渐得有些昏沉。

  车身轻微地颠簸着,他一边数着数着数字,一边努力得让自己不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