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347章 闲谈

第347章 闲谈

  雨声停了。

  姜游睁开眼睛,窗外一片漆黑,他从枕头边上摸到眼镜戴上,半坐了起来。

  他闻到了他身上的臭味,汗臭味,泥腥味,腐烂的血的味道,许许多多的味道混杂在一起。

  太难闻了,他揉了揉鼻子,站了起来。

  从碎片世界回来后,他以姜末撑不住要睡觉为借口,早早的溜下了山,回了虫屋。他原本想洗个澡,去隔壁吃个早饭,再回来补觉。哪知道,一推开院子的门,整个人就被困意给压倒了,他挣扎地爬上了楼,扑上床,衣服都没力气脱,就沉入了黑暗中。

  一觉醒来,天更黑了。

  摸到手机,一看,没电了。

  插上充电线后,冲了个澡,再把换下来的衣服床单被套枕套塞进洗衣机里,丢了三粒洗衣凝珠进去,又倒了小半瓶的消毒液,选了强力去污模式。

  听到洗衣机运行的声音后,他走出了洗手间,看了一眼姜末房间的门后,他下了楼,从柜台上的糖碗里摸了颗大白兔奶糖,撕掉包装纸,吃了。

  浓郁的奶香弥漫在嘴里。

  想拿手机叫个外卖,发现手机在楼上,脚还崴着,睡了一晚上更肿了,于是他说:小雅同学。

  小雅同学:嗯?

  姜游:帮我叫个外卖。

  小雅同学:主人喜欢吃什么呢?已经将外卖信息推送到你的手机,打开小雅app,下单吧……

  姜游:闭嘴。

  他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翻了翻后找出来了一块水晶肴肉,拆了出来,切成薄片放在瓷盘里,用一个小碗装了醋,放了嫩姜丝,端到长桌上。

  刚从冰箱里拿出了,有点凉。

  垫肚子够了。

  吃着吃着,扔在地上的挎包中,一缕黑色的雾气飘出,逐渐聚拢成人形,在姜游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吃点?”姜游把瓷盘往孙修的方向推了推。

  “好啊。”孙修说。

  他看到一根蛛丝缠上了他的手腕。接着,他渐渐地变成了实体。他摸了一下长桌,坚硬,触感和他活着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

  姜游拿了一副碗筷,又泡了两杯红茶,然后他对孙修说:“你坐会儿,我去拿个东西。”

  说着,姜游往楼上走去。

  孙修看着他的背影,上楼姿势有点瘸,孙修伸手去拿杯子,杯子很烫,他举着杯子,喝了一口茶,水很烫。

  “我家只有这种茶,将就着喝吧,”姜游拿着手机走了下来,“我叫个外卖,你想吃点什么?”

  把手机放到桌上后,姜游开了店门,他朝外望了望,雨停了,无月的夜晚,路灯的灯光透进了院子里,落在花叶上。

  “这雨终于停了,”姜游走了回去,坐下,开始翻外卖,顺便瞄了眼时间,凌晨一点,“这个点外卖都是烧烤,炸鸡,我减肥呢,得吃的清淡点……”

  “镜湖会,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落幕了。”

  “这才是常见的,”姜游不赞同地说:“看得到的危机都是能拆东墙补西墙的拖下去的,看不到的才是威胁。刚开始闯荡的时候,似乎到处都是敌人和陷阱,每天疲于奔命,而渐渐的,学到了一些方法,总结出了一些方案,慢慢安定下来,觉得掌控了局势,就失去了警惕,最终被莫名其妙的东西打败,摧毁。”

  “你经历过?”孙修试探着问。

  “没有,我就喜欢看,这种情节,网文里多的是,”姜游吃掉了最后一片肴肉,他喝了口茶,重新翻了一遍外卖,还是没找到想吃的,他抬头看着孙修,“要我给你烧几本好看的么?”

  风吹了进来。

  孙修往门外看去,“我和胡哥,本来都可以做个好人的。”

  姜游感觉外卖实在是点不出来了,于是他说:“我们去夜市那边,弄个炒饭,炒两个菜吧?”

  孙修犹豫了一下,随之他释然,他说:“行,我上一次去夜市吃饭,是十几年前了。”

  姜游找了件外套穿上。

  他们走到了夜市里。

  孙修走进临时搭起的棚里,塑料椅零散地摆在湿漉漉的地上,每张桌子都泛着一层油光。

  “好久不来了啊。”戴着围裙,笑起来眼角都是皱纹的老板娘和姜游打着招呼。

  “最近在减肥。”

  老板娘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比上次看到是胖了点。”

  “是吧?这个肥肠,这个,韭芽鸡蛋,再弄个汤,清淡一点,鲫鱼汤吧,要两碗饭,好了,”姜游点完了菜后他走到孙修身边,他拉了个椅子坐下,“这家炒菜真的挺好的,我刚来这条街的时候,经常来吃。”

  孙修也拉了个椅子坐下,“是吗?”

  “便宜嘛,我也就这两年,稍微宽裕点。”

  “只要你愿意,财富权利都会送到你手边。”

  “那种日子,吃饭的时候,吃的东西是好,但一边吃,还得一边的动脑子,坐我旁边的人,和坐我对面的人,他们刚才眼神接触了一下,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是不是合计着要送我去当炮灰,那样还能尝出味道吗?”

  “你也可以不想。”

  “那我就死啦!”

  老板娘把肥肠和米饭送上了桌。

  姜游扒拉了几口,“我就想着,当然也不能过的太差了,大概超市财务自由就行了,然后吃饭就是吃饭,喝茶就是喝茶,下棋就是下棋,睡觉,睡觉还是可以多点节目的,然后培养一下我儿子。”

  孙修看着姜游,良久,他从筷桶里面抽出了一双一次性筷子,撕掉包装,夹起了一块洋葱放进口里咀嚼了一下。

  接着,老板娘把韭芽鸡蛋和鲫鱼汤都送了上来。

  她说:“你们的齐了哈?”

  “齐了。”姜游说。

  姜游和孙修埋头吃饭,他们没有再交谈。

  孙修就着菜吃了一碗饭,又喝了一碗汤后,他放下筷子,他说:“谢谢你的招待。”

  “不客气。”

  蛛丝断开。

  身体慢慢地淡去。

  姜末站在院子的青石路上。

  他伸出手。

  一点白色的光,从院子外的天空飘来,飘落在他的掌心中,融进了他的身体里。

  他手上,脸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姜游付了钱。

  他往回走去。

  快要走到虫屋的时候,他看到了一道粉红色的光闪过,姜末骑着他的粉红色独角兽,巡视他的领地。

  不远处。

  孙墨的身体化作了黑灰落下。

  姜游感觉到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出手机,林昱打来的电话。

  姜游接了起来。

  “这么晚了,打扰不好意思,”林昱先是道歉,然后他快速地说:“我,我刚才做了一个梦,然后醒来我,我的手臂上出现了一层黑色的鳞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