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345章 灼眼的蜘蛛

第345章 灼眼的蜘蛛

  他和姜末。

  他们一起经历过许多次战斗,战斗的原因,对手,结果,他全都记不清了,也从不去回忆,只在很偶尔的时候,在似醒非醒的梦境边缘,他会看到那道光,红色的光刺破了黑暗,灼烧在天际线上,绞扭着,翻腾着,扩散着,带着崩天裂地的气势,一往无前,直到每一粒灰尘都被染上了红色……

  姜游对上了姜末的眼睛。

  “过去很久了,”姜游停顿了一下,语气突然变得惋惜,“刚才叫你过来,你不过来,你看看你现在这样,”他摇了摇头,“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姜末身形一顿,一道手指长短的伤痕凭空的出现在他的脸颊上。

  鲜红的血从伤口中涌出,落下。

  枯枝地阴影爬上了姜游的鞋面。

  姜游笑了一下,他往边上走了一步,阴影中,一支黑箭钻出,射向他的身体,他伸出手抓住了箭身。

  箭头不甘地颤抖着。

  “不高兴了?来,用蛛丝砸我呀。”

  一小团蛛丝如约而至地砸在了姜游的鼻子上。

  “真砸啊?”姜游笑着扯了下来,团了团捏在手里。

  “你是真把自己当小动物了,要不要给你申请个国家保护动物,在动物园里,给你弄个玻璃箱……”

  姜游看到姜末眼中的红色跳跃了一瞬,他说:“我有点怀念。”

  姜末睁大了眼睛。

  “这次春游回去,八百字的游记,配三幅以上插图的。”

  姜末身周的蛛丝一下子化作了灰落下。

  刹那间,黑色的流星同时向他射去……

  却停住了。

  胡跃峰站在云层之中,他听得到姜游嘀嘀咕咕的不着边际的话,他看到姜末的身周则似乎出现了一道透明的墙,黑色的光撞在了上面后,被反弹了回去……

  胡跃峰说:“攻击。”

  神像举起手掌。

  白色的手掌不停地变大着,遮蔽住了半边天空,挟着气浪向姜末拍去。

  姜游认真地看了一会儿神像的手纹。

  鬼物翻涌在气浪之中,随着手掌下压,它们争先恐后地向姜末涌去。

  撞击声。

  爆裂声。

  逐渐的,姜末的身周被黑色的鬼物包拢了了,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出一点模糊的轮廓。

  手掌。

  压下了。

  胡跃峰再次看向姜游,而此时,姜游也刚好抬头往他站立的位置望去,仿佛能够看到他……

  手掌。

  再次举起。

  鬼物四散开来。

  姜末,不见了。

  死了吗?

  仿佛太过简单了。

  胡跃峰盯着之前姜末站立的地方,黑色的软剑轻鸣着。

  姜游张开手,黑箭化作一谈黑水落到了地上。

  白色的神像转过身,目光扫射在他的身上。

  “给孙修两三年的时间,他大概能找到些蛛丝马迹吧。”姜游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到了胡跃峰的耳边。

  姜游推了一下眼镜,看着白色的神像在鬼物地簇拥下声势浩大地向他奔袭而来。

  胡跃峰没有开口。

  他自顾自地往下说着:“我很羡慕你有这么个下属,聪明能干,低得下头,沉的住气,该狠的时候绝不手软……”

  “你在拖延时间。”胡跃峰开口了。

  “是啊,”姜游承认了,“毕竟我一个普通人,见到这种大场面,有点紧张和害怕,你不想谈这个话题?那我换一个,谈谈你吧,”姜游转过头,他看着山峰后不远处的小村庄,“曾经有一对兄弟,妈妈是被拐来的,她一直不甘心,在快要生产的时候,趁着看管松懈,跑出了家门,投井自杀,被救上来后,产婆剖了她肚子,她怀的是一对双胞胎,一个活着,一个死了……”

  “够了!”胡跃峰大声打断了姜游。

  ……

  “喵!”

  招才叫了一声。

  唐不甜转过身,剩下的一片半叶片上,泛起了淡金色的光,光点慢慢地向外飘散……

  她伸出手,接住了一个光点。

  灵力。

  她能够吸收灵力了。

  ……

  “我这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话多,让我把话憋心里,我会抑郁的,抑郁就要被电击,”姜游信步游走在阴影的罅隙中,“后来,活着的哥哥长大了,他有阴阳眼,他能看到他的弟弟,他们兄弟一人一鬼相伴着长大,直到有一天,一个和尚路过他们的村子,告诉了哥哥,他弟弟怨气太重,无法投胎,唯一的解法便是,他多做善事积累福德。”

  姜游侧身避开了一簇黑箭,他抬头往胡跃峰的方向看去,“这对兄弟,一个为了让弟弟重入轮回,忍下所有谩骂屈辱,以德报怨,另一个为了让哥哥走出山村,放弃了入轮回的机会,可惜他没有料到,山村外面并不是天堂,他牺牲自己为哥哥换来的机会,反而让他哥哥卷进了复杂险恶的漩涡,一步错,步步错,他们只能堕入罪孽深渊,越走越远。”

  “天道不公。”胡跃峰的声音从他的牙缝中挤出。

  “天道为什么要公呢,母不行么?”

  “这些是孙修告诉你的吗?”

  “是一个说自己叫胡跃峰的人。”

  胡跃峰冷哼了一声,他向前扔出了黑色的软剑。

  软剑直穿过云层,化作黑色的蛟龙,向姜游飞去。

  姜游伸出手,手掌立起。

  蛟龙的头停在了他的手掌前方一寸处,然后重新变成软剑掉到了地上。

  胡跃峰感觉到了这片天地开始脱出控制,开始崩坏。

  树木倒下,地面龟裂。

  “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告诉过你了,我见了一个自称胡跃峰的人,他说他不想成神了,”姜游弯腰从地上捡起了软剑,他拿着剑柄抖了抖,“我这个人,除了话多了一点,也就剩下与人为善这个优点了,苦海无边,回头吧。”

  “那你呢?你会回头吗?”

  天空在突然之间烧了起来。

  鬼物在热浪的冲击下纷纷地化成了灰烬。

  白色的神像再一次地举起了它的手掌,毁天灭地般向姜游压去。

  “不会。”

  “那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审判我?”胡跃峰的声音中带着怒意。

  “我和他,和你们不一样的。”

  胡跃峰听到了姜游的回答。

  “混沌之中,规则不断的建立再消亡。”姜游对着手掌挥出了软剑,划断了手掌上的手纹,一粒淡金色的光落在白色手掌的指尖,手掌在一瞬间变得破旧与灰败,粉末簌簌的落下,整个神像都开始崩裂。

  新的规则取代了旧的规则。

  “他是烧尽万千法则的一点火光,我则是束缚住他的最后一道法则,我依靠他的力量保持着存在,同时也赋予了他存在的意义,我们的关系是共生。”

  他看到了天际线上翻涌着的灼眼的红色,“我是个五讲四美的好青年,讲科学,拒邪教,明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