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340章 乐高室

第340章 乐高室

  孙宇往山坡上走了两步,他听到了一些声音,他转过头,昏黄色的天空裂开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的卵一样的东西从裂缝中飞出,组成了一片黑色的妖风,飞往山坡的方向。孙宇看了看四周,光秃秃的,没有任何可以躲避的地方。

  这时,一颗黑色卵朝着他飞来,越来越近……

  他抱着招才,向后走了两步,试图躲开,却踩到了一块碎石上,一个不稳,跌坐了下来。黑卵却没有改变方向,继续朝山坡上方飞去。

  他刚松了口气,却发现更多的黑卵在靠近。

  他双手双脚并用地爬了几步,没有用,速度太快,逃不开了。

  招才从他的怀里跳了出来,跳起,用爪子往一颗黑卵上拍去,拍开了,橘色的猫影闪烁在黑卵之间。

  孙宇努力的缩着自己的身体,但还是有一颗黑卵被招才漏了进来……

  这时,他手腕上的蛛丝亮了一下。

  黑卵停在了他的面前,他紧张地看着他,它上下摇摆了一下,似乎有些疑惑,孙宇屏住了呼吸,手指抓进了土里,黑卵颤动了一下后,朝他的身侧飞了过去……

  其余的黑卵,也不约而同地绕过了他。

  天空上的裂痕渐渐的聚拢了。

  招才拍开了最后一颗黑卵后,它落到地面上,它走到孙宇的身边,跳上他的肩膀,然后舔了舔他的脸。

  “喵。”

  他长长的舒了口气,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手脚都软的不行。

  “喵!”

  招才又叫一声。

  它跳下了孙宇的肩膀,孙宇看着它向山坡上走了几步,然后回头,看着他。

  “要上去吗?”

  招才摇了摇尾巴。

  孙宇勉力地站了起来,跟在招才的身后,慢慢地向上走着。

  ……

  疼。

  头很疼。

  要炸开了。

  管诺努力的睁了睁眼睛,有光,有黑色的影子晃动在光里面……

  被卷入空间后,他试图算出生门的方向,隐隐约约之间他感应到了什么,接着,一股力量砸向了他,他的灵魂仿佛被拉平,在扯开……

  他小小的吸了口气。

  视线从模糊渐渐变得清晰,他看到了桌子,网上看,庄叔和一个男人相对坐在窗边,他们似乎在聊什么。

  他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

  “我和你的目标是一样的,”孙修的语速很慢,却很坚定,“镜湖会,是我一点一点的建起来的,都是我的心血。”

  庄泽坤没有接话。

  孙修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这几年,镜湖会是在走下坡路的,它看似很庞大,插足了很多领域,但是又处处的受限制,处处都能感受到敌意,但又不像是最初的时候,很清楚的知道敌人是谁,敌人在哪里,集中力量的去攻坚,”他停了一下,,“我一直在反思,在寻找原因,我找到了原因。”

  庄泽坤冷哼了一声,“一个犯罪组织。”

  “事实上在许多年前,胡跃峰和内院已经成为了制衡镜湖会发展的最本质的原因,我们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他们的行动做掩护,你应该清楚,我这些年一直试图让镜湖会正常化,用正常的手段去竞争,去发展,”孙修看着庄泽坤的眼睛,“庄泽坤,我佩服你,你为了给你的部下报仇,筹谋十多年,亲自潜伏进镜湖会,但是我也看不起你。”

  “我不需要你看得起。”庄泽坤的语气很平静。

  “特科呢?”

  “你想说什么?”

  “姜游,他是什么人,你调查清楚了吗?”

  “我知道镜湖会杀死了桑旭,这就够了。”

  “桑旭唯一的儿子……”孙修扭头看着管诺,管诺的试图撑起上身,椅子晃了一下,在地面上摩擦出声。

  “你醒了?”庄泽坤站了起来,他快步走到管诺身边,他扶起了他,“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桑旭唯一的儿子,”孙修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大学还没毕业,你就忍心让他死在这里?现在胡爷专心对付姜游,等他空出手来,我也没办法带你们离开了。”

  “我没事。”管诺的声音很沙哑。

  庄泽坤的动作却停滞了一瞬。

  孙修注意到了,他说:“我和你的目标是一样的。”

  庄泽坤背对着孙修,他看着管诺,管诺对着他摇了摇头。

  “要怎样你才能带我们出去?”庄泽坤问。

  “科长呢?”管诺想起了唐不甜。

  “唐不甜和姜游在一起。”孙修回答了他。

  “除非你把我们所有人都带出去……”管诺说:“我们不会扔下他们离开的。”

  孙修站了起来,“你们再好好想想,时间不多了。”

  他走到小木屋的门前,他拉开了门,风吹了进来,“你们讨论吧,二十分钟后我再回来。”

  “等等,孙修!”庄泽坤喊住了孙修。

  听到这个名字,管诺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说出你的条件吧。”庄泽坤说。

  “不行!”管诺打断了庄泽坤,于此同时,他向孙修的站立的方向扑去,在距离孙修一米之处的时候,他跌倒在了地上,庄泽坤一把抓住了他,再把他往后一推,紧接着,庄泽坤和孙修战了起来。

  风吹着他们的衣角。

  庄泽坤拳法精妙,孙修步法诡异,一时间两人打了个难分高下。

  管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们。

  突然之间,小木屋晃动了一下。

  庄泽坤和孙修同时停了下来,他们往木屋外看去,枯林里的雾气散开了,黑色的风盘旋着往山坡的方向飞去。

  孙修面色一变,他向外逃去,庄泽坤再一次拦住了他,紧接着,小木屋的地面裂开了,孙修,庄泽坤,管诺三人一齐地掉了进去。

  ……

  “你在找什么?”

  “可能是一口井吧。”

  “井?”

  “我找管诺算过一卦。”

  “什么时候?”

  “薛山湖爆炸前吧。”

  “你知道这里?”唐不甜努力把头抬起了一些,靠在姜游的胳膊上向前看去,她似乎看到了一些院落。

  “有了神树后,我就一直想弄个温和无害的小空间,给我儿子当活动室,他的玩具啊宝贝啊都能放里面,你看国外的那些玩乐高的,都会专门建个乐高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