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338章 意义

第338章 意义

  “姜末,他啊,”姜游从摸出一盒糖,分了唐不甜两颗后他说:“他也好久没活动筋骨了,就当带他出来春游野餐了……”

  唐不甜向前走了几步。

  一边听着姜游毫无营养价值的唠叨,一边细心感受着身周的一切,突然,她感觉到了一丝阴冷的气息从她身后传来,她猛然地转过身,接着快步往山坡上走去。

  姜游左右扭了几下脖子后慢慢跟了上去。

  脚踩在土坡上,一些泥落了下去。

  “好荒,没有生气,光秃秃的连棵树都没……”他还没说完,就看到前方不远处,矗立着一棵枯树。

  唐不甜走到了枯树下。

  树干表面很斑驳,带着一些星星点点的白斑。

  她抬起头。

  枯枝交错在昏黄色的天空下。

  阴影倒错在她的身体上。

  后背突然一阵发凉。

  她对着身侧挥出了一刀,什么都没有,刀尖才地面上划出了半道弧线,视线中,姜游走上了山坡,向她走来,走到树下,她听着姜游微微的喘气声,突然的静下了心。

  她问:“他在哪?”

  “在找姜末呗,他处心积虑的把我们卷到这里,不就是想杀回去么,报复心挺重的,黄娟让我有些意外。”

  “她以后会怎么样?”唐不甜问。

  “我哪知道,那里也没啥不好的,睡觉的时候挺安静的,等这事结了,我要睡满24小时,”姜游绕着树干走了一圈,“你有没有觉得,这里也太安静了。”

  唐不甜点了点头。

  “你现在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一段循环播放的视频,”姜游的手指在树干上划了一下,他说:“这里,砍一刀。”

  唐不甜举起木刀。

  姜游向后退了一步。

  刀光闪过,枯树从中间被砍成两段,上半段跌落到了地面上,地面震动了一下。接着,唐不甜看到地面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纹,以枯树为中心,向外辐射而去。

  轰隆隆。

  雷声在耳边炸起。

  她仰起头,昏黄的天空也裂开了,一颗颗眼睛睁开了,像是瘤子一般的血色眼球转动着,最后,视线都汇聚在她的身上。

  一道裂纹从她站立的地方出现,迅速的扩大。

  她刚要跳开的时候,她的手腕被抓住了。

  然后她听到了姜游的声音穿透了雷声,在她的耳边响起。

  “你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都是虚假的。”

  温度从手腕处传来。

  色彩褪去。

  四周变成了纯黑的一片。

  只有原本枯树矗立的地方,有一个淡黄色的光圈。

  唐不甜去看姜游。

  下巴上有几根胡茬,脸颊上的肉有些下垂,眼袋也有些明显。

  她从翘起的头发里看到了几根白发。

  一个熬夜过多的普通胖子。

  唐不甜思考了一下不普通的胖子是什么样的,还没有得出结论,姜游便转头看着她,镜片后的眼神有些,他叫了她的名字:“唐不甜。”

  “嗯?”

  “神念,灵觉,精神力,你们山上是用哪个词的?”

  “神念,怎么了?”

  “有一些信息,你看到了,但你的视觉系统处理不了,它只能传递给大脑一些错误的信息,神念外放,突破了视觉听觉系统的限制,就能看的更多,也更本质一些,你能理解吗?”

  “剑修不修神念,只修剑意。”

  “那你就只能信你手里的刀……剑了。”

  “明白。”

  “黄娟把我们送到这附近,这里面,”姜游指了指光圈,“大概,可能,或许就是这片碎片世界的核心了,趁着它和姜末在玩躲猫猫,我们把核心打碎掉。”

  唐不甜握紧了木刀。

  “它在这里,就是神。”姜游的语气有些慎重。

  “姜末在这里打不过它吗?”唐不甜问。

  “不发疯打不过,我不想给他收拾烂摊子,”姜游看着唐不甜,“所以,就靠你了。”

  “好。”

  “保护好我。”姜游加了一句。

  “好。”

  姜游先一步跨进了光圈之中,然后把唐不甜拉了进去,一条白色的阶梯出现在他们面前,阶梯的尽头,是一尊巨大的白色的神像。

  垂目。

  嘴角似悲似喜。

  一条黑色的影子在台阶上游动着,像一条怪鱼。

  唐不甜的手指紧紧地握着木刀。

  怪鱼游到了姜游的身边,张开了嘴巴,里面是秘密麻麻的牙齿,它从台阶上跃起,于此同时唐不甜向前挥出木刀,刀从它的身体上穿过,仿佛砍在了空气上,下一刻,黑色的影子爬上了木刀,木刀一下子变重了……

  实体。

  刀身上暗光闪了一下。

  怪鱼被弹开,在半空中又化为了虚无……

  唐不甜抿了一下嘴。

  她闭上眼睛,木刀垂在地上。

  她仔细体悟着刀身传来的信息。

  师傅死了,她拿着师傅的剑走进了剑冢,挑了一块剑多且都插的好看的地方,正要把剑插进剑群里的时候,她听到了剑啸声。

  转过头。

  一把木刀,木质弯刀,从剑冢最高处飞出,飞向了她。剑冢中所有的剑都震颤着,发出低鸣声。

  她伸出手握住了它。

  很顺手。

  她握紧了它。

  闭上眼睛。

  心神沉入木刀之中。

  台阶上的影子游动着。她似乎看到了一丝光。

  刀尖也动了一下。

  唐不甜踏上台阶,被木刀牵引着,一步一步地向上走,影子在她的脚边转了一圈后,爬上了她的鞋面,张开口……

  她跳了起来,木刀砍在了鱼头上,斩断了那丝光,她睁开眼睛,黑色的液体飞溅了出来,落在了白色的台阶上。

  落地。

  两个人影,一黑一白的,挡在了她和姜游的面前。

  她的灵力消耗了不少了。

  要速战速决。

  刀身上暗光浮动。

  木刀在半空中变成两把,向两个人影飞去。

  姜游从黑白两人的中间穿了过去。

  他一台阶一台阶地向上走着,一连向上走了十多步,然后他转身,低头看着和黑白人影缠斗的唐不甜。

  神像的眼睛似乎稍稍张开了一些。

  黑人一拳击中了唐不甜的肩膀,唐不甜在台阶上滚了几圈后,她抬起木刀,挡住了白人的攻击。

  灵力快要消耗殆尽了。

  她看着黑白两个人影同时的向她飘来。

  她咬住了牙齿。

  心神再一次地沉入剑之中。

  灵力被抽干了,身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流进了剑中,生命力,还是……

  这时,她再次看到了游动在黑暗中的一线之光。

  斩断。

  木刀划过人影的瞬间,黑白人影都消失了。

  她睁开眼睛,大口地喘着气,用木刀撑着地站了起来,抬头,刚好看到姜游在看她。

  眼神有些奇怪。

  木刀颤动了一下,突然脱出了她的手,往姜游的方向飞去……

  “姜游?!”

  姜游伸手,握住了刀柄,他说:“你斩断的是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