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265章 十个字

第265章 十个字

  几分钟后,姜游的头再次探了出来。

  拿下眼镜。

  这时,一团水花扑在他的脸上。

  他眯着眼睛看去,一团更大的水花砸了下来。

  戴上眼镜,站起。

  姜末划着双手,往远处游去,手挺短的,频率很高。

  姜游向前大走了五六步,追上了姜末。

  一场水花大战开始了。

  父子两人玩了一会儿后,姜游再一次靠在游泳池边半浮着,他拉着姜末身上的游泳圈,拉近,推远,再拉过来,“今天初四,你欠了四十个字了。”

  姜末看了姜游一眼。

  “萨瓦迪卡……”

  “停停停!”

  姜末闭上了嘴。

  “你就不能学点,唐诗宋词之类的吗?”

  喧闹声又一次响起。

  姜游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你饿不饿?”

  姜游拿掉姜末身上的游泳圈,抱着他走出了泳池,走回别墅里。

  姜末趴在他的肩膀上,向外看去。

  “先去吃饭,就在这里的看看日落,喝点东西,再买点零食回来……”

  “这里人少,但是没有合适的潜水点,大海龟我们明天后天再看。”

  走进浴室,给姜末和自己用水冲了一下,换上干净的衣服后,他们去了海滩边上的饭店,在窗边坐下后,服务员送上了菜单。

  点了冬阴功汤,炭烤猪颈肉,咖喱海蟹和芒果糯米饭,还有两杯泰国奶茶。

  等待上菜的时候,姜游拿出了手机。

  4G信号很好。

  他对着落地窗外的海滩拍了几张照片,挑了一张发朋友圈。

  配文字:和儿子一起看日落。

  服务员先把奶茶端了过来。

  姜游喝了一口。很冰,也很甜。

  两个女客人被引到他们身后的空桌坐下,一个长发,另一个戴眼镜。

  她们一边看菜单一边聊着。

  她们说中文。

  长发妹:“泳池最深的地方是1.5米,怎么可能会溺水?”

  眼镜妹点了点头,“对啊,我听说是个男的,应该不会很矮吧,幸好救回来了。”

  “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女的,故意……”

  “不会吧,真要那啥,去海边,找个人少的地方……”

  姜游听了一会儿。

  很快,菜就上齐了。

  姜游先喝了口冬阴功汤,然后他拿起姜末的碗,给他舀了一碗汤,并把汤里的大虾放了进去。

  他说:“你尝尝看这个汤,酸酸辣辣的,特别开胃。”

  接着姜游给自己舀了一碗芒果糯米饭。

  “这个好吃,和唐江的芒果完全不一样,真想带点回去,算了,带点芒果干回去吧。”

  姜游吃完一碗糯米饭后,他开始吃螃蟹。

  “这里的咖喱的,的确要比唐江吃到的口感丰富一点,”他看着姜末盯着碗里的大虾,一动不动,于是他把剥了一些蟹肉,放在蟹壳里,放到姜末的盘子上,“吃吧。”

  姜末拿起了勺子。

  “哎,你看!就是那个女的。”

  长发妹的声调略高了一些。

  姜游转过头,他看到一男一女走进了餐厅。男的很高,起码一米八,一身肌肉,看得出是专门练过的。女的容貌清秀,穿着一条浅色的碎花裙,头发编成一条麻花辫落在一侧的肩膀上。

  长发妹和眼镜妹都压低了声音。

  眼镜妹说:“好高啊,不可能会溺水吧?”她看了长发妹一眼,“听说泰国这个地方挺邪的,会不会泳池里……”

  姜游的视线在那个男的身上停留了一瞬后立刻转向了别处。

  夕阳将海水和天空染成了金红色,海和天的边界被模糊了。

  姜游吃了一口猪颈肉,边缘很脆,里层又很嫩,瘦中带着一些肥。姜游一口气干掉了半盘。

  他给自己舀了一碗汤,“多喝几口觉得也挺好喝的对吧?”

  他拿出手机,看着朋友圈的评论和点赞。

  孙宇在评论里问他:招才呢?

  姜游回复了他:寄养在宠物店了。

  吃饱喝足后,姜游抱着姜末在沙滩上走了走,踩了踩海水,喝了椰子汁,四周逛了逛,找到一家便利店买了两购物袋的零食饮料后,他们便回到了小别墅里。

  姜游躺上了床。

  姜末看着窗外。

  “想出去就去,记得要回来睡觉。”姜游从购物袋里拿出一瓶可乐,拆出一袋零食,便开始刷手机了。

  看了一会儿旅游攻略和美食介绍,看完今天的小说更新,喝醉断更的作者又增加了几个。

  网速似乎慢了下来,他连上了酒店的wifi。

  天色彻底的暗了下来。

  他找了一部科幻片,看了一会儿后,就感觉眼皮越来越重。

  松开手,手机掉在了地上。

  翻了个身,抱着被子睡了过去。

  雨声。

  不是,是水声。

  灌进他的耳中。

  沉重。

  被子似乎被水彻底浸湿了,压在他的身上,吸走他身体的温度。

  盖在他的脸上。

  呼吸变得困难。

  一层一层,盖在他的脸上。

  水。

  窒息……

  他睁开眼睛。

  房间的角落里,有一张蛛网。

  他坐了起来,他在餐厅里见到过的那个男人,站在他的窗前。

  面目有些模糊。

  手腕上绕着一根蛛丝。

  姜末转头,他看到姜末坐在了窗台上,晃着双腿,看着他。

  姜末叹了口气,他掀开被子,站了起来,他走到姜末面前,“你知道现在还在过年吗?按照我们华夏国的传统,是要歇过正月十五的,过完元宵,再开工你知道么?”

  “你说你没事来国外抢生意干嘛?”

  “对对对,我是说一个月一张,你还说一天说一句话呢,你……”

  “停!不准说萨瓦迪卡……”

  “一一得一。”

  “四个字。”

  “床前明月光。”

  “九个。”

  “爸爸。”

  “算你赢了。”

  月半圆,在薄雾般的云层中若隐若现的。

  姜末跳下了窗台。

  姜游叹了口气,他转身,走到床头,“你是泰国人吧?我不会说泰语,英语也……”

  “我是华夏国人。”

  “你已经死了,有什么话,要我帮你带给你的父母之类的吗?或者有什么比较容易完成的心愿,比如代购一点青草膏,鳄鱼皮,乳胶枕头之类的。”

  男人看着姜游,他一字一顿地说:“我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