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250章 周六特效大片夜

第250章 周六特效大片夜

  车窗破了。

  车身颠簸着。

  一只黑色虫子飞了进来,向孙宇的脸扑去。

  他双手在面前胡乱地抓挡着。

  翅膀振动的声音。

  触须似乎碰触到了他的脸颊上。

  双手捂住了脸。

  手指的缝隙中,他看到密集的,黑压压的虫子,争先恐后的从裂缝中飞入……

  一只手。

  男人的手,谈不上好看,指甲修的很干净,捏住了虫子的触须,拎了起来,晃了晃。

  虫子从突然炸开。

  一只接连着一只,黑色的液体填满了整个空间。

  接着,有光落了下来。

  孙宇放下了手。

  路灯的灯光透过车窗落在他的身上。

  车窗,完好。窗外,依然是模糊而扭曲的公路。

  “怎么样?有没有看5D电影的感觉?”姜游的声音传进他耳中,“比迪斯尼那个飞越地平线要好看吧?那个你看5分钟,得排两三个小时队呢。”

  孙宇转过头,姜游的身体靠在椅背上,侧头看着他。

  “太刺激了,我差点吓尿了,”孙宇吐出了一口气,“我想抽根烟。”

  姜游把烟和打火机递了过去。

  孙宇双手颤抖着点燃了烟,吸了一口后他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等着呗。”

  “等?”

  “科长和管诺呢?”

  “它很饿。”

  “什么?”

  “那只黑猫,它刚逃出来,所以……”

  “他们有危险?”

  “它很饿,”姜游重复了一遍,“它忌惮我,却也不会轻易放弃送到嘴边的食物,情绪,他们现在看到的,感受到的,会是他们过去的人生中,最难受的时刻。”

  管诺看着眼前的男孩。

  “你好,请问,你在这里写作业吗?”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怎么才能出去?”

  男孩低下头,又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

  管诺看到了纸上的文字。

  “你在算卦吗?”他半蹲了下来,他看着纸上的字,“寻人吗?乾宫,西北位,你的算法不对……”

  他突然愣住了。

  他再次看着男孩的脸。

  他的脸。

  一些声音在他的耳边低喃着。

  “要和朱叔叔好好相处。”

  “你妈这几年不容易,一个人把你拉扯到这么大,很不容易……”

  “你要懂事,不要给你妈添堵,知道吗?”

  男孩的手指抓着本子的纸。

  可是,他的爸爸,只有一个。

  他只有一个爸爸。

  他把朱叔叔送给他的玩具砸在了地上。

  他冲回他的房间。

  哭的喘不过气来。

  天黑了。早就过了放学的时间了。

  他不想回家。

  不想见那个男人,他的假笑,假模假样的关心,他妈妈是被骗了,一定是,他要把爸爸找回来,只要爸爸回来了……

  “老桑走了那么多年,你能走出来……”

  他拉开房间的门。

  “小诺!”

  管清彤转过身。

  “爸爸他死了吗?”

  他看到他的妈妈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抱住了他……

  黑猫的影子落在墙上,不断地变大着,笼在了男孩和管诺的身上。

  管诺拉住了男孩的手。

  影子张开嘴,露出了獠牙……

  血腥味。

  管诺转过身,黑猫化作一道黑光向他扑去,管诺正要躲的时候,男孩抓紧着他的手……

  无法动弹。

  这时,一把木刀穿破了窗户,扎进了黑光中。

  他听到了凄厉的叫声。

  地面颤动。

  教学楼开始坍塌。

  他转身,男孩已经不见了。

  碎石坠落中,他看到了一个人影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渐渐地走近。

  唐不甜。

  “科长……”

  唐不甜伸出手,木刀飞回她的手中。

  她的衣袖,她的腿上,领口,都被血浸红了。

  她把刀插在地上,稳住了身体。

  “你受伤了?”

  “嗯。”

  唐不甜的手握住了刀柄,微弱的光在木刀的刀刃上闪过,接着,她用木刀在他们站立的位置划出了一个圆圈。

  碎石,尘埃,都被隔绝了出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世界,不完整。”

  抽完一根烟后,孙宇勉强镇定了下来,他看了姜游一眼,“姜哥,那它是怎么知道,我们心里最害怕的是什么?”

  “它不需要知道,达到了一些条件后,人类的大脑就会自动调动合适的记忆,还有当时爆发的情绪。”

  “我们要不要去救他们?”

  “救?”姜游拿下眼镜看着窗外,“这些碎片,无时无刻都在被侵蚀着,它能苟延残喘到现在,它曾经承载着的法则,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强大,不是我们这样的普通人能对抗的。”

  “镜湖会不就抓……”

  “黑猫是黑猫,碎片是碎片,那只猫只是碎片现在的主人而已,确切点说只是被它驱使,为它寻找食物。”

  管诺看着唐不甜从口袋中拿出一团透明的东西扔出了圈外。

  “我们怎么出去?”管诺问。

  “不知道。”唐不甜坐到了地上,双手抱着膝盖。

  “你怎么了?”管诺蹲了下来,“伤到哪里了?”

  “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唐不甜问。

  “我看到了,”管诺犹豫了一下,他说:“我看到了小时候的我,也不算很小了,读初中了,我,虽然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但是,知道我爸爸真的死了,我……朱叔叔是个很好的人,他是个好爸爸,但是……”

  他坐了下来,看着阴暗而模糊的天空,“你看到了什么?”

  “钟言。”

  “谁?”

  “手下败将。”

  一丝透明的光,从不断坠落的石块中穿过,向前延伸着。

  血滴顺着手指向下滴落。

  “你,你要紧吗?”管诺问。

  “和我说话,不要停。”

  “好,我,我妈现在在燕京,我很害怕。她和我说,爸爸最希望的事,就是我能平平安安的长大,但是,但是他是我爸啊,他被人害死了,我怎么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想让她担心,我……”

  唐不甜把头压在了膝盖上。

  “谢谢你来救我。”

  “你是我的下属。”

  “只是,这样吗?”

  路灯的灯光闪烁了一下。

  “戴好安全带。”姜游说。

  “什么?”

  姜游启动了汽车,“这次不是特效片了。”

  孙宇手忙脚乱的系上了安全带,他看到了黑暗中,出现了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