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203章 实习生

第203章 实习生

  “93,94,好的,继续,好的98,99,100!结束!”管诺拍了一下手,篮球场内站成两排进行传接球训练的小孩瞬间散开了。

  他说:“今天就到这里吧。”

  小孩朝等在休息区的家长们跑去。

  管诺把滚在地上的篮球捡起来后,他坐到了休息椅上,拿起椅腿旁边的纯净水瓶,拧开盖子一下子喝了半瓶后。

  这家儿童篮球俱乐部在唐江有一些历史了。

  他小时候身体不好,管清彤就把他送这里来训练,上大学后,他时常过来转转,偶尔帮着带一带小孩训练。

  十多分钟后,家长带着孩子离开了,俱乐部的教练段晟从休息区走了过来。

  他的身材十分高大,脸色却不太好看。

  他在管诺身边坐下,拍了一下管诺的背,“今天幸好你过来,我早上醒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太舒服,吃了药,一直昏昏沉沉的。”

  管诺把水瓶放回地上。

  段晟看着他的神情问:“你怎么了?有心事?”

  “没什么,”管诺站了起来,“不早了,段老师你早也早点回去吧,好好睡一觉起来感冒就好了。”

  “好吧,你也早点回家。”

  管诺走进休息室,换了衣服后,他单肩背着背包,走出了青豆儿童篮球俱乐部的大门,他看了眼手机,管清彤在微信上问他,晚上回去吃晚饭吗。他想了想后回复:我去同学家玩,晚点回来。

  发送消息后,他抬头,一个有些眼熟的人影,走进了斜前方的小路中。

  庄叔叔?

  他下意识的抬起腿,跟了过去。

  从小路穿过去后,有一座石拱桥,再过去便是禾兴路,那里有很多小吃店,还有一个小剧场……

  管诺一边想一边走上了石拱桥,他向前望了望,没有看到庄泽坤,他转过身,天不知什么时候黑了下来,来时的小路隐没在了黑暗中。

  水声。

  桥下的河水哗啦啦的响着。

  管诺朝桥下看了一眼,黑色的河水涨了起来,汹涌着,抬头,禾兴路上两边的路灯亮着,管诺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他的微信和qq的未读消息,以这两数起卦,本卦水山蹇,变卦地山谦,动爻在九五。

  他向前走了一步。

  走下了拱桥。

  顺着路灯的的指引向前走去,走过剧场,走过同行来面馆,走过炸鸡店,走到75咖啡厅门前,推开了咖啡厅的门,庄泽坤坐在正中的座位上,一双凤眼静静地看着他。

  他犹豫了一下,走到庄泽坤面前拉开椅子坐下,把背包放在椅边。

  等他坐稳后,庄泽坤问他:“你见过唐不甜了?”

  管诺犹豫了一下。

  “你想进特科吗?”

  “不,不是,是的……”他的手紧张的握紧了,“我想,我……”他深吸了一口气,他没有回答庄泽坤的话,而是反问:“你知道我亲生父亲吗?”

  “我知道。”

  “是吗……”

  “你妈妈以前是我的下属。”

  管诺低头沉默着。

  庄泽坤没有再说话,他看着窗外。

  落地窗上映照出了他们两人的人影。

  树影晃动着。

  “你能让我进特科吗?”

  “能。”

  “那,你,你要我做什么?”

  “很多,”庄泽坤稍微坐的随意了一些,“我是唐江市特科的首任负责人,可以说特科的创立和推广,都是我,还有你的父亲,还有很多人,我们从零开始建立起来的。”

  “我父亲是怎么死的?”

  “进入特科后你可以自己去查。”

  管诺的手握紧了一下又松开,他说:“我,好,好的。”

  桌子,椅子,落地窗,路灯……像是水波一般向外泛开。

  亮了起来。

  他看到自己站在拱桥上,背包放在了脚边。

  车辆在桥头的街上行驶而过,绿灯亮起后,他看到庄泽坤站在和兴路上。

  ——

  姜游唐不甜和孙宇不约而同朝办公室门外看去。

  庄泽坤站在门外,管诺站在他的身后。

  唐不甜站了起来,她向前伸手,办公桌上的木刀飞回了她的手中。

  庄泽坤走了进来,他的视线从唐不甜,姜游还有孙宇的身上扫过。

  在文件柜上方盘成一团的招才转过身,它看了庄泽坤和管诺一眼后,它跳了下来,它走到了唐不甜的身边。

  唐不甜说:“庄前辈好。”

  庄泽坤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小唐,很久不见了。”

  唐不甜看着他没有说话。

  “这些就是现在唐江市特科所有的人了吧?”庄泽坤把管诺拉到他面前,他说:“这是管诺,他妈妈以前是特科的老员工,正好放寒假,他来特科实习一下……”

  “我拒绝。”唐不甜说。

  庄泽坤愣了一下。

  “现在特科负责人,是我。他不符合我的要求。”

  庄泽坤略有些尴尬地看了姜游和孙宇一眼后他和唐不甜说:“我们去外面聊一下。”

  “好。”

  唐不甜拿着木刀走出了会议室。

  庄泽坤和管诺说:“你在这里等一下。”然后他也走了出去。

  门关上了。

  姜游看着有些局促不安的管诺,他站了起来,把他之前的椅子搬到了管诺面身边,他说:“先坐会儿,和可乐吗?”

  没等管诺反应过来,一罐可乐已经塞到了他的手中。

  他说:“谢谢。”

  “别客气嘛。”姜游说着一把捞起招才,抱着它重新坐回到电脑椅上。

  “你们,都是特科的员工吗?”

  “是啊,”姜游举了举招才,“我们都是,是吧,招才。”

  “它也是?”

  “对啊。”

  “它是灵猫吗?”管诺把椅子向前拉了拉,他仔细端详着招才。

  “就是橘猫。”

  管诺看着姜游,“你们,都是,修真还是异能……”

  “我好像是半残的天眼通,”姜游推了一下眼镜,“高度近视挺麻烦的,我最近老觉得眼睛干涩,视物模糊,我觉得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我这个视网膜是不是脱落了,如果脱落了就要用激光打一下……”

  管诺听着姜游的唠叨,他想孙宇看去,“那你会什么?”

  “我?”孙宇想了下,他说:“我是普通人,我在特科轮岗的时候,唐科长觉得我不错,就把我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