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200章 战斗意志

第200章 战斗意志

  姜游坐在了徐老对面,他拿起一颗黑子放在了右上角的星位。

  徐老在左下角放下了白子。

  刘军坐在一边记谱。

  “小姜下的不错嘛,”赵立军吃着提子,“是不是在家偷偷练了?”

  “是呢,”姜游喝了口茶,“上次输了三盘后,我回家就在手机里下载了个围棋宝典,每天睡前看一局棋,听听解说,你别说,我这个睡眠质量是蹭蹭蹭的往上提。”

  “这个月的定级赛你去吗?”刘军问。

  “定级赛?参加的都是小孩子吧?我可下不过他们,他们有的过两年就能定段的,像赵老的孙子,我和他网上对局过,被杀的落花流水的。”姜游一边落子一边说。

  “小孩子很好赢的。”

  姜游抬头看着刘军。

  “小孩子都是很怕大人的,你到时候往那一坐,表情凶一点,”刘军做了一个很凶的表情,“他们就怕了,一怕就不敢下了,”刘军传授着他的经验,“我前几年去过一次,那个小孩,他一直记得我,去年在一个围棋活动里遇到了,他还跑过来和我说,叔叔,你记不记得我了,我和你在定级赛里下过棋的……”

  徐老瞪了刘军一眼,他说:“不要打扰我长考。”

  刘军和赵立军笑着对视了一眼,不再说话了。

  姜游赢下了第一局,输了第二局。

  他站了起来,伸了伸腰后说,“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屋子里觉得有点缺氧,我去院子里走走。”

  徐老三人也站了起来,他们在院子里走了走。

  徐老和赵老去了花房,他们看着花盆里的花苗,开始争论起品种来。

  姜游和刘军走到了露台上。

  周六文化街很热闹。

  刘军散了根烟给姜游,“第二局你放弃的太早了,中盘并没有落后太多,你的棋型厚,官子阶段好好下有机会赢的。”

  “我战斗意志太差,不够顽强,”姜游点燃了烟,他靠在栏杆上看着街上的人流,“可能和我的性格也有关系,看到困难了,我总想着能不能绕过去。”

  “有些困难绕不过去的。”刘军感慨了一句。

  姜游侧头看了刘军一眼,“最近遇上困难了?”

  刘军吸了口烟,“不算是困难,有个猎头来找我,说有个职位很适合我,待遇什么的也都不错。”

  “那很好啊。”

  “我现在的工作吧,谈不上好不好,”刘军又吸了口烟,“每天要做哪些事,怎么做,我心里都是清楚的,非常内卷化,我有点想动一动,但是动了,并不一定会往好的方向去。”

  “年后再做决定也来得及吧?”姜游问。

  “就是年后。”

  “我年后也准备动一动呢,把我这个店好好做起来了,我现在有了儿子,我要以身作则一点,不能把他也养成我这个性子。”

  一根烟抽完后,他们走下了露台,徐老和赵老也从花房里走了出来。

  “小姜,你这个花,到底是什么品种?”赵老问。

  “我也不知道,”姜游回答:“我问我一个朋友要的花种,等种出来看吧,她审美挺好的,这些花应该也挺漂亮的吧?”

  他们走回了店里。

  招才也跟着爬进了店里,它跳上了柜台,看了一眼姜游的糖碗,窝了进去。

  “不能窝这里,这些糖我还要吃的呢,”姜游把招才拎了起来,“我给你找个碗。”

  他走到厨房里,拿出个大汤碗,把招才放了进去后他摸着它的头,“看上去挺好吃的嘛……”

  招才喵的一声,从碗里跳了出去。

  姜游看着它跳到了长桌上,踩着棋盘,跳到了货架上,非常的灵敏。

  刘军看着招才,他说:“咪咪,过来,咪咪……”

  招才扭过不看他。

  “它叫招才。”

  刘军换了称呼:“招财,过来。”

  招才还是不理他。

  “人才的才,我朋友最近在招人,所以起了这么个名字。”

  “你朋友挺有意思的,”刘军转过身,“年底了跳槽的多。”

  “是啊,招个合适的人难啊,太优秀的不愿意来,想来的都有这个那个毛病,”姜游把长桌上的茶杯拿到厨房里续了热水后,再端了出来,“晚饭我们去哪里吃?”

  “棋还没下完呢,你就想着吃?”徐老端坐在棋盘前。

  姜游放下了茶杯,他从干果盘里拿了一颗腰果扔进嘴里,“说明今天我这个棋下的认真,动脑子了,需要吃顿好一点的补补。”

  “你今天不回去吃晚饭,你夫人要不高兴了。”赵立军的声音插了进来。

  “我夫人和我女儿她们两个出去逛街了,她们也在外面吃了回来。”

  “我们赶紧下完,然后去吃火锅吧。”姜游提议说。

  “好。”刘军立刻同意了。

  徐志海和赵立军也点了点头。

  确定了晚饭的内容,姜游比较兴奋,他气如破竹地赢下了中场休息后的第一盘。

  徐老的表情愈发的凝重了。

  赵立军和刘军也不敢闲聊了。

  一时间,店里只剩下了啪啪啪落子的声音。

  两个小时后,姜游颓然地投子认负。

  “徐老今天是越战越勇啊,”赵立军说:“小姜,今天晚上的火锅,你请吧。”

  “我请我请应该的。”

  “我请,”徐老笑着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声音很有中气,“我赢了,都别和我抢,小姜啊,你还要多练啊。”

  “是的是的。”姜游点头。

  “你的官子,太差,要针对性的训练。”

  “我懂的。”

  “光看棋谱,看别人下棋没有用的。要多下,才能长棋。”

  “对的。”

  “我这个年龄还能长棋,你年轻……”

  姜游往楼梯的方向看去。

  “喵。”招才叫了一声,它从货架上跳了下来,躲进了长桌下面。

  姜末从楼梯的扶手上滑了下来。

  姜游立刻站了起来,“哎,和你说了多少遍了要好好下楼梯,你这样很危险的,”他走到姜末身边把他抱了起来。

  “游戏玩累了?要吃饭了?”

  姜游看着姜末身上的薄睡衣,他扭头和徐老说:“我去给他换个衣服,然后再下来去火锅店。”

  “行,我们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