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186章 晕垃圾

第186章 晕垃圾

  早饭很快就送到了。

  姜游拎着早餐袋子走回店里,他把袋子放在长桌上,把里面的豆花,小笼,鸡蛋饼一样一样拿出来,分好,然后把筷子递给唐不甜,“先吃饭吧。”

  “那个图案是什么意思?”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神秘学家符号学家,还有其他照片吗?”

  唐不甜低头在手机上屏幕上按了几下,“都发给你了。”

  姜游没有看手机,他把碗盖打开,舀了一勺子豆花吃下,“还不错,冷了就不好吃了。”

  唐不甜咬了口蛋饼,慢慢咀嚼着。

  皮软而韧,葱香和鸡蛋的鲜香混在一起,里面卷了半根油条,混着辣酱。

  姜游三两口把蛋饼吃完,然后他夹了一只小笼,整只塞进嘴里咀嚼后,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扭曲。

  唐不甜注意到他的表情,她问:“怎么了?”

  姜游努力把口中的食物咽下,他吸着气,说:“皮子里面有汤,烫到了。”

  “哦。”

  唐不甜低头认真吃豆花。

  “伤好了?”

  “快了。”

  “那间屋子你进去过了?”

  “对。我做的灵力检测。”

  “是因为你就读的学校的学生失踪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一些不好的传言在学生中流传,还有客厅的地面的图片,我在班级群看到了,我就进系统查了一下。”

  “你还真是负责。”

  唐不甜咬了一小口小笼包的皮子,把汤汁吸掉,“我看到的东西太少。”

  “唐江大学在宁安区吧,你发个信息或者打个电话给我,我过去找你就行了,这么早跑过来,还这么冷,是吧?”

  “你不接电话。”

  “睡醒了就会接的,”姜游把蛋饼的塑料袋揉了揉放进豆花盒子里,盖上后,他把盒子放进外卖袋里,然后他说:“剩下的几只都是你的。”

  唐不甜看着碗里剩下的三只小笼包,她夹了一只。

  姜末把牛奶喝完了。

  姜游拿起杯子,站了起来,走进厨房,把杯子洗了。

  走回长桌边,坐下后他开始看唐不甜发给他的照片。

  而是多张照片,除了客厅的地面外,其他地方都非常的乱,堆着衣服和其他的杂物。

  姜游放大了地面上的图案,“很精细啊,客厅的地板好像是贴的那种地板贴,在上面画的话应该挺吃力的。”

  “有灵力残留。”

  姜游把手机放在姜末面前,“姜末同学,你来看看。”

  唐不甜看着姜末的动作。

  姜末看了两眼后,跳下了椅子,向外走去。

  “他是什么意思?”唐不甜问。

  “嫌丑吧?”姜游拿回了手机,他站了起来,走到柜台边,拎起放在椅子上的黑厚羽绒服穿上。拿了挎包,想了想后,他又从糖碗中拿了两颗费列罗出来,“走吧,早去早回。”

  姜游走到院子中,他看到姜末站在雪人前。

  姜游在姜末身边蹲下,他把费列罗的包装纸撕开,圆形的巧克力球一边一个放在了眼睛的位置上,“看,有眼睛了吧。”

  他摸了摸姜末的头发后站了起来,和唐不甜一前一后走出了院子。

  姜游和唐不甜打车去了失踪的学生租住的小区。

  小区距唐江大学很近,从小区大门走到学校,大约只要七八分钟。

  姜游和唐不甜从正门走进小区,门卫室里的保安看了他们一眼后,低下头继续看手机。

  距离大门不远处的花坛边聚集着两三个穿的很厚的男女,似乎在聊天和晒太阳。

  他们走过的时候,其中一个短发,棕色脸的中年女人低声问,“要租房吗?”

  “怎么租?”姜游问。

  “日租,月租都可以。”女人的视线在姜游和唐不甜脸上扫过。

  “现在在整治吧?”

  “整治什么?”女人的脸上露出了警惕的表情。

  “就是群租那种。”

  “我这个不是群租。”

  “那我不知道了,我来看朋友的。”姜游向前走了一步,唐不甜跟了上去。

  中年女人看着他们离开后,又走回了花坛边。

  找到53号楼,走上楼,唐不甜拿出一把钥匙,她开了门。

  门一开,姜游就闻到了一股说不清楚的味道。

  食物腐烂的味,混着灰尘味,似乎还有一些香水味。

  走过玄关,走到客厅,蹲下身看着地上的图案,看了一会儿后,他手指在舌头上舔了一下,然后在图案上摸了摸,再看把手指放到鼻子下面闻了一下。

  “发现了什么?”唐不甜问。

  “这个案子现在是特科负责吗?”

  “还不是。宁安区派出所负责,特科只是协助和提供意见。”

  “我也不擅长找人,”姜游站了起来,他推了一下眼镜,他在房子里走了一圈,一边走,他一边摇头,“太乱了,完全没法想象是两个女孩子住的地方,”他走到卫生间,看着马桶边已经满出来的垃圾桶,“幸好现在是冬天,要是夏天的话,这个屋子估计要生虫了,我会去要和我那两个女租客强调一下卫生问题了。”

  捂着鼻子转过身,往厨房里望了一眼,流理台上散着各种外卖的盒子和方便面的包装袋。

  “唐不甜,我觉得我有一点晕垃圾。”

  他穿过客厅,走到了阳台上,推开了窗户,深呼吸了一下,“我觉得,她们可能只是觉得太脏太乱住不下去了……”

  “监控里面没有她们离开小区的记录,房东手里还有一个月的押金。”唐不甜否定了姜游的猜测。

  “这个小区这么大,说不定换个地方住了,你看刚才几个人,估计就是拉客住日租房的,不用签合同……”

  “那灵力残留呢?”

  “快期末考了,说不定转的锦鲤图里面不幸有几个有用的,就有了灵力波动了,”姜游转过身,他关上了窗户,“这是比较乐观的猜测。”

  “不乐观的呢?”

  姜游走回客厅,他伸腿,鞋尖点了点地板上的图案,“被献祭了,还有可能是主动献祭的?”

  他叹了口气,“做好特科接手的准备,彻底的检查一下这里,把这两个女大学生的资料发给我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