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101章 度假

第101章 度假

  吃完后,走出饭店,蒋云宪自觉无话可聊便先离开了。

  姜游带着姜末跟着李荣高和周亮走了一段。

  周亮看了一眼姜游的脸色,他试探着问:“姜哥,这个人不会又有问题吧?”

  “肯定有问题啊,哪有逮着别人小孩,就说自闭要介绍医生的,”姜游把姜末抱了起来,“现在做金融的,怎么都和以前做道士差不多了,见面就说,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日有血光之灾。”

  周亮一下笑了出来,“这形容的,真是形象,不过姜哥你这套房子,真是波折。”

  “所以他们公司的金融产品,你们千万别买,太不靠谱了。”

  “是的是的,我有钱就放余额宝里,现在骗子太多了。”

  “我觉得他是有求于你,”李荣高看着姜游说:“不过他这个价买这个房,他也不亏,过几个月转手就能把税费中介费赚回来,至于度假村什么的……”

  “这种富二代,能求我什么?我钱到手就行,”他把姜末往上抱了抱,“我原本也打算带他去薛山湖玩一圈,他这么盛情相邀了,”他给李荣高和周亮看了看他的手臂,“现在刚好是吃雄蟹的时候,九月一整个月,我伤没好,不能吃发物,只能看着别人吃。”

  “你这手臂是怎么啦?”李荣高问。

  “遇到个神经病,把我院子都烧秃了。”

  “我好像看到过新闻,原来是姜哥你的店啊,没想到……”

  “就是啊,”姜游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不说了,我带他回去洗洗弄弄,差不多就到他睡觉的时间了。”

  “去吧去吧,你现在是有儿万事足。”

  “那的确是的,等过完户,我再请你们吃饭,今天这个海鲜吃的……”姜游摇了摇头,“我走啦。”

  “好,再见。”

  “再见,姜哥。”

  蒋云宪回到巫平区的别墅中,雷瑶穿着浅蓝色的睡衣,坐在一楼的客厅里等他。

  她问:“怎么样了,宪哥?”

  蒋云宪在沙发上坐下,“把个自闭儿当个宝似的。”

  “那个孩子?”

  雷瑶站了起来,走进开放式的厨房,倒了两杯红酒,“他真把他当自己孩子了?”

  “估计是同病相怜吧,他父母也是车祸死的,”蒋云宪停顿了一下,“我邀请他去薛山湖度假村,他同意了。”

  “他没怀疑吧?”

  蒋云宪叹了口气。

  “怎么?怀疑了?”

  雷瑶拿着酒杯走了出来,她弯下腰,把一杯酒放到蒋云宪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坐回侧边的沙发上。

  “今天已经16号了,再没有进展,孙总那里实在交代不过去,”蒋云宪伸手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他回唐江后,除了去了趟花鸟市场,就没出过文化街……不过我今天还是急了一点,应该等到去办过户的时候,再和他提度假村的事。”

  “他不是宝贝那个自闭儿么?你没和他说李亚龙在度假村吗?”

  “说了。”

  “那他还不主动凑上来?”

  “他压根不承认那孩子自闭,坚持说是内向。”

  “啊?”

  “没文化,讳疾忌医!”蒋云宪忿忿地说:“看他胖成那样,就知道他吃不了苦,肯定是有什么奇遇,如果我是孙总,就干脆在度假村里找机会杀了他,”他叹了口气,“我们辛辛苦苦修炼,却还要讨好他那样的人。”

  “孙总这两年行事保守了不少,”雷瑶看着酒杯中红色的液体,“我觉得不太对劲。如果他真想隐藏,就不该和唐不甜发生联系,如果他有求于唐不甜,就说明他不是真的没有野心,没有欲望,只是我们还没找到。”

  “我也这么想。他怀疑了,却没有拒绝,说明我们有机会。所以等他去了度假村,再试探一下吧。”

  蒋云宪一口喝干杯中的酒,他放下了杯子,“你那边怎么样了?”

  “也不太好。”

  “怎么了?”

  “123向前走的成员,是分属不同经济公司的,有几家不愿意放人,价格要的很高,如果答应了,其他家知道了消息,也会要求同样的价格,所以现在还在谈。”

  “签保密协议嘛。”

  雷瑶叹了口气,“哪有不透风的,其实我觉得123已经没有多少潜力可挖了,所以他们想趁机卖个高价。”

  “找机会单独和成员谈,向她们许诺资源,让她们去和公司闹。”蒋云宪提议说。

  “这倒也是个方法……”雷瑶陷入了沉思。

  回到虫屋,洗洗弄弄后,给姜末热了杯牛奶,放在小圆桌上。

  姜末用手撑着头。

  液体缓缓下降。

  姜游窝在沙发里。

  他打开微信找到唐不甜,把蒋云宪的姓名和身份证号发了过去。

  唐不甜:?

  姜游:这个叫蒋云宪的,准备全款买我的房子,还请我吃海鲜,邀请我去度假村度假,甚至给姜末找了个医生。

  唐不甜:医生?

  姜游:对啊,我原本以为他们会送个美女上门的,送医生是什么鬼?又不是小护士,大男人,五六十岁了,满脸褶子。

  唐不甜:拉拢吗?

  姜游:估计吧,领导啊,对方都来挖人了,你要不要考虑给我提升一点福利?比如工资奖金什么的?

  唐不甜:哦。

  几分钟后,她把蒋云宪的资料传给了姜游。

  姜游点开慢慢看着。

  蒋云宪,男,25岁,晖晨财富副总裁……

  “真是年少有为啊。”

  看完后,他抬起头,姜末喝完了牛奶,静静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