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屋 > 第63章 理论

第63章 理论

  等了没多久,一个短发,穿着黑色运动背心短裤的女子从里面走出来。

  她不瘦,也没有过于明显的肌肉,线条流畅身姿挺拔。

  “楠姐。”她先向陈楠打了招呼,坐下后,她看向姜游。

  “这是我朋友,”陈楠指了指姜游,“他想减肥,我以前和你提过一次的。”

  “我想起来了,”刘越向姜游介绍自己:“我是刘越,叫我小刘就行,”刘越审视着姜游的身材,“是想减肥吗?有别的想法吗?”

  “先减肥吧,我最近走路都觉得喘,胸闷,呼吸不畅。”

  “现在多重?”

  “上个月体检的时候是74公斤,现在估计有80多公斤了。”

  “也不是特别胖嘛。”

  姜游摸了摸肚子,“我好像四肢还好,胖都胖在肚子上了。”

  “开卡后会送一次体能测试的,测试你的脂肪含量,肺活量,心率之类的,然后会制定针对性的课程。”

  “有专门减肚子的课程吗?”

  “有,腹肌撕裂者。”

  “听着就挺有用的,就拜托你帮我办个和楠姐一样的卡吧。”

  “那一周我给你上三天课,其他时间你跟着计划自己练?”刘越试探着问。

  姜游想了想,“三天啊,也可以,一个课程多少节课?”

  “18堂课,要效果好,就要规矩的练习。来的话,提前一天和我说一下。”

  “行,就这样吧。”

  刘越让姜游填了一张表,她去前台帮他开卡的时候,陈楠看着姜游说:“你也不讲讲价。”

  姜游趴在桌上,“讲不动,讲不动。”

  “你怎么了?没事吧?”陈楠关心地问。

  “前阵子弄院子,弄装修的,太赶了,精神紧张,一放松下来就觉得累,”姜游看着陈楠,“郭老板的钱拿回来没?”

  “老郭啊,电视台不肯退钱。”

  “为什么?”

  “我听他说,电视台告诉他,在他那拍摄的部分,都直播出来了,达到曝光的目的了,他现在天天上管理处找成茗诉苦呢,成茗也没办法,只好躲着他。”

  “卫视也这么不讲理啊?”

  “就是嘛。”

  刘越拿着单子和卡走了回来,“卡开好了,你怎么支付方便?”

  姜游扫了一眼金额,“支付宝吧。”

  “去前台扫一下好吗?付完后,前台会把送的健身包和运动衣拿给你。”

  “挺好的,我还想要不要自己去买呢。”

  姜游站起来后,陈楠也跟着站了起来。她说:“我先进去做有氧了。我今天就自己跑一跑,然后去跟个瑜伽课。”

  “好的,瑜伽课是3点开始。”

  陈楠提着健身包走进了健身区。

  姜游付完钱,拿了毛巾和钥匙后,刘越带着他进了健身区,向他介绍着:“里面是男换衣室,可以洗澡,洗发露沐浴露都有,钥匙上面的数字对应更衣柜的数字。”

  姜游换完衣服出来后

  刘越带着姜游去了体测室,示意他站上体测仪。

  数据出来后,又让他做了一些动作,“你的体能还蛮好的嘛。”

  “我以前读大学的时候,是羽毛球社的骨干,你看我现在小腿上,也都是肌肉,”姜游感觉着汗从毛孔往外冒,“可能年纪上去了,代谢慢。”

  “就是胖肚子。”

  “是啊,我也不太喝酒啊,”姜游低头看了看,“还是因为我甜食吃的太多了?奶茶啊冰沙什么的?”

  “平时一直坐着?”

  “是坐的时间比较多,我要看店嘛。”

  “先做十五分钟有氧吧,现在跑步机那边还有空着的。”

  姜游点了点头,跟着刘越走到了跑步机区域。

  他看到陈楠带着耳机专心致志的跑着,他挑了陈楠旁边的机器,踩了上去,刘越帮他在跑步机的控制台上按了几下,速度按到6,按下开始键,履带由慢至快地动了起来。

  刘越离开后,陈楠拿下了耳机,她问:“怎么样?”

  姜游想了一下,“我想象我现在是只仓鼠,在发电呢。”

  陈楠笑了出来,“下次带个运动耳机,或者看看视频,就没那么无聊了。”

  “这个到还好。”姜游抬头看着跑步机上方的屏幕,屏幕上正在做一道剁椒鱼头,烧热的油浇在蒸熟的鱼身上,只有画面没有声音。“我觉得这家健身房,是不是和广场有什么协议,健身健饿了,出去吃一顿,吃胖了,再健身,这么循环往复的,我身上的肉长一茬被割一茬的,他们都赚到了,阴谋,绝对是阴谋。”

  “这好像是卫视的节目。”

  “晚上吃鱼头去?”

  “芸芸在家等我回去做饭呢。”

  跑了五六分钟后,姜游就觉得有点喘了。

  屏幕上插进了广告,一群穿着白衬衣格子裙的妹子从四面八方跳进了屏幕中央——见证小淘气24第一次集结,8月5日下午2点,唐江卫视欢乐汇,不见不散。

  陈楠也看到了,“怎么又是一个女团?”

  “赶潮流嘛。”

  “我不明白了,这些女孩子,唱歌跳舞不错是不错,但比起以前那些歌星影星……”

  “不一样的,”姜游向陈楠解释,“以前呢,唱片是产品,影星的话呢,电影电视剧是产品,现在呢,这个女团本身是产品。”

  “什么意思?”

  “有点像楚门的世界吧,但她们知道自己是有人设有剧本的。”

  “这样有意思吗?”

  “挺有意思的,”姜游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她们每天在舞蹈室拉伸啊,练习啊,一个动作练几千遍,非常辛苦,你看我跑了十分钟,我已经想死了,日常的时候就像是邻家的小孩一样,很亲切很努力,然后到了舞台上,突然就变得光芒万丈起来,那种一路看她们成长起来,就感觉和她们建立了一种联系。”

  “追星还追出理论来了你。”

  “我闲嘛,闲了就会胡思乱想,”姜游双腿分开,踩到跑步机的侧边上,然后拿下眼镜,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下次得带个水瓶过来。”

  陈楠把她放在跑步机杯筒里的水杯拿了出来,递给姜游,“才跑这么几分钟就不行了。”

  姜游拧开瓶盖大口喝了半杯水,“要循序渐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