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大丈夫 > 第1451章 失去节操的沈安

第1451章 失去节操的沈安

  唐仁在书院外面等到了沈安,见他神色自然,就问道:“郡公,您可是用功劳换了张五郎的平安?”

  “没有的事。”

  想到明日赵颢会给那些人一个大惊喜,沈安的心情就极好。

  可他的微笑在唐仁看来就是强颜欢笑。

  “是某不该。”唐仁觉得是自己把沈安拉了进来,让他的功劳化为了乌有。

  沈安在西北连下三城,外加攻下了韦州和灵州的功劳,让朝中不少人羡慕的流口水。

  “虽说您不好再升官,可家里不是还有二位衙内吗,某真是该死!”

  就算是把功劳算在芋头和毛豆的身上也成啊!

  唐仁痛心疾首的想抽自己一耳光。

  他没想到皇城司的反弹会那么厉害,让官家专门召集了双方来处置。

  “你这是想多了。”

  沈安的心情依旧美好,“某见不惯这等打压忠良的人,不踩断他的腿,某就觉着心中不安,寝食难安。”

  “郡公……”唐仁感动之下,唯有躬身。

  芋头现在是儒林郎,小毛孩也差不多了。至于毛豆,他现在还只知道嚎哭,怎么可能封官?

  大宋恩荫封官不少,但那孩子得长大些,哪怕是宗室子也是如此。

  这些沈安早就算过了。

  那些功劳太多了些,让他不得安生,若非是出来一个胡榭年,他已经瞄着几个反对新政的‘新星’了。

  他摸出一枚大力丸递过去,一脸平静的道:“安心。”

  唐仁点头,接过大力丸,熟练的剥开扔进嘴里。

  酸酸甜甜真好吃啊!

  两人吃了大力丸,唐仁又请教了一些钱庄的事儿。

  回到家中后,杨卓雪来问贺礼的事儿。

  “送钱吧。”

  沈安很是大气的一摆手,沈家就准备了一箱子纸钞。

  咱不差钱啊!

  第二天一大早,沈安就被果果和芋头吵醒了。

  “哥哥,要去看新娘子!”

  天气还冷,早上睡觉最舒坦不过了。

  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开始有果果,后来有两个儿子,让沈安不得安生。

  “来了来了。”

  沈安昨日就和他们说好了去观礼,所以爬起来吃了早饭后,家里的马车也准备好了。

  闻小种自然要跟着去的,还有李宝玖。

  “卓雪,我们出门了。”

  杨卓雪也想去看,但却要在家带孩子,只能挥手。

  沈家的贺礼此刻才将到了皇城外。

  “沈家的贺礼?”

  按理送礼该提前的,可沈安却留在了今日,而且竟然只有一只木箱子。

  按照大王和他的交情,少说也得送个几马车的贺礼吧。

  这大宋首富也忒抠门了!

  几个不知深浅的内侍在嘀咕,等他们接过木箱子后,发现不怎么重,更是摇头。

  一路把木箱子送到了庆宁宫中,王崇年和乔二接过后也是一愣,然后喊道:“沈郡公的贺礼!”

  有人来记录,把正蹲着等媳妇的赵顼也惊动了。

  “送了什么?”

  赵顼真的很好奇沈安会送自己什么贺礼,觉得应当是金器。

  比如说一只百来斤的金虎什么的。

  木箱子打开。

  里面整整齐齐叠放着纸钞,一眼看不到底。

  卧槽!

  乔二揉揉肚子,然后踮脚看了一眼下面。

  这得有几万贯吧?

  啧啧!

  果然是大宋首富的手笔啊!

  乔二看了一眼,见大多数人都是眼冒金星,显然是被震住了。

  赵顼干咳一声,“把箱子收好了,那个乔二,你看着,丢了只找你。”

  好兄弟啊!

  赵顼正在发愁娶了媳妇,以后生了孩子去哪弄些钱来花用,此刻得了这个贺礼,心中不禁一松。

  宫中有份例,他的还很高,可大丈夫在世,手里紧巴巴的日子难熬啊!

  “圣人来了。”

  高滔滔带着哼哈二将来了,一进来就见到了一箱子的纸钞,就问道:“可是沈安送的?”

  “是。”

  赵顼觉得不大妙。

  高滔滔叹道:“果然是大手笔,不过今日人多手杂,且放我那里去。”

  “娘……”

  赵顼觉得这钱被送到了老娘那里去,就和飞走了没区别。

  “圣人,官家在寻你。”

  幸而来了个好消息,高滔滔遗憾的道:“这箱子要收好了,谁弄丢了……严惩!”

  这看样子高滔滔并未完全信任新媳妇,担心她败家。

  可赵顼这个棒槌却不知道老娘的感受,等她前脚走后,就吩咐道:“放我的卧室里去。”

  卧室里媳妇迟早会发现,到时候……

  赵顼莫名其妙的想起了沈安以前说过的事,有地方的新婚夫妇当夜就会打起来,而起因却是为了钱。

  至于吗?

  他摇摇头,接着婚礼就开始了。

  婚礼是盛大的。

  有钱的赵曙为了儿子娶妻砸了不少,堪称是豪奢,只是不知道事后会不会后悔。

  “安国夫人来了。”

  安国夫人就是向氏最新的封号,她被迎了进来。

  外面有不少来观礼的,芋头坐在父亲的脖颈上看着里面,果果牵着哥哥的衣袖,踮脚嚷道:“新娘子在哪?”

  等向氏出现后,大伙儿都齐齐的哦了一声。

  好了,心满意足了。

  外面陈忠珩板着脸道:“诸位,都该去吃喜宴了啊!”

  赵曙还是不错的,至少在收了不少礼后,还记得摆了酒宴。

  果果去了女人那边吃席,沈安和芋头坐在一起,边上竟然是赵宗绛。

  这谁安排的位置?

  沈安看着赵宗绛吃肉和受刑般的模样就觉得不爽,可等他看到了斜对面坐着的曹佾时,心情不禁大快。

  就在曹佾的上首,坐着的竟然是令汴梁百官宗室闻风丧胆的赵宗谔。

  曹佾以前很少参加朝会,所以和赵宗谔寒暄了一番,甚至还热情的邀请赵宗谔有空去家里喝酒,大伙儿谈谈人生什么的。

  赵宗谔在汴梁堪称是霸道到了没有朋友,所以见曹佾亲切,不禁热泪盈眶,不知不觉就放了几个无声无息的屁。

  “喝酒喝酒。”

  曹佾举杯,然后吸吸鼻子,“什么味?”

  哎!

  作死的曹佾啊!

  沈安在心中为曹佾默哀片刻,然后照顾芋头吃饭,等自己得空后看去,就见曹佾面色涨红,大抵是想提前回家。

  可这是贺赵顼成亲的宴席,谁敢这么不给官家面子。

  宴席结束后,曹佾如蒙大赦的往外跑去。

  “国舅等等某!”

  赵宗谔追去了,大家不禁哄笑了起来。

  “二大王送贺礼来了。”

  就在此时,赵颢来了。

  赵曙板着脸,“他这个时辰才来,这是存心的?”

  高滔滔闻讯赶来,赶紧劝了劝,“二郎定然是去费心准备礼物了,官家且看看再说。”

  自家大哥成亲,你竟然等宴席结束了才来送贺礼,这个真的说不过去了。

  沈安牵着芋头,含笑看着灰头土脸的赵颢。

  赵颢的身后跟着两个内侍,他们提着一个木箱子。

  “是什么贺礼?”

  赵允让也来吃孙子的喜宴,他打个酒嗝问道。

  今日在场的就数他最尊贵,所以周围敬酒的人不少,赵曙见了担心自家老爹吃亏,就使个眼色,陈忠珩过去打岔,让赵允让得以全身而退。

  赵颢拱手,“是一只鸟。”

  周围传来了一阵笑声,很是那个啥……暧昧的笑声。

  鸟!

  赵允让额头上青筋直冒,若非是在宫中,定然是要发飙了。

  “弄来看看吧。”

  沈安突然说话了。

  赵允让看着他,心想这孙子说弄个震古烁今的贺礼,最好私下再看,免得丢人。

  沈安牵着芋头,很是笃定的道:“这几日二大王在书院里刻苦琢磨贺礼之事,应当不差。”

  “那就看看吧。”

  不知何时赵曙走到了沈安的身后。

  沈安赶紧让开,让他和赵允让之间再无阻碍。

  父子俩交换个眼色,大抵是看到你过得好老夫就安心了,或是你老人家看着老当益壮,很是精神,我很欢喜……

  赵允让干咳一声,“二大王在书院里做什么?看着脸都黑了。”

  那边两个内侍在开箱,赵颢听了就拱手道:“翁翁,某去弄了给大哥的贺礼。”

  “什么贺礼?”

  赵允让第一件事就是不动声色的挡在了赵曙的身前,然后问道:“可会爆炸?”

  他想起了以前赵顼在郡王府一家伙炸塌了一排屋子的‘壮举’。

  那个沈安就是个不消停的,得小心些。

  沈安摇头。

  赵曙悄然走了出来,站在了赵允让的前方。

  看来他也不相信某的节操啊!

  沈安觉得自己很无辜。

  而在另一边,消息传到了庆宁宫。

  赵顼正在那个啥……正在屋里看着新娘,两口子这算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有些囧。

  向氏低头,只觉得心口那里噗噗跳动,浑身发热。

  “大王,二大王在弄什么礼物。”

  乔二觉着这算是个好消息,就抢先来报。

  赵顼在前几日就和沈安、苏轼等人探寻过怎么收服自己的媳妇,这其中有个手段在媳妇刚进门的时候最好施展。他正准备施展……

  乔二!

  瞬间赵顼就决定晚上吃鸡腿。

  “大王为何不去看看呢?”

  向氏也想起了出嫁前邀请杨卓雪去家中做客,提及怎么和皇子相处时,杨卓雪出的主意。

  ——别担心犯错,只要有分寸就好,大胆些。

  你越大胆他越欢喜。

  这是两个孩子他妈的经验之谈啊!

  向氏如获至宝。

  于是她抬头,侧脸看了赵顼一眼。

  啧啧!

  这个娇羞哦!

  男人找媳妇当然喜欢美貌如花的,可你就皮囊美的话,所谓色衰而爱驰,等他看厌了,觉着如左手摸右手了,那你还有什么值得他爱恋如初的?

  最好就是内外兼修。

  娇羞自然是女子最大的武器,所谓月朦胧鸟朦胧,烟笼寒水月笼沙嘛,朦朦胧胧的更让男人挂念。

  赵顼果然楞了一下,向氏心中欢喜,想着杨卓雪果然是真知灼见啊!不,这分明就是她仗以捆住沈安的压箱底手段啊!

  是了,若非是有这等手段,沈安年少有为,还贼有钱,怎么会不多弄些女人进家。

  这一刻向氏不胜欢喜,不胜感激。

  赵顼心中一动,就去了前面。

  一只大鸟!

  一个以厚纸板为骨架的大鸟被摆放在地上。

  大鸟做的惟妙惟俏,但这是你大哥的婚事啊!

  你竟然就拿一只大鸟来当做是贺礼?

  赵允让的面色发黑,这里若是郡王府,沈安确信赵颢会被暴打一顿。

  赵曙干咳一声,低声劝了几句,大抵是且看这逆子弄,回头我收拾他。

  那些吃喜宴的人都在赞美着。

  你去别人家吃喜酒,遇到了一些尴尬事儿怎么办?

  记住要笑眯眯的说些场面话,比如说贺礼有一只鸟,你得说这只鸟看着和真的似的,回头新郎摆放在屋里,那叫做一个精神抖擞啊!

  好鸟!

  赵颢走过来,拱手道:“官家,臣想在此动火。”

  啧啧!

  有人啧啧赞道:“看看这二大王,今日兄长成亲,他就来一把火,这个兆头……这个兆头……”

  这个兆头必须好啊!

  可这货只是随口拍马屁,却不知道下面怎么接。

  众人看着他,觉得很可乐。

  呃!

  很尴尬啊!

  沈安淡淡的道:“安国夫人早有贤名,大王以后的日子自然是红红火火。”

  “对!”

  那人感激的看了沈安一眼,正准备继续哔哔,有内侍一把把他拽了出去。

  这说话都大舌头了,还哔哔,回头小心官家收拾你。

  赵曙的脸黑着,然后勉强点头。

  于是赵颢就弄了火折子走到纸鸟的边上,蹲下拉了拉,竟然从鸟腹下拉出一根引线。

  引线点燃,赵颢退后。

  嘶……

  引线竟然往两边翅膀的凸起处和鸟嘴,以及那个啥……鸟菊那里分散燃烧而去。那里有弄了防火材料的机关。

  这样的燃烧要考时间,时间不对就有先后。

  所以这样的引线必须制作精良,而且多次试验。

  嘶……

  引线钻进了四个喷口里。

  咻咻咻咻……

  火焰开始向下喷射……

  ……

  第四更送上,还有盟主加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