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大丈夫 > 第1022章 吃什么拉什么

第1022章 吃什么拉什么

  赵曙睡了一觉,醒来觉得精神不错,就是有些懒,不想动。

  他喝了一杯热茶,觉得好些了,就问道:“沈安可来了吗?”

  陈忠珩问了,回来说道:“说是在宫门外和人吵架……他带了什么东西进来,那些人不许,就吵了起来。”

  “让他来。”

  赵曙很不满的道:“有钱是有钱,可买那么多龙涎香做什么?还什么烧……这是失心疯了?”

  “这么烧东西的,以前就只有隋炀帝。”

  隋炀帝弄了许多香料,堆积如山,然后点燃,那味道……

  这种大型香料趴体赵曙自然是不会开的,而且也不喜欢别人这么弄。

  所以沈安算是犯忌讳了。

  “而且那是龙涎啊!”

  他唏嘘道:“龙变化无穷,见首不见尾,唯一留下的就是龙涎,可遇而不可求……”

  赵顼不觉得帝王是龙,否则自己流口水就能变成龙涎香。

  但陈忠珩不同,他对此深信不疑。

  这便是龙啊!

  某竟然能侍候龙,这机缘好的没边了。

  稍后沈安来了,赵曙淡淡的道:“为何要买那么多龙涎香?”

  “是大王要买。”

  沈安的话让赵曙一下愣住了,然后突然别过脸去。

  他的病情刚纾解,正是脆弱的时候,所以听到这话,就觉得儿子真的是长大了,知道体贴他这个当爹的了。

  “让人去,赏皇子……”

  沈安的话半真半假,他买了那些龙涎香除去自家好奇试试之外,不少都给了赵顼,让他再转手给赵曙,这样就算是完成了一个迂回的采买过程。

  哎!做了皇帝却不得自由,连买个香料都要转手几次,这样的日子有意思吗?

  沈安觉得自己比皇帝的日子舒服多了,于是看向赵曙的目光中难免带了些怜悯之色。

  “官家,这龙涎香……它不是龙的口水啊!”

  赵顼说了对自家老爹的担心,最担心的就是他把自己当做是龙。

  沈安对此深以为然,所以谋划了一番之后,就进宫了。

  赵曙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还年轻,不懂!”

  那是龙啊!

  虚无缥缈的龙,在九天之上遨游,多么让人艳羡。

  “龙在九天之上,朕在九天之下,何时才能一见呢?”

  赵曙很是遗憾的道:“若是能一见,朕便会去看看,看看龙是什么样的……”

  他越说越兴奋,“世间当有真龙和假龙之分,朕是真龙,李日尊定然是假龙……李谅祚更是连蛇都算不上……”

  尼玛,这是走火入魔了吗?

  沈安觉得不对劲,赶紧打断道:“官家,没有龙!”

  呃!

  赵曙和陈忠珩一起看向沈安,目光中带着愤怒。

  “没有龙?”赵曙摆手道:“你且去吧。”

  他还陶醉在自己是龙的想法里不可自拔。

  朕若不是龙,那为何只有龙涎香才能纾解朕的病情?

  这便是真龙才有的际遇啊!

  “官家……”

  沈安拿出了那块黑褐色的龙涎香来,说道:“这便是最早的龙涎香,味道极其难闻,有些……腐臭的味,还有海水的腥臭……”

  赵曙愕然,“这是龙涎香?”

  龙涎香不是白色的吗?

  沈安说道:“这便是最早的龙涎香,若是再经过数十年的海水浸泡,就会变成白色,味道也会极为纯净……”

  “海水浸泡?”

  “对。”沈安说道:“所谓的龙涎香,实则就是一种……海里有巨鲸,它们巨大无比,进食也是很豪迈,一张嘴,什么东西都吸进了嘴里……鱼儿自然能化了,可有些东西却极为坚硬,无法消化,于是在肠子里滞留,刺激肠子,最后就分泌出一些东西包裹着这些东西,或是吐出来……”

  这个符合龙涎的说法,就是流口水或是呕吐物。

  呕吐物啊!

  宋人都认为龙涎香可能是龙的呕吐物,可见并不蒙昧,只是赵曙有病,一代入之后,就觉得自己成了龙。

  “也有的是……拉出来的。”

  卧槽,这龙涎香还是大便?

  官家竟然嗅着龙的大便陶醉……这个……

  陈忠珩在给沈安挤眉弄眼的发暗号,示意他赶紧消停了,免得倒霉。

  “出去!”

  赵曙果然是怒了,起身喝道:“出去!”

  呃!

  沈安兀自不罢休,说道:“官家,那东西刚出来的时候腥臭难闻,要海水浸泡数十年上百年,变成了白色,渔民才肯打捞起来卖钱,不信您找人去问……”

  “呯!”

  茶杯粉碎,赵曙面色铁青。

  好吧,哥走了。

  沈安赶紧告退,一溜烟就跑了。

  稍后宰辅们得知了消息,都面面相觑。

  “这沈安果然是大胆啊!老夫看包相之后怕就是他了。”

  曾公亮的话并未让包拯感到高兴,他起身道:“咱们该去问问。”

  韩琦已经准备好了,大伙儿一起去求见赵曙。

  稍后君臣相见,赵曙把沈安的话说了,最后气咻咻的道:“说什么是拉出来的,这是来恶心朕的吗?若非是看在他功劳不少的份上,朕今日便会收拾他。”

  韩琦一听就觉得膈应,他家中也有一块龙涎香,偶尔也研磨来配香,然后焚烧,那味道……实在啊!

  可按照沈安的说法,这龙涎香就是一种巨鲸的呕吐物和排泄物,还是吃了不消化的东西产生的,就像是人……

  欧阳修突然说道:“这个不消化……陛下,臣有阵子肠胃不好,吃什么拉什么,特别是吃了豆芽,一拉就是一截……也没见有什么包裹啊!”

  “咳咳咳……”

  曾公亮剧烈的咳嗽起来,韩琦一脸木然,赵曙目瞪口呆。

  朕是生气,可你这个安慰的举例不妥当吧?

  什么吃什么拉什么,你这是想恶心谁呢?

  欧阳修也觉得自己说的恶心了些,就干笑道:“至于呕吐,臣倒是知道,偶尔喝多了呕吐,那些食物都被粘液包裹着……”

  “好了。”

  赵曙面色发白,觉得自己的午饭可以省下来了。

  这个欧阳修,怎么说话这么不讲究?难道是喝多了?

  陈忠珩走了过去,假装去殿门那里,路过欧阳修时嗅了嗅,然后点头,示意老欧阳确实是喝酒了。

  这老货!

  韩琦说道:“陛下,要不去寻几个老渔民问问?或是水军的将士,他们有些留守的,也能问问。”

  赵曙点头,他也想知道这龙涎香是怎么来的。

  皇城司出动了,张八年亲自监督,飞快的弄了几个老渔民和老水军进宫。

  “这些渔民大多没用,没出过海。就水军的有用。”赵顼没去议事,但却在关注着。

  渔民们被拦截了,都有些不甘心,说什么想见见官家长啥样,然后皇城司一人发了一贯钱,全部打发走了。

  几个水军的军士进了大殿,战战兢兢的行礼。

  “可知道龙涎香?”

  韩琦代为问话。

  这几个就是知道龙涎香,这才被带了来。

  “知道。”

  “那你等可知道龙涎香是如何来的吗?知道的重赏!”

  这年头干些什么都得利诱,不是升官就是发财,否则没人搭理你。

  “小人知道。”

  一个军士说道:“小人当年在出海,有个同袍家是渔民出身,他说当年他家在海上捡到过龙涎香,好大一块……只是后来被人发现了,就火并……最后他爹也死了……”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可韩琦要的是龙涎香的来历,他干咳一声,说道:“是知道龙涎香的来历,这些就别说了。”

  “小人知道。”

  一个军士说道:“小人当年出海,曾经遇到过一头巨鲸死了,有渔民在边上剖开它的肚子,说是有什么龙涎香,小人就以为那巨鲸是龙,可渔民说就是巨鲸,至于说是龙,只是那些没见识的土人。他们从未见过这等巨大的东西,所以就害怕了,称之为龙。”

  尼玛!

  合着咱们都是没见识的土人?

  操蛋啊!

  君臣都有些膈应,军士继续说道:“后来咱们一起帮忙,把那巨鲸给剖开了,好肥,全是肥油,后来一路剖下去,就是肉……这种巨鲸专吃墨斗鱼,剖开后就看到一只好大的墨斗鱼,还有些骨头什么的……没化……”

  赵曙的身体有些松弛了下去,觉得很是空虚。

  “那肠子里还有龙涎香,只是乌漆嘛黑的,而且很臭,咱们当时都不信这是龙涎香,可那渔民说这就是,他此刻取了这几块臭的龙涎香,是准备放在一个只有自家知道的海边泡着,等几十年后,子孙再去取了,那时候的龙涎香就会变成白色……”

  赵曙叹息一声,说道:“朕知道了。”

  竟然是巨鲸的肠子里的东西,沈安竟然没说错?

  韩琦说道:“陛下,杂学会教授许多旁人难以理解的功课,这估摸着就是其中的一项。当年那些人行走四方,肯定有人见到过这等巨鲸和它……拉的场景,否则怎会知道?”

  赵曙的脸颊抽搐了一下,心想别再说什么拉出来的行吗?

  那军士见赵曙和气,就大胆的道:“小人觉着陛下英明!”

  颂圣的话赵曙听了许多,大多是臣子,这等军士的马屁却未曾听闻,而且他见这军士诚恳,心中一动,就说道:“为何?”

  军士说道:“那龙涎香就是巨鲸拉的屎,那些有钱人买了去,珍而重之的焚烧……以为是龙涎,想着好笑。”

  呃!

  “陛下却不肯买,可见是知道这等东西不好,真是英明。”

  军士的马屁很直白,赵曙的面色微红,看着像是被拍的极为享受。

  可君臣的心中都在大骂操蛋。

  咱们竟然把巨鲸拉的屎当做是珍宝……

  在这里伺候的人一定要守规矩,否则会被收拾,可此刻几个内侍却再也忍不住了,都低下头来,身体颤抖着……

  实在是忍不住了啊!

  赵曙回到后宫之中,高滔滔喜滋滋的道:“大郎送了好些龙涎香来,官家,以后不愁了。”

  赵曙干笑道:“是啊!”

  “大郎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官家,既然那么多,以后每日给你点一些吧?”

  赵曙在犹豫。

  这个巨鲸的大便,要不要继续闻下去?

  很纠结啊!

  ……

  第三更送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