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次元卡牌对决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水火不侵

第四百七十二章 水火不侵

  轰!轰!轰!

  宛若雷击一般轰鸣不绝,滔天的海浪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悬崖峭壁一般的城墙,这正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可魔就算高出一丈,也无法撼动毅力的钢铁山脉一分一毫。

  明明靠近海岸的一个港口,码头作用的城池。

  却仿佛抓住了大地的核心一边,不动如山。

  这就是刃心等人如今看到的从前线传来的战报。

  在刃心之后来的人,显然没有刃心这样的耐心了,对方抢先一步动手,不过如今的情况,正如众人所看到的,很不妙啊。

  对方不能得逞,这自然是好事,可同时,对于一筹莫展的刃心这边,也算不上多好的事情,不过只是缓兵之计罢了。

  时间一长,难免夜长梦多。

  因此看着在虚拟地图上面不断冲击着铁壁的潮汐,刃心心中只是摇头。

  这是已经在龙宫当中,对比着刃心如今的忧心,也有人,现在表现出一点不在意。

  “哈哈……这就是龙宫吗?”

  耀光好奇的打量着这个虽然并不豪华,但也绝对称得上是很有品味的宫殿,至少历史感很沉重,这大概就是很讨喜的地方,耀光,上杉谦信,吕玲绮都是如此,众人现在都舒服的坐在座椅上面,享受着来自龙宫侍女的服务。

  而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按理说,这个领域现在依然离不开玲珑,可实际上的主人,的确是已经换人了,所以,理论上耀光甚至于可以做的更加过分一些,不过那是一般人,对于刃心而言,他现在已经很过分了。

  不要把所有事情,真的都交给刃心一个人,这样他真的会感到一些孤独的。

  “呼……”

  刃心看到这一幕不由摇头,主要还是耀光的关系,他没有起到一个好头,而且,谦信和吕玲绮都在忙着应付侍女的话,刃心应该去找谁?

  前方的战役依然还在继续,不过就算是刃心,也只能干瞪着眼,那他也没什么资格说其他人怎么样,反正结果没区别。

  “哈哈哈……刃心不要总是唉声叹气的,你一个人坐在这里苦恼,想不到办法也无济于事。”

  耀光倒是想得开,他反而还过来安慰刃心,这是令刃心最无奈的地方,他说的没错,可即使如此,刃心更加希望众人可以表现的认真一点了,至少,表现出要想办法的样子,总之不要像现在这样是最好的。

  “谢谢。”

  吕玲绮一边接过侍女送上来的美食美酒,一边则不忘刃心这边道:“刃心……要不然我们等下也去试试……”

  有意思的却是,当玲绮这说的时候,刃心口不择言,他说了相当假的话语:“哈……也不用这么着急,现在静观其变也是不错的选择。”

  刃心说着,看到吕玲绮,他可不敢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再者难得有闲下来的功夫,玲绮可以好好休息休息,急也不急于一时。”

  “享受这片刻的安宁,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这绝对是心口不一,可面对的是吕玲绮,刃心还能说什么呢?

  不要说吕玲绮,就算是对上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他都只能这么说。

  “所以,我才会好好的招待诸位呢。”

  玲珑多少有邀功的意思,她就坐在刃心旁边,不过很有意思,只有刃心的身边,是没有年轻漂亮的侍女来打扰的,至于辉夜,他的身旁,自然有魅魔女郎来服侍,这个反倒是不由其他人来操心。

  所以说,这其实和刃心,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刃心这个时候面上多少有些皱眉,他看了看周围,开始有些怀疑玲珑的话。

  “怎么?刃心先生也想要?”

  玲珑的眼睛太毒,刃心什么想法都瞒不过她,虽然她猜的不一定对,但她说出来的具有敌意的话,却往往是要命的。

  刃心闻言几乎连忙道:“没有。”

  “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有那种想法。”

  这么说并不完全是因为吕玲绮就在另一边的原因,但这种事情说出来,是没人信的。

  “哈哈哈……不要相信他的话。”

  耀光闻言大笑:“这是一个虚伪的家伙。”

  “不是没有这种想法,而是不敢有。”

  耀光说着,示威式的还对着可爱的侍女毛手毛脚,也真难得对方没有喊出非礼,还在忍受,而且玲珑一点也不介意。

  通常这种私事,刃心也不愿意掺和,可更加难得是,看到耀光这样,刃心竟然少有的没有反感,这个就是很难说了,到底是什么感觉。

  说是不介意,可多少,还是有点不太舒服。

  “刃心……”

  耀光这么取笑刃心,吕玲绮看不下去,她心里是相信刃心不是这样的人的。

  不过,从事实上,她却也并不否认耀光的说法:“其实刃心也没必要约束自己。”

  吕玲绮不是说假的,她的笑容,可以很显然的看出,对于刃心的纵容。

  刃心见状,不由心中升起一阵暖意,可同时,寒意伴随而来,以前玲绮可不会这样吧。

  “玲绮,不要听耀光说,我绝对没有那种想法。”

  刃心下意识的辩解,耀光一点不放弃钻空子的机会:“想也不行!”

  “玲绮可不能太惯着刃心了,这可不是一个老实的家伙。”

  耀光,何尝不是一语中的。

  不过吕玲绮既然能说出这种话,那么她的心里,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有些事情,光靠堵,就能堵得住吗?

  花心,这是男人的天性。

  刃心也是同样的,只不过,是人的正常情感罢了。

  她不介意这种事情,是因为,她知道,在刃心的心里,他真正在意的是什么。

  不过刃心这个时候要他说,他不知道自己在意什么,他只是想,不要把事情搞得越来越麻烦就好。

  他很在意吕玲绮的想法,也从来不在这种时候多想什么:“可我没有想。”

  刃心说着心中即无语又无奈:“我只要能和玲绮在一起就别无他求了。”

  如果这是耀光的计策,那么他得逞了。

  “哦!”

  一时间,刃心这一句话一出,场中可是嘘声不断,一时就连刃心和吕玲绮都觉得不知所措。

  可双方脸颊绯红的同时,这样的嘘声还有惊讶,刃心同时下意识的只是一斜眼,便看到了虚拟地图上,前方战况发生的突变。

  轰轰轰!

  轰隆不绝的声音,这已经不仅仅是从海上发动的攻势,还有从天上降下的火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