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1866章 ?困兽犹斗

第1866章 ?困兽犹斗

  当意识到撤退的路线被封死的时候,新田次郎带领着另一名忍者迅速向麻杆和雷子所在的院子突击。

  当麻杆和雷子发现这一情况之后,立即采取了应对措施,麻杆顺着梯子就滑了下来,但是突进的两个鬼子忍者的速度更加的快。

  新田次郎和鬼子忍者直接绕到了后窗的方向,破窗而入。

  麻杆刚刚双脚落地,新田次郎和另一个鬼子忍者就赶到了,他们巧妙地避开了麻杆安排在院子里的特战队员,选择了防守力量最为薄弱的后方。

  要想安全地撤出孔家庄,就必须打掉这个隐藏在房梁之上的狙击点,否则不是被狙击手击毙,就是陷入追兵的包围之中。

  麻杆非常的机警,刚刚从梯子上下来,便觉察出有鬼子闯了进来了,随即闪身躲到了粮囤的后面。

  新田次郎和鬼子忍者虽然也看见了梯子,但是并没有贸然往上爬,他们必须确定地面上的敌人都被清楚,不然自己的退路就被堵死了。

  于是,两个鬼子开始逐个房间的搜索。

  这两个鬼子配合十分的默契,另一名鬼子忍者将房门打开一条小缝,然后新田次郎便将打开保险并且已经延时三秒的手雷扔进去,手雷几乎是扔进去就炸,里边要真有人,就连零点一秒的反应时间也没有。

  在第二间房间扔手雷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一声闷哼,两个鬼子在爆炸之后就要闯进去灭口。

  麻杆知道那里面潜伏着一名特战队员,一旦鬼子忍者破门而入,这个战友就是没有被炸死也会被他们杀死,情急之下,他探出身子,朝着新田次郎和鬼子忍者开了一枪。

  但是新田次郎和鬼子忍者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悠忽之间就躲开了,两个鬼子当即转过身,端着冲锋枪对着粮囤猛烈开火,所幸麻杆反应够快,双腿用力地一蹬那粮囤,身体就像是一支利箭一般向后射去。

  “嘭!”麻杆的肩膀撞在院子里的一棵槐树上,虽然很疼,但是为了保命,这点疼也只能是忍住了,随即向鬼子忍者还击。

  新田次郎和鬼子忍者猛然抬头,这才看到麻杆弹射了出去,当他们准备将其打成筛子的时候,麻杆却先开枪了,两人的瞳孔便急剧收缩,紧接着猛然一个侧身,躲到了门口的两个水缸后面。

  与此同时,潜伏在东边厢房上的机枪手也锁定了两个鬼子,猛烈开火,密集的弹雨顷刻间将院子中的地面打得泥土四溅,那两个水缸也被打碎了。新田次郎和鬼子忍者急忙转移,躲进了西边的厢房之中。

  东侧厢房的轻机枪没有任何停歇的意思,兀自向西厢房猛烈的喷吐着火力,将两个鬼子忍者死死压制屋子里面,表面上来看两个鬼子忍者已经是穷途末路了,但是麻杆知道,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鬼子忍者虽然暂时被压制,但是有墙壁和室内家具的掩护,他们是不大可能被子弹击中的,一旦机枪停火更换弹夹,鬼子忍者就要开始反扑了。

  然而,意料之外的事情来得更快。

  机枪手一个弹夹还没有打完,就骤然停火。

  麻杆眼看着那机枪手抱着歪把子机枪从房顶上滚落了下来,随后房顶上轰然爆炸,火光照亮了天空。

  “没事吧!”麻杆窜上去将摔伤的机枪手一把拉到了大槐树之后。

  机枪手摇摇头,刚才在房顶上的时候,从外面过来的鬼子忍者投掷了手雷,迫不得已才离开火力点的。

  鬼子远比麻杆想象的还要难以对付。

  火力点被拔出了,东边厢房里的两个鬼子便很难控制住,麻杆决定向东厢房中投掷手雷。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就在他即将拔出保险的时候,余光看到了远处一棵大树上火光骤现,麻杆顿时心头一沉,一缩头就躲在了身旁的槐树后。

  几乎就在同时,子弹呼啸而至,嗖地一声打在了墙根下的一个陶罐上,顿时将其打成了一堆碎片。

  然而爬上大树狙击的鬼子忍者并没有得意多长时间,房顶上的雷子便开枪了,枪声响过之后,大树的方向便传来了一声惨叫和人体从树上坠落的声响。

  趁着混乱之际,新田次郎和鬼子忍者已经从东厢房里出来了,鬼子忍者向新田次郎打出了手语,意思是一个人对付房顶上的狙击手,另一个人对付藏在槐树之后的两名特战队员。

  新田次郎回了一个手势,然后悄无声息地从腰间掏出了一枚忍者镖,手腕轻轻地一抖,忍者镖就带着点点寒芒向槐树飞去,就在即将触碰到树干的一刹那,不可思议地拐弯了,径直飞向了麻杆和那名机枪手。

  麻杆大惊失色,猛地伸手一推机枪手,即便如此还是听到机枪手发出一声闷哼。

  新田次郎嘴角绽放出一丝冷笑,哟西,野小子特战队队员肯定有一个已经受伤了。

  但是他并没有得意忘形,贸然向麻杆发起再次的攻击,面对的是野小子特战队员,可不能有任何的大意,一个细微的失误就会让自己丢掉性命。

  新田次郎迅速的给对面另一鬼子忍者打出一组手语:你马上解决掉房顶上的狙击手,这里由我压制槐树之后的人,抓紧时间!

  鬼子忍者猛地一点头,立刻行动。

  新田次郎举枪瞄准了大槐树的方向,只要麻杆和机枪手露出一点身体来,他就可以马上开枪,也就是这棵槐树比较粗壮,不然麻杆他们还真有危险。

  另一个鬼子忍者迅速地沿着梯子向上爬去,企图堵死雷子的退路。为了彻底地解决藏在大槐树之后的麻杆和机枪手,新田次郎狰狞一笑,从后腰解下了一颗手雷,拉开保险之后在石墙上磕了一下,便立即扔向了槐树之后的墙壁,这是要靠着反弹的力量使得手雷刚好落在麻杆他们身边。

  新田次郎的嘴角终于勾起一抹得意的狞笑,哟西,如果今天能干掉几个野小子特战队员了,虽然不能说是完全给武藤老师报仇,但也不算白忙!

  麻杆也没有想到这些鬼子会这么的难缠,毕竟之前他们遇到的骷髅队都是普通的鬼子士兵经过强化训练之后而成的,而现在面对的可都是忍者,忍者无论身体强度、力量还是反应速度,都远胜普通的鬼子士兵。

  麻杆看到鬼子扔了手雷就知道事情坏了,机枪手在从房上跌下来的时候摔到腿脚,根本无法自由行动,让麻杆扔下战友去逃走又于心不忍,何况自己就这样猛扑出去也会成为鬼子的活靶子,此时的他陷入了险境之中。

  情急之下,麻杆猛地调转手中的盒子炮,瞅准了迎面飞来的手雷,用枪把狠狠地抽在了上面,那手雷还没有来得及撞击在墙面上反弹便朝着原路猛地飞了回来。

  刚才还在得意的新田次郎的瞳孔猛地收缩,我的妈呀,即将爆炸的手雷又飞了回来。

  此时,学麻杆的方法已经来不及了,手雷的延迟时间已经已经用完了,他急忙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向左侧猛地扑倒。

  手雷轰然爆炸,随着爆炸的还要一声无比惨烈的嚎叫声,搭在房檐上的梯子已经被炸得七零八落,而正在攀爬的鬼子忍者也被手雷炸个正着,捂着大腿从上面直直地坠落下来。

  麻杆没有想到自己临危时刻的灵机一动竟然会起到了奇效,虽然没有直接炸死新田次郎,但是将他的同伴炸了个半残,而且还解了雷子的围。

  下一刻,他不由分说抬手就在鬼子忍者的身上补了一枪,那鬼子忍者脑门中枪,立即就停止了哀嚎。

  八嘎,新田次郎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自己的同伴已死,再也没有人策应他了,立即扔下一颗闪光弹和一颗手雷之后拔腿就跑。

  麻杆虽然别强光刺激的根本看不见眼前的情景,但是还是凭着声音开了几枪,也不知道打中了没有。

  与此同时,卧在房顶上的雷子也开火了,但是他的视线同样地受到了闪光弹的干扰,需要数十秒钟才能恢复。

  于是,新田次郎就这样逃出了院子,不仅仅没有实现他拔除狙击点的愿望,而且还损失了一名鬼子忍者。

  新田次郎发动鬼子突围,但是都被雷子等人封住了去路,又有一名鬼子忍者被击中受伤,他们无奈之下只好原地返回躲进了镇子口的祠堂之中。

  事到如今,新田次郎也是有些后悔,都怪自己的一时冲动,为了报仇将这些师兄弟都拖了进来。

  随后,马晓庆带着人也来了,将祠堂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这座祠堂始建于清代中期,背靠大山,坐西朝东,为四合院式,由门楼、前院、前座、天井、左右厢房、后座组成,封火山墙,二坡顶,燕尾脊,面阔五间。

  新田次郎一开始的时候还认为依托祠堂负隅顽抗,但是麻杆等人也不是吃素的,在这种攻防战之中还要比忍者们更加占据上风,外围的防线很快就被特战队给攻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