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刚骷髅 > 第三十章 连驴都有人偷,这神都人条件也一般哈!

第三十章 连驴都有人偷,这神都人条件也一般哈!

  听了皇帝的表白,雪莲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数秒之后,朱唇轻启:

  “陛下,我觉得,您喜欢的并不是我,而是您想象中,那个快意恩仇的江湖女侠……”

  “这有什么分别吗?”小皇帝激动道:“你就是女侠,女侠就是你!”

  “不,我不是……”雪莲摇了摇头:“我只是一个吟游诗人,一个愿意陪伴在英雄身边,歌颂他的功绩的,小小的吟游诗人……”

  “吟游诗人?”皇帝不解的摇了摇头:“那不是和说书先生差不多的职业吗?成为朕的皇后,你根本不用歌颂别人的故事,自然会有人为你歌功颂德,让你的名字永载史册!”

  “可惜,那并非我所欲……”雪莲有些落寞的叹息了一声:“你知道吗,我在西方,认识了一个奇怪的人,他明明有着让圣阶高手都自愧不如的体魄,却偏偏立志成为一名法师,而且还乐此不疲的学习,修炼……能释放一个小火球,就高兴地上蹿下跳……”

  “哼,愚蠢之人!”小皇帝冷哼道:“不发挥自己所长,而是在没有天分的方向浪费生命,是最愚蠢的做法……”

  “的确很愚蠢呢……明明不擅长,还是要努力……”雪莲笑了笑:“我也曾如此质疑他,但得到的答复是,就因为不会,才要学啊!”

  “在他眼中,挑战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才是强者所为,以己之长,击敌之短,固然聪明,却也无趣……”提到这里,雪莲竟然嘻嘻地笑了起来。

  “朕还是第一次听到你笑呢……”皇帝的话,将雪莲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臣女失礼了……”

  “不,朕喜欢听你笑!”皇帝笑道:“你说得也有道理,挑战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嘛……也许,真的有意想不到的快乐。”

  “不,那只是臣女胡乱说的……陛下不必放在心上!”

  “你的话,朕都放在心上呢!”小皇帝笑道:“对了,朕之前送你那六虚环,你可掌握了其中妙处?”

  雪莲微微一愣,抬起手腕,只见那六虚环上隐隐有各类元素光华闪动。

  “这似乎,可以操控元素呢……”

  “正是!”皇帝激动起来:“怎么样?这些日子,你能使用到什么程度了?”

  雪莲老实答道:“这六虚环可以操控多种元素,平时可以吹吹风,冰冰水,点柱香,甚是方便……”

  “只有这样?”皇帝听闻,似乎有些失望:“只有这点威力嘛?”

  “威力?”雪莲好奇道:“这不是陛下赏赐的魔法玩具吗?难道还有杀伤力?”

  “哦,玩具吗……”皇帝表情有些怅然:“没事了,是玩具,朕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雪莲有些疑惑皇帝的反应,但既然要走,也只能恭送。

  皇帝一走,女官们就进来埋怨道:“准后,您怎么能随便和皇帝搭话呢?隔着纱帐听圣上讲话,已经不太合规矩,你还搭话,这可不合古礼!要不是皇上喜欢你,太后就能废了你的后位,直接贬入民间……”

  “贬入民间?”雪莲眼睛微微一动,随后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自语道:“真能实现就好了……”

  …………

  此时,在皇宫之外,簋街的客栈里,赵乾坤几人已经用过了晚饭,各自回房歇息。

  三人开了三个房间,当然,用的是刘表哥的钱,这货小命都在赵乾坤手里攥着,那可真是不敢有半句怨言。

  可就在赵乾坤躺在床上,暗暗调理骨脉天衍的时候,一道高亢嘹亮的驴叫,将他从入定之中拉了出来。

  赵乾坤腾的坐了起来,推开窗子一看,只见院子里,两个黑衣人正牵着那会算数的毛驴往外走,而那驴似乎意识到了危险,正歪头看着赵乾坤的窗户,大声呼叫。

  “嚯,这月黑风高的竟然有人偷驴?!”赵乾坤直接飞身而下,那两个偷驴贼看见了他,纷纷抽出武器。可是他们哪里是老赵的对手,头一个直接一拳打晕,剩下的一个,也被他一脚踢断了腿,趴在地上翻滚呻吟。

  “出什么事了?”小公主海伦也揉着眼睛推开窗子,但是夜太黑,看不清下面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似乎有人的呻吟声。

  “没事,回去睡吧……”赵乾坤摆了摆手,顺便一脚踩住了那断腿人的脖子,让他再也发不出声音,抬手一记微风打出,拂过了小公主的俏脸。

  海伦本就半睡半醒,被这暖风一吹,顿觉得十分舒服,答应了一声,就回去继续睡了。

  见海伦关了窗子,赵乾坤才抬了脚,一把拉起那个倒霉蛋:“你们是谁派来的?”

  那人愁眉苦脸道:“没人派我们来,我们就是普通的偷驴贼,好汉你饶了我们吧……”

  “偷驴贼?”赵乾坤冷哼一声:“这神都何等富庶,遍地骏马,你居然来偷一头驴?是不是知道这驴有什么过人之处啊?”

  “没有啊英雄……”这人还打算否认,赵乾坤却一踢他断掉的脚踝,噗嗤一声,骨头的断茬刺破了皮肉露了出来,那剧痛让他张嘴要叫,却又被赵乾坤一把掐住喉咙,成了个哑炮。

  “说不说?”

  “我说……我说……”黑衣人终究全交代了:“是……是马老大让我来偷驴的……”

  “果然!”赵乾坤冷笑一声:“我正好还舍不得这头聪明的毛驴,你就给了我一个留下它的理由!”说着,他一掌劈晕了这个黑衣人,把他和另外一个捆在一起,拎着飞出了客栈的院墙。

  夜晚的簋街依旧热闹,赵乾坤也不方便拎着两个大活人招摇过市,靠着过人的脚力,一路踩着房顶来到了赌场。

  赌场的后院里,马老大领着几个手下正等着人牵驴回来呢,突然一大团黑影从天而降,噗通一声掉在地上,吓了他们一跳。

  马老大定睛一看,这不是捆在一起的两个人么?再仔细一看,这不就是自己派去偷驴的那两位么?

  “怎么会?”马老大立刻反应过来,肯定是让人发现了,抬头一看,只见院墙顶上,站着那白天来打听谢尔顿情报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