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房产大玩家 > 1176.搞个大动作!

1176.搞个大动作!

  “对啊!”孔阙有些激动起来,暗道自己之前还真是有点灯下黑了,既然让艾秋宁出国的风险那么高,那么把医生和器材弄回来不就结了?

  这么简单的办法而已,自己之前竟然没有想到?

  孔阙不由得苦笑。

  但是张槃却皱眉道:“我之前其实尝试着跟对方联系过……国外能够做这个手术的医生,都是最顶尖的专家,费用或许不是问题,但是人家未必愿意屈尊跑这一趟。”

  “而且像这种级别的医生,在国外每天都是排满了日程的,要预约一台手术往往都要提前很久……”

  陈晋闻言,认真道:“这些我来想办法,张医生,你只要把对方所在的医院和需要哪些专家以及哪些设备查清楚,然后告诉我就行了。”

  “额~”张槃迟疑了片刻:“这其实不属于我的专业范围了,而且相对于这种病症,我的经验还不足以……”

  他话没说完,陈晋扭头看了他一眼,让他硬生生的又咽了回去。

  这本就是他应该做的工作,回避不了的。好在,有晋弘基金会做后盾,足够联系很多国内的专家了,而且也可以向国外咨询。毕竟不是让他治病,只是做准备工作而已。

  陈晋随后又对孔阙问道:“顾美美的专访联系得怎么样了?”

  “有点变化。”孔阙凝重道:“明天上午,王钧已经安排了一场专访,由良友平做采访。我打听了一下,顾美美和她的母亲顾盼凤都会参加,主要内容似乎是要洗白她们母女,好像也有关于你这一次去山雅市的内容。”

  陈晋呵呵一笑:“他们的动作倒是挺快的。良友平?那个台省的经济学者?采访一对母女鸡?这尼玛的叫什么事啊!”

  “有钱能使鬼推磨!”孔阙反问:“顾美美会不会反水?”

  她也很想知道,陈晋到底给顾美美上了什么手段,能保证她这么配合。

  “太简单了。”陈晋摊手:“我比王钧有钱有势啊!”

  “……”孔阙无言以对,转念一想,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与此同时,远在上京的丽晶饭店里,王钧翻身躺倒在一边,气喘吁吁道:“你倒是越来越有长进了……这次接待陈晋,赚了不少钱吧?”

  “嗯,是的。”顾美美直接承认:“一百多万。”

  “他倒是真大方!”王钧狠狠的在她身上拍了一巴掌:“那你呢?是不是就攀上他的高枝了?”

  顾美美坐起身来捋了捋头发:“怎么可能?我能有今天,靠的都是干爹你的帮助……再说了,我和我妈都……”

  “哈哈哈~”王钧大笑起来:“你看着吧,等明天你的专访一播出,陈晋就会身败名裂了。到时候虽然你的名气也会更臭,但我已经安排你们母女出国了,外面也没人认识你们。”

  顾美美的眼睛瞬间布满雾气:“干爹,我舍不得你!”

  “我看你是舍不得钱吧?”王钧哼道:“放心吧,到时候我会给你们1000万,让你们在国外享福的。”

  “谢谢干爹~”顾美美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随后眼神飘向床头柜上的药……

  仅仅一个眼神,王钧就有些受不了啦,自己连忙又吃了颗药。

  “也不怕死在我肚皮上……”顾美美一边想着,一边继续动作起来。

  ……

  ……

  第二天,张槃开始跟楚大附一的专家医生们联系国外的医疗专家,咨询来华手术的可行性以及费用。

  在同一时间,陈晋则是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网上即将播出的顾美美专访。

  他可不是大禹,能三过家门而不入。此刻女儿就趴在他怀里,正对他领口的口子玩得爱不释手,蒋艺涵坐在一边,陪陈晋看专访。

  “听说,也有关于你的内容?”蒋艺涵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嗯,应该有,确实去了趟南岛嘛。”

  “那……假戏真做了?”蒋艺涵斜眼道:“我不怪你。”

  陈晋扭头看了自己老婆一眼,见她眼中带着明显的戏虐玩味,便笑着应道:“都说家花没有野花香……”

  “你!!”蒋艺涵瞬间瞪眼。

  但陈晋立刻补了一句:“但我鼻子不好,野花再香也闻不到。”

  “哼~”

  ……

  几分钟之后,网络直播的专访开始了。

  孔阙正在公司里上班,也接到了红会总部办公室打来的电话,跟她进行了正式沟通,要求晋弘基金会立刻停止对病人艾秋宁的骚扰。

  跟孔阙通电话的是红会的副会长福芒青,据说……他是正儿八经还生活在上京的满人。

  当孔阙应付完福芒青,开始向陈晋汇报的时候,屏幕里的良友平正好对顾盼凤、顾美美母女俩问道:“既然你们说你们的钱是通过投资赚来的,那么能透露一下你们的投资内容吗?”

  “可以。”顾盼凤看了女儿一眼,对着镜头认真道:“我们近两年最成功的投资,就是在一位年轻的优秀企业家的帮助下,进行的房地产投资。”

  “能透露是谁吗?”良友平话虽这么问,但却引导性的猜测道:“房地产行业,年轻的优秀企业家,其实并不难猜嘛。”

  顾盼凤抱以微笑,摇头不语。

  “这暗示得也太明确了吧?”蒋艺涵气恼道:“就差指名道姓说是你了。”

  陈晋拍了拍她的手:“不急,不急。”

  电话还没挂断,孔阙在对面问道:“陈总,红会方面要求我们今天之内必须中断和艾秋宁的联系,并且向他们保证不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否则就要向卫生府举报我们非法干扰医疗秩序了。”

  “不急,不急。”陈晋同样乐呵呵的应道:“我们安排的专访?”

  “定在了明天。”

  “好的。”陈晋说完,挂断电话后,让蒋艺涵帮他把放在桌旁的手提箱拿了上来,从里面取出一部卫星电话……

  虽然一直能够拨通,却始终都没有人接听。陈晋也不气馁,连续不停的打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对面才猛然接了起来。

  “什么事?”对面传来段怀疆的声音。

  陈晋淡然道:“我要是搞个大动作,你能吃得消吗?比如……”

  “比如什么?”

  “公开指责红会,引起舆论爆点,搞垮红会下属的宏爱公司,顺便再整一把万聪集团。”

  “……”段怀疆沉默片刻,反问:“你考虑过后果吗?”

  “嗯,考虑过。”

  “那好,我不支持,不反对。”

  陈晋笑了:“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