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扶明录 > 第1165章 专业选手

第1165章 专业选手

  常宇睡的很不好,并非蚊虫袭扰而是露水太重,即便大榕树枝叶茂盛依然潮气侵身浑身不舒服,而且晚间太热直到凌晨凉快了,刚睡着天就凉了,然后村子里的鸡鸭狗都开始闹腾了……

  起床气还是有的,找吴中练招泄泄气却被嫌弃伤口未愈打起来不过瘾直接拒绝,惹的常宇直接挥拳上去,却不慎被吴中闪电般出手给重重摔在地上,半天没缓过劲。

  “咋就不信邪呢”吴中耸耸肩撇着嘴慢慢悠悠的走了。

  你大爷的,回头非收拾你,常宇爬起来还感到天旋地转晕乎乎的,指着吴中背影破口大骂,乔三秀刚好起来见状一怔:“大人被那厮给摔了?”

  “偷袭,那厮偷袭!”常宇脸色一红,乔三秀笑而不语,小太监和吴中练招,巅峰时两人互有胜负,如今身上有伤被虐也不意外。

  院子里,老九正亲自下厨熬粥,热气腾腾香味宜人,常宇凑过去:“有肉么?”

  “有的,从老乡那买了几只鸡”老九嘿嘿笑着,常宇哦了一声:“黑狼营的伙食标准这么高啊”。

  “大人,这可是俺自个儿掏银子买的哈,这几天打了两场架得给兄弟们补补力气对吧”。老九一本正经,常宇翻了个白眼:“得嘞,别叫唤了,这几只鸡咱家给你报了”。

  老九大喜,嘿嘿笑着又对常宇朝旁边挤了挤眼,顺势望去,却是在院子一角素净正在教莲心连拳。

  严师出高徒,莲心是不是高徒不知,但素净绝对是严师轻则叱责,重则用木条抽打,只把天仙少女弄得泪眼婆娑,看的旁边的陈王廷直摇头。

  “素净师傅剑法高超,为何不传莲心剑法只授拳脚?”常宇看了一会轻声问了句,素净蹙眉:“她将来又不用闯荡江湖,学那杀人剑法何用,学些拳脚不被男人欺负便可以了”。

  若真如此,又何必用你来教,吴中,陈王廷,乔三秀三大宗师,哪个不是一等一的高手,常宇内心悱恻却也不敢说出来,少不得又要被这夜魔呛。

  “莲心,去帮我打些清水洗漱”看着莲心实在受累,满头大汗苦不堪言常宇于心不忍便出声解围,却被素净狠狠一瞪。

  “怎么?”常宇眉头一挑:“她虽是你徒弟却也死本督侍女,孰轻孰重?”

  素净不语,眼神冰冷就那样瞪着常宇。

  “哎呀,不要这样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打一架不就完了嘛”吴中这时又不知从哪冒了出来,话刚落音,一道疾风刺来,这厮反应也快,抽刀劈开跳出圈外,指着素净大骂:“别他么的来劲哈,大和尚老子说劈就劈了,你这小尼老子还真不放在眼里”

  “狂妄”素净举剑又要再刺,突感觉有什么不对,转头瞧去,却见小太监眼神冰冷,浑身杀气翻涌,于是冷哼一声:“不吃苦,哪练的真本事,将来被人欺负了那时后悔就晚了”。

  这话听的常宇身上杀气顿散,摸摸鼻子道:“你也说她不用闯荡江湖,用不着那么……咳咳咳,凡事讲究个循序渐进嘛……“话没说完,素净已转身走了。

  ”你瞧瞧,你瞧瞧“吴中啧啧不停:”俺也不知道大人图个啥,弄这个么臭脸放身边,当真是犯……不着啊“。

  常宇龇牙咧嘴,幸好吴中最后拐了个弯,若是他把那个字说出来必须冲过去干他一顿:”图她剑法一流,图她轻功无敌,图她能帮本督杀人“。

  吴中翻了个白眼:”大人身边拳脚无敌的刀法无敌的都可以杀人,非要那婆娘啊!“

  ”你懂个屁,她是专业的!“常宇没好气道:”你们杀人和她杀人完全两回事“。

  吴中听出味道了,凑过来低声问道:”大人可是要刺杀某人“。

  ”你问这干嘛“常宇不理她,接过莲心端来的清水开始洗漱,吴中形影相随:”这活卑职接了,大人只管说谁“。

  ”你不行“常宇摇头:”你杀人都是直接冲到家门口,噼里啪啦一顿砍,唯恐天下不知,不专业,本督需要的是暗杀,不动声色不着痕迹的那种刺杀,这方面素净比你专业“。

  ”大人要杀谁?“突然间素净不知什么时候道了身边,把常宇和吴中吓了一大跳:”你是人是鬼,大和尚快来降妖除魔啊……“

  素净略显尴尬轻咳一声,抹了抹鼻子:”大人说吧,反正跟了你数天也没出啥力,还总惹你不快,这次帮你杀个人算陪不是“。

  ”本督就随口一说,你怎么还当了真“常宇挥挥手让两人退开,吴总怏怏而去,素净却不依不饶:”我看大人不像随口说说“。

  常宇抬头看吴中已远去,这才看了素净一眼道:”的确不是随口说说,但不宜立刻动手“。

  素净眉头一皱:”大人这般小心,看来此人非同小可“。

  常宇点头:”干这活的东厂有很多人,但本督怕留痕迹遭人非议,想做成类似江湖仇杀或者抢劫杀人那种,这方面你是行家,所以想请你走一趟“。

  素净嗯了一声:”猜到了,所以大人要杀的是……“

  常宇招了招手,素净附耳过去,随即脸色一变:”这……的确,嗯,杀就杀了吧“。

  ”切记此时不可为,最快也要三个月以后动手“。

  半晌午,常宇吃饱喝足在村口榕树下和李慕仙几人乘凉聊天,老九在村口晃荡了几圈回来:“他么的架子不小啊,东厂卫的名头人家好像不买账呀”。

  “你急个啥”常宇嘿嘿一笑:“总得给他们一点消化的时间”。

  “啥意思啊?”老九不懂,其实常宇这新词其他几个人也听不懂。

  “本以为是一支路过多管闲事的官兵,突然间变成了东厂卫,他们得想办法应付啊,还得给豢养的那帮鹰犬通好气统一口径才行的”。

  常宇这么一说众人便听懂了。

  “这大热天的杀人用不几天就能腐烂成肥,百余人能壮十亩田”老九仰头看着烈日絮絮叨叨,被常宇一脚踹开:“发现你们这帮人现在都快变态了”。

  老九嘿嘿笑着刚要说话,远处便见十余骑疾驰而来,于是眉头一挑:“来了,抄家伙……”随即被小太监又给了一脚:“抄你个妹啊,脑子里想啥呢”。

  没错,来的可不是沙虎山的人,也不是蛟龙帮,乃胡茂桢,孙守法,李国奇三人。

  作为高杰手下的部将,三人同来的确给足了黑狼营面子。

  不光给足了面子而且姿态放的也很低,大老远就下了马举步走到榕树下,拱手道:“不知是东厂卫的兄弟原来,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不知不罪,但既然知道了,这大热天的过来不知道捎几个西瓜,那可就真的有罪了”常宇轻笑起身拱手回礼道。

  三人一怔,随即大笑:“这位兄弟说的对,吾等有罪认罚,待会到城里头,管够……”说着说着,突的三人就齐齐变了色,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的震惊。

  因为这会他们才注意到面前说话的其实是个少年,但其气场却极其强大,就那么随意一战,你都能感受到他浑身充满一种难以言喻的力量,再看他身边人一个个虎背熊腰杀气腾腾,这……莫非是那小太监来了。

  “敢问这位……可是东厂的常公公”三人都是有眼力价的人,东厂卫的人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就南下呀,既然来了小太监也极有可能在呀,于是乎,孙守法硬着头皮问了句。

  “孙将军不光一身铁胆还有一双火眼金睛啊”常宇轻轻一笑:“正是本督”。

  “末将拜见厂督大人”三人再不迟疑,单膝跪拜,这在大明朝是最重的军礼了。

  “吾与高总兵相熟,三位也不用多礼”常宇向前一步将三人扶起,抬手一指大榕树下的磨盘:“也没地方招待三位,随意坐吧”。

  孙守法三人内心翻江倒海,坏事了,坏事了,这小太监亲自来了,只怕难以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