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燧灵记 > 第两千两百三十四章 替她做主?

第两千两百三十四章 替她做主?

  安承宇回头看了一眼安修,等着安修点了点头,方才兴奋地答应道:“我们学会了,可以相互容易成对方的样子,在府里捉迷藏吗?”

  牛轲廉大包大揽道:“自然是可以的。”

  安修看着两个差不多高矮的小孩儿,手拉手出了门,回头对教习牛轲廉武功的宋长老说道:“牛轲廉自作主张......”

  年富力强却其貌不扬的宋长老,抬手止住了安修继续往下说去:“老国公无需多虑,掌门特意交代过,让大公子跟着牛轲廉一起习学。也好有个伴,弥补他无法陪伴小师弟的遗憾。”

  原来如此。

  安修还有话说:“我先前安慰牛轲廉的话......”

  宋长老收回手背在身后,微笑着再次打断安修道:“老国公无需试探我等,我等确实接到过掌门的密令,无论如何要替他保住安国公府。”

  “老国公放心便是。”

  安修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安国公府四世同堂,中间的两代人都出征上前线了,留下一头一尾两辈人留在府中,两个曾孙子,一个曾孙女的安危都坐落在他的身上,他身上的压力着实不小。

  特别是安怀德的妻子卫嫣然身怀六甲,他这个做长辈的,无论如何要保住卫嫣然母子的性命,要给清平侯府一个交代。

  安国公带着两个儿子出征前,他特意交代过儿孙们,若事有不协被人陷害,勿需多管盛京城中的安国公府,自投罗网回来送命,让一家人死在一起。他许他们自立为王,延续安家的血脉,他自去为皇上效忠,成全安国公府精忠报国的名声。

  他心知肚明南宫翎让牛轲廉来安家,是为了让宋长老名正言顺带着人住进来,就是为了预防万一,可这层窗户纸始终没有捅破,事到临头若有变故,岂不是要误事?

  此刻得了宋长老毫不避嫌的肯定答复,安修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他虽然早有安排,到底不如再多一个助力,来得更万无一失。

  安修对南宫翎愈发满意起来。

  他自己的府邸,飞云门有没有安插人进来,他心里有数。安馨守住神仙门派的规矩,规行矩步不肯越雷池半步,他能够理解。可安家的忠心天日可表,总不能在安家被奸佞所害的时候,所有人都袖手旁观,任由安家被人欺侮。

  他不怕死,可死也要死得其所。

  他的嫡长曾孙安承宇长大了,虽然不如牛轲廉过目不忘聪明绝顶,但安承宇身体被调理得极好,比牛轲廉小了十个月,身高却跟牛轲廉相差仿佛,习武的速度更是比牛轲廉还快,他舍不得让安承宇跟他一起为了安家的名声去送死。

  他更舍不得安成栋,安承倩那一对龙凤双胞胎,都是安家未来的希望......安修欢喜地笑了起来,“如此,要劳烦宋长老多费心了。”

  宋长老对着安修拱了拱手,“职责所在,无须客气。”

  ......

  盛京城中,安家安宁平静波澜不惊,已经从安修心里被南宫翎比下去的安馨,此刻却正在飞越安国公与霍迪国对战的战场,她跟奚欢溯江而上,居高临下地观战,冷静地评估着‘直升机’下方的战局。

  青澜江上,霍迪国的战船正在攻向西岸的申国军队,试图抢摊登上西岸。

  在连绵一百里的江面上,有数量不等大小不一的战舰,集结在十一处地方进攻。算上去,每一处进攻点至少间隔了十里。

  看上去,霍迪国是准备借用漫长的战线,趁申国军队不备,在西岸上不拘那一处,先打下一处滩头,扎下一个钉子,有了立足之地,再增兵收服失地。

  战术简单明了,战况也颇为激烈。双方攻守之间,箭弩如飞蝗般在空中飞过,不断地收割人命。水中也有擅长水性之人,在强行泅渡试图登陆。

  安馨却直觉得不对。

  用战船从江上进攻分头进攻,如此长的战线上,首尾之间难以呼应,兵力也无法增加,战术的选择远不如从陆地上进攻来的灵活多变,换做是她领军,宁可击中一点大规模进攻,吸引申军的兵力,再找一两个地方强行登陆。

  不对,霍迪国的将领不会如此愚蠢,这般大张旗鼓进攻,或许都是吸引敌军的火力,声东击西诱敌之策。

  主力不会在这里。

  奚欢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她的目光落在下方‘安’字大旗上,对着安馨轻声说道:“没有异样。”

  确实没有异样。

  跟她们在千万大山中,暗中查探祁贤的作为确实大相径庭,至少这里的攻守之间是正常的战争的模样,不是一面倒的践踏人命。

  若不是亲眼看见了,祁贤肆无忌惮地带人横扫千万大山中暗藏的江湖人,安馨不会特意现身出来,来安家的战场上走一趟。她怕天鹰宗的人没有了禁忌和章法,用非寻常的手段插手三国之战,让世间变成水深火热的炼狱。

  奚欢用眼角余光留意着安馨的神色,第一次替祁贤分辨道:“祁阁主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想要彻底灭绝天行峰余孽,非霹雳手段不可。逐一辨别,放过了漏网之鱼,早晚再酿成大祸。”

  安馨干脆地点了点头,“我明白。”

  “我特意过来看一眼,一是我不曾看过战场,顺便过来开开眼。二来也正好顺路过来,再看看家人。”

  她若是不现身,让人知晓她会护着安家,再多给大伯父和两位堂哥多些自保的手段,她怕天行峰的余孽会暗藏在战场上,借机报复到安家人的身上。

  没等奚欢再开口说话,“嗖嗖”两声轻响,从下方的船只上对着她们射来两只长箭,有粗豪暴怒的声音先声夺人地传来:“止步!神仙门派中人退后,不许插手世俗之战!”

  安馨的目光箭一般落在下方开口的中年男子身上,再扫向那人身旁拿着长弓的青年人,她何时插手下方的战斗了?莫非神仙门派高高在上旁观,也要让下方的蝼蚁同意才行?

  真是笑话。

  奚欢近在咫尺,一下子感受到安馨身上爆发的怒气,赶紧抢先开口道:“笑话!败军之将找替罪羊找到天上来了?!”

  奚欢一边飞出两张符纸,击落射向‘直升机’的箭支,一边冰冷地警告道:“尔等敢不敬神仙,无中生有狂吠栽赃,再敢多叫嚣一句,坏了尊崇神仙门派的规矩,神仙门派当即联手出动,让霍迪国灭国!”

  神仙门派联手灭国?!

  安馨的眼睛倏然眯缝了起来,奚欢这是要替她和飞云门当家做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