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方高能 > 第八百二十一章 选择

第八百二十一章 选择

  两股力量相互对峙,都似是想将对方吞噬,却又因为势均力敌而形成一种僵持之势。

  哈亚斯的头颅垂得更低,骨骼在弯折之间,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之声,血液也流得更快更急。

  随着他身上大量血液涌出,他僧袍之上的血丝力量大盛。

  无数血丝牵连成细如发丝的线,往他头顶之上的红云连接而去。

  那团红雾有了这些血丝的连接,更是显得气势凶悍,雾团转动之间,仿佛有黑气绞缠。

  诡暗、暴戾、阴森的气息从那红黑相间的血丝中散布出来,‘淅淅沥沥’的声响里,血雾凝聚成团,形成血珠在雾中流转。

  “哈亚斯!”

  血气所到之处,所有人的脸色都大变。

  宋青小只觉得在这血液的刺激之下,一股杀气从她心底深处涌出。

  ‘轰隆!’雷声在她识海之中响起,‘哗啦啦’的雨声落了下来。

  ‘啪嗒、啪嗒——’黑暗之中似是有人穿过朦胧的血雾,握着把尚在淌血的匕首往她走来。

  她浑身紧绷,仿佛回到了当年西郊的小巷中,像是永远都走不出来。

  那股阴影越逼越近,宋青小的眼瞳之中有暗金色的光影透出来。

  “哼。”她心底冷笑了一声,已经察觉出了这血雾有古怪。

  血雾影响之下,她仿佛神识自动模拟出当年在西郊被暗杀时的那一幕。

  那是她最弱小无助的时候,也是她命运转折的关键,后来更是形成她的阴影,埋藏在她心里面。

  这血雾确实有些厉害,竟然能通过回忆,试图攻击她心神。

  看样子哈亚斯的攻击,偏向神识类的攻击,利用人心中的弱点,将人击败。

  可惜这些阴影不成气候,她心志坚定,在她重回帝都之时,就已经将这心魔打散。

  “只是一些阴影,竟然也敢阴魂不散。”

  不要说这些只是她心底残存的意念,根本不足为惧,哪怕就是真正的裴红茵及那手持龙牙的暗卫出现在她面前,也不可能影响到她心境半点儿。

  她眯了眯双眼,眼中透出妖异的光泽。

  那目光透过漫天血雾,一股令人心生颤栗的强大气势从她双眼之中透出,她还未来得及动手之时,一道女性的高声厉喊便如弓箭,‘嗖’的一声将这血雾射穿!

  “哈亚斯!”金发的美人儿大喊出声,“你冷静下来!”

  随着她这一声大喊,那被雾气阻隔的景物、声响都一一传进了宋青小的识海。

  她正欲起身的动作一顿,所有人的神识都从迷茫变得清醒了起来。

  ‘吼——’

  地面匍匐的巨狮如感应到了令它不安的气息般,发出一阵阵嘶鸣,硕大的脑袋动了动,像是下一刻就要抬起来。

  一号等人如梦初醒,脸上带着心有余悸之色。

  众人的目光落到了半空之中的那团血雾上,只见那血雾此时已经化为诡异恐怖的黑红色,形状如同一只狰狞异常的鬼头。

  这鬼头上面缠满了根根绞缠的血丝,形成一条条粗如血管般的可怕黑色纹路,牢牢将那血雾‘捆’住。

  而先前喝斥哈亚斯的抱书老人此时已经站立了起来,将原本藏在他宽大法袍之下的书本掏出。

  那书本约摸有成年人的拳头那般厚,书皮呈暗金色,仿佛某种强大妖兽的皮纹所缝制,闪烁着淡淡的光泽。

  光芒所到之处,那原本肆无忌惮的黑红雾气忙不迭的避散,如同遇到了天生克制之物。

  老人的神色严肃,坐在哈亚斯身侧的精灵不由自主的往他身侧靠拢。

  不仅仅是他,就连其余几位‘光明’一系的圣徒也自发的以老人为中心处靠。

  光泽流转过后,在血雾的刺激之下,只见转瞬之间,书面的封皮纹之上突然出现一道道极为古怪的字体。

  那字体一浮出,便有一股极为强烈的恐怖妖兽之气从中溢出,紧接着一道似金戈交接之鸣的声响从那字体之中逸出:

  ‘卬——’

  伴随着这一声鸣响发出,那字体刹时光芒大盛。

  一股强大而神秘的力量随着光芒扩散开来,所到之处血雾疯狂回缩避逸。

  “龙语魔法!”

  音浪化为神识攻击,随着光晕所到之处,攻击着一切不服从于老人的意志。

  ‘黑暗’一系的几人脸被照亮,阴影被尽数驱离。

  在这音波声中,原本映在火车车窗上的紫袍男人的倒影在光芒映照之下刹时如冰雪消融,留给宋青小最后的印象是他眼中的怨毒夹杂着恐惧的眼神。

  匍匐在半兽人脚畔的巨狮在这音浪之下直接被惊醒,身上厚实的鬓毛如同根根竖立的钢针,高高立起。

  音纹化为层出不穷的攻击,‘轰’的一声袭击宋青小的识海。

  但她神识强悍无比,在听到那鸣响之音时,神识便已经将识海封锁。

  神魂之中,沉睡的金色小龙魂被唤醒,缓缓睁了下眼睛。

  那还未冲击她识海的这股诡秘的力量当即被小龙的气息冲搅得一干二净,令她根本没有受到半分影响。

  其他人则是如临大敌。

  一号等人明显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魔法攻击,都各自施展手段护体。

  此时老人手中抱着的书本之上,还有光芒流转,又隐隐有第二个字浮出。

  车厢之内力量刹时紊乱,气流逐渐在两种力量冲击之下显得暴戾,冲击着车厢体及桌面等,发出‘轰轰轰’如野兽撞击般的巨响之声。

  那本厚厚的书爆发出的光芒刺眼无比,如一轮小太阳,与那血色鬼影形成对峙之势。

  两股力量交绞不下,坐在血影下方的哈亚斯的头垂得更低。

  他身上的皮肉在这股白芒的笼罩下,如同阳光炙烤之下的冰淇淋,开始缓缓化开,露出下方被条条黑纹缠绕的内里。

  ‘人皮’被剥去之后,此时的哈亚斯看起来份外的吓人。

  他如同一具血尸,身上缠绕着无数的黑色血管,那血管似活物般,在他身上根根蠕动着,几乎将他的身体与火车的座椅都连成了一体。

  血液四溢开来,沿着他的身体往四周的座椅、地面蔓延开去。

  刺鼻的血腥味儿夹杂着庞大的怨气、恶意扩散开来,令得闻到的人都心绪浮动,受这血腥气的影响生出杀机。

  就连宋青小的心中也浮现出许多阴暗的回忆,戾气丛生。

  “这血不对劲儿!”血液之中蕴含着强大的怨咒之力,这种怨咒似是与厉鬼的怨气有些相似,但明显不是一般的阴魂厉鬼可以比拟的。

  她的意志之坚定,哪怕当日心魔都不能影响她半分,此时却也在闻到这股血腥气后血气沸腾。

  宋青小屏住了呼吸,但她却发现这血腥味儿并没有随着她屏住呼吸后便失去对她的影响。

  血雾附盖在她身体之上,如同给她蒙上一层薄薄的红光,腐蚀着她的身体,从她每一处发丝、眉睫、毛孔试图钻入她的身体,吞噬她的灵力,影响她的神识。

  “这到底是什么攻击?”

  “哈里斯!”老人捧着书本,声音如奔雷:

  “还没到深渊之地,你就要开战吗?”

  他的这一声厉喝之下,书本之中又有两个字符高高浮起,化为两道长长的怒鸣:‘卬——’

  这环绕的龙语魔法衬托了他的气势,令他的喝声更是响亮无比,‘轰’的一声将笼罩着哈里斯的血雾击开一个缺口。

  光芒映照进去一丝缕,落到哈里斯那攒动的黑色血管之上,发出‘嗤’的灼烧声!

  “唔!”

  那低垂着头,几乎要化为一座活着的黑红色血雕的‘人’在这股光照刺激之下,发出一声痛苦的急吟。

  随着他这一声哼响,那失控的往外扩沿的黑色血浓稠血液往外流淌的速度顿时一止。

  紧接着,大量黑红色的血雾似是被激怒般,重新蠕动着涌了过来,将被龙语魔法打开的缺口重新封紧。

  同时形成一层红色的保护膜,将那曝露在外的黑色血管交缠的哈亚斯包裹在内。

  见此情景,老人的脸上不止不惊,反倒露出一丝喜色。

  其他如临大敌的精灵、金发美人等也跟着似是隐隐松了口气,精灵握成拳的手缓缓松开,紧绷的肩膀慢慢的沉了下去。

  宋青小一见这情景,也挪动了一下脚步,往他们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这是她暂时的选择。

  虽说目前任务的线索还并不明朗,仅能猜测她需要的‘纯洁’之心与被封印在深渊之地的‘月’贤者应该有所瓜葛。

  十三圣徒分为两派,如今看来立场不明。

  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黑暗’一派相互猜忌,并不心齐,且紫袍男人、黑袍都已经表现出了对她的恶意。

  最重要的是,一号夹坐在‘黑暗’一派的中间,她与宋青小几乎是同一时刻进入试炼,也同为女性。

  若试炼按照三队来分割阵营,一号如果是她可以合作的队友,那么一号留在‘黑暗’一派,她则倒入‘光明’一系,如此一来两人正好一暗一明,相互配合。

  反之,一号如果不是她的队友,恰巧是她敌人,那么如此一来也可以证明‘暗黑’一派也同样对她任务不利,自然该死。

  而与‘黑暗’阵营相反的,是‘光明’一系对她表现出来极大的‘善意’,明显有拉拢她的意图在里面。

  这十二人实力非同一般,且在这试炼场景中既然是当年追随两位大圣贤屠杀过恶龙的有功之臣,无论是身份、地位、实力都非同一般。

  相较之下,宋青小等试炼者的身份仅只是联邦政府派出来协助几人的新人而已,原本应该并不被这十二圣徒看在眼里。

  从先前紫袍、黑袍的表现都验证了这一点,可偏偏无论是抱书的老人还是金发的美人,都似是对她和颜悦色。

  这种情况明显反常,其中必定有问题。

  抱着可以施展龙语魔法书的老人说过,圣徒一共有十三人。

  火车上的圣徒仅出现了十二人,分为两派,每派各六人,力量应该势均力敌。

  而第十三名圣徒如今尚未露面,不知其阵营属性及实力。

  第十三位圣徒应该与这十二人关系疏离,但从老人希望可以请动他出现,且对他的出现抱以极大希望的。

  光凭这位名为‘路西法’的第十三位圣徒之名,便能令当时神态倨傲的紫袍、黑袍闭嘴,足以可见此人实力之强横。

  从这种种迹象都可以表明,这第十三位圣徒实力非凡,不止是能压制住‘黑暗’派系的人,同时也令‘光明’一系的人忌惮无比。

  抱书的老人、金发女拉拢宋青小的举动,更是从侧面验证此人就算不是所属‘黑暗’一系,也有极大可能是偏向‘黑暗’系。

  他的存在令‘光明’一系不安,所以在前往深渊之地的路上,哪怕宋青小只是联邦派来的‘新人’,老人及金发美人儿都对她表现出了极大的亲和力的原因。

  若是这样一来,宋青小倒向这一面,就占据了一小部分主动权。

  她动作一顿,此时红雾笼罩之下的哈亚斯已经在开始清醒。

  他低垂的头颅动了动,似是吃力的想要抬起头来。

  在他身上爬动的黑色血管不死心,蠕动得更快更急,如同一条条钻动的虫子,捆缚着他的血肉、身躯,令他发出更加痛苦的闷哼。

  他的背脊佝偻得好像更加严重了,几乎要紧紧的抵进沙发之中,似是要与沙发融入一体。

  “呼——”

  哈亚斯的口中发出痛苦的喘息,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那如同血尸般的可怖黑红色身影在椅子上瘫坐了片刻之后,低垂的头颅缓缓抬了起来,外涌的黑红色血液如同被一股力量所回拽,慢慢又爬涌着往他的身体方向返回。

  他与沙发紧贴的身体一点一点与坐椅相分离,如同藤蔓一般长在座椅后背上的黑色血管十分不甘的一点一点抽了回来,重新回到他的身体之中。

  不多时的功夫,这些外放的血迹被他收回体内,重新组合成一个‘人’影。

  令人毛骨悚然的‘嗞嗞’声响中,黑红色雾气中的血滴化为丝丝缕缕的黑线,钻入哈亚斯的头皮之内。

  只是那化为鬼脸的黑红色雾气还不甘心被收回,挣扎之间,那些千丝万缕的黑线撕扯着哈亚斯的头顶盖,发出‘嘶嘶’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