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炼巅峰 > 第五千一百七十九章 三万年前

第五千一百七十九章 三万年前

  申屠墨闻言道:“是,也不是……”

  杨开听的茫然。

  申屠墨沉吟了片刻,似在考虑怎么跟杨开解释此事,毕竟想要解释清楚也是挺费口舌的。

  好片刻,他才开口道:“你来这墨之战场也有两三百年了,虽然时间不算长,却有许多在这里与墨族争斗数千年的将士都不曾有过的经验,更去过八品们都未曾踏足之地,你可曾想过,整个墨之战场,为何如此巨大,这般广袤?”

  杨开心说我哪会想这事?而且这种事自己去想,又能有什么答案吗?

  不过申屠墨这么一提,倒让杨开颇为在意,是啊,墨之战场为何会如此广袤?三千世界中,任何一个大域都可以说是广袤无垠,可与墨之战场比起来,却是没有可比性。

  墨之战场的巨大,已经超越了大域之广,似无极限。

  “军团长的意思是……”杨开迟疑地望着他。

  申屠墨叹了口气道:“据一些零散的史籍记载,在那世界初生的年代,墨之战场也是有一处处不同的大域的,每一个大域都繁花似锦,大域与大域之间有域之屏障,由域门连接彼此,与如今三千世界的情况是一样的。然而墨族的诞生改变了这个状况。墨族自不知名处诞生,他们天生的侵蚀性和特殊的繁衍方式,让他们很容易便能成为一座座大域的主宰。”

  “每当墨族完全主宰一个大域,这个大域就会开始腐坏,域之屏障崩解,相邻的大域就会开始相融,体量逐渐增加,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这就是墨之战场会如此广袤巨大的原因。”

  杨开皱眉道:“换句话说,如今的墨之战场,是融合了无数不同的大域形成的规模?”

  “不错。”申屠墨点点头。

  这种说法还是头一次听到,倒是新奇的很。

  杨开道:“大人,为何墨族完全主宰一个大域之后,域之屏障就会崩解?又该如何判断墨族有没有完全主宰一个大域?”

  申屠墨摇头道:“此事我亦不知,我所知道的这些都是从很古老的史籍中看到的,那上面记载的东西并不全面,更没人能够考证其中真假,不过这却可以解释墨之战场疆域如此广袤的原因。”

  “那墨族又是从何处诞生的?一般的墨族孕育自墨巢,墨巢分等级,下一级墨巢是上一级墨巢的子巢,往上追溯的话,王主级墨巢又是谁的子巢?”

  这个事困惑了杨开很久,却一直得不到答案,自得知墨巢的秘密之后,他便一直猜想,墨巢这东西,总该有个源头。

  趁此机会,杨开连忙向申屠墨讨教,想要得到答案。

  申屠墨却摇头道:“不知,在你打探出墨巢的秘密之前,我等人族甚至完全不清楚墨巢之间的关系。”

  杨开不免有些失望。转念间,忽然疑惑道:“大人为何忽然与我说起这些?”

  他之前还在问自己关于关内队伍调动之事的猜想,怎么话题一下子转变到这上面来了。

  申屠墨道:“之所以与你说这些,是因为接下来关内会有一个计划,这个计划不但关系到碧落关,也关系到其他所有的人族关隘。”

  杨开听的眼前一亮:“远征要开始了?”

  一直在旁边没出声的丁耀道:“与此事有关,不过想要远征,此事必须达成!你静听便可,无需多问。”

  杨开乖乖闭嘴。

  申屠墨接回话头:“上古之时,墨族横行无忌,一座座大域沦陷,适有人族大能,同心御敌,在这墨之战场创建一百零八道关隘,抵抗墨族,这一举措,福荫子孙后代至今,若是没有这一百零八道关隘的话,如今的三千世界早就成了墨族的地盘,也就没有你我了。”

  “一百零八道关隘,虽各自为战,但实际上却是紧密连为一体,构筑成一道坚固防线。”

  说话间,他忽然伸手在面前虚画,精纯的天地伟力凝聚成实质,化作一片灵韵之光。

  那光芒在他的操控下,呈现出泾渭分明的两色,一色为白,一色为黑。他指着那白色区域道:“这是三千世界。”

  又指向那黑色区域:“这是墨之战场。”

  伸手在两色界限的中心点某处一点,一点金光乍现:“这是自古便由龙凤二族镇守的不回关,也是三千世界与墨之战场唯一联系的通道,各大洞天福地的弟子经由不回关,分配往各处关隘,物资方面也是从不回关分配过来的,可以说,不回关乃是三千世界最后的屏障!”

  心念动起,黑色区域再现一百多点金光:“这是人族一百多道关隘。”

  杨开定眼望去,发现那一百多点金光,在墨之战场的分布,呈现出一个半圆形,将不回关笼罩。

  杨开还是头一次如此直观地看到人族一百多处关隘在墨之战场的分布,不禁讶然道:“这些关隘是真实地形的分布吗?”

  申屠墨颔首道:“不错。如此分布可以确保每一处关隘对应一处战区,只要守好自身所在的战区,墨族就永远也休想踏足三千世界。”

  杨开心神震撼:“上古大能,果然神通广大。”

  此时丁耀背负双手走了过来,开口道:“依靠这一道防线,人族对抗了墨族无数年,虽牺牲了数不尽的精锐之士,却保三千世界的无忧。但是这种情况,在三万多年前,出现了变化。”

  这般说着,他伸手朝前方一点,在杨开的关注下,那一百多点金光中的某一点,骤然化作黑色。

  杨开心头一动,隐隐意识到那三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果不其然,丁耀道:“三万多年前,大衍福地负责镇守的大衍关被破,大衍关数万将士,在大衍老祖的带领下,血战墨族数年,几近全军覆没,大衍老祖更是战死虚空,自那之后,大衍关便落入了墨族手中。”

  尽管心有猜测,可是当听到丁耀说出此事时,杨开还是心情沉重。一处关隘,数万将士竟在那一战中被打的几乎全军覆没,就连坐镇其中的老祖也战死虚空,那一战对人族的打击太大了,那不单单是一处关隘的失守,也是一个福地的灭亡!

  自古以来,人族关隘失守,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也正是那一战,导致了大衍福地的凋零。

  这是人族的耻辱,是以杨开虽然来这墨之战场两三百年了,也从未听人提起过,知道这个事的基本上都是八品开天,不会与他说,八品之下,基本都不知道这件事。他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从墨族黑渊域主口中听到的。

  他不知三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竟让大衍关彻底失陷,但只是数年时间,数万将士便几乎全军覆没,连带九品老祖都战死,明显有些不对劲。

  “九品老祖的修为与墨族王主半斤八两,或许还要更强一些,有老祖坐镇,墨族又岂能这么容易得手?大衍关为何沦陷的如此迅速?”杨开不解问道。

  丁耀道:“老祖的实力与王主确实相差无几,但若是以一敌二呢?”

  杨开讶然:“那一战中,墨族出动了两位王主?”

  丁耀颔首道:“这也是后来得到的消息了。人族老祖诞生不易,墨族那边王主同样如此,这种最高层的战力,或许一万年都不见得能出现一位。大衍战区那边,本来也只有一位墨族王主的,与大衍老祖争斗了无数年,彼此知根知底。然而那边却忽然有一位墨族域主晋升成了王主,此事墨族隐藏的极好,大衍老祖毫不知情。他在与第一位王主力争之时,被第二位王主偷袭,瞬间重创,之后以一敌二,又如何能是对手?”

  申屠墨接着道:“不过大衍老祖虽然身陨,可是他也斩杀了其中一位王主,算是死得其所了。”

  以一敌二,甚至在可能被偷袭重创的逆境下,还拉了一个王主垫背,大衍老祖不愧九品之威。

  “你虽只有七品,却参与了诸多机密要事,想必也知道,人族在为远征做准备。”

  杨开点头:“弟子明白的。”

  丁耀伸手一点在代表大衍关的黑点:“欲远征,就必须得拿下大衍关!大衍关不拿下的话,远征便有漏洞,关内最近的人员调动,就是为了此事做准备,不但碧落关如此,其他关隘有一样的人员调动。”

  杨开恍然大悟。

  同时也总算明白为什么麻烦大师之前那么激动了,他本就是大衍遗民,如今人族要收复大衍关,他自然是想要跟随上阵的,那是大衍先祖们血战之地,是大衍先辈们埋骨之所,站在麻烦大师的立场上,无论如何他都要去看一看,亲手从墨族那边将这一处关隘夺回来,为先辈们报仇雪恨。

  申屠墨和丁耀有种种考虑,不想让他随大军前往,麻烦大师自然要急眼,这种事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不会同意。

  杨开甚至在想,两百多年前,麻烦大师之所以能被征召进墨之战场,或许在那个时候人族这边就有意要收复大衍关了,否则没道理将麻烦大师这么一个大衍遗民送至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