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八百一十四章 自己的决定

第四千八百一十四章 自己的决定

  陈修气呼呼的走了,陶凌婉紧随而去,临行之前,歉意地望着杨开,杨开失笑摆手,示意她无需在意。

  接连大半月,余香蝶不见踪影。

  直到将近二十天后,她才有些疲惫地现身,找到杨开后道:“一切准备妥当了,三日后,你随我去轮回阁!”

  “师叔费心了。”杨开道谢。他虽然挂着阴阳天姑爷的名头,但毕竟不是出身阴阳天,那轮回阁既是阴阳天弟子炼心之地,必定机密非常,非本门弟子不得进入。

  余香蝶这么长时间才回来,明显是为了他做出很多努力,才征得宗门高层同意,让他进入轮回阁中。

  “不过有一件事我得跟你说清楚。”余香蝶脸色凝重地望着他,“上头虽然勉强同意你进入轮回阁,但也是有条件的。”

  杨开道:“师叔请讲!”

  “若你真的能将曲丫头带出来也就罢了,你们的事一切照旧,但若是你失败了,那就必须与婉儿那丫头结为伴侣!”

  “陈修的意思?”杨开眉头一扬。

  余香蝶摇头道:“上头的意思。”

  陶凌婉晋升七品的希望很大,杨开却是她不可或缺的一环,所以阴阳天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陶凌婉的,提出这样的条件也是理所当然。

  “我明白了。”杨开点点头,“我不会失败的。”

  “有这信心就好。”余香蝶也稍稍宽心。

  “还要请教师叔,那轮回阁中的情况如何,师姐进入其中给自己设下心障,记忆全失,我又该如何找到她?她的样貌,可会有什么变化?”

  “样貌之事谁也说不准,可能有变化,可能没变化,轮回阁有诸多奇妙,待你进了其中你便知道了,至于如何寻得曲丫头,有缘的话,你们自然会相见的,若是无缘,便是当面也不会认得,轮回阁的炼心之旅没有什么技巧,一切都重在心意。”

  杨开若有所思,虽然余香蝶的话他听的明明白白,但心意这东西,说不清摸不准的,实在太过玄妙。

  不过真要是说起来,他与曲华裳之间也是同生共死过的,当初在血妖洞天中被人追杀,彼此互相扶持,共度难关,彼此的心意自然是有的。

  接下来三日,按余香蝶的要求,杨开闭关,静气凝神。

  待到三日后,她才将杨开带往轮回阁所在。

  杨开本以为轮回阁是一处大殿,又或者是一处秘境般的存在,可直到到了地方,才知道这跟自己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这是一片被茂密至极的大树覆盖的灵州,白雾般的氤氲笼罩着整个灵州,流淌间,灵气逼人。

  高空中俯瞰,甚至都看不清那灵州的景色如何。

  此地算得上是阴阳天的一处重地,自有开天境镇守,而且还是一位七品开天,这位七品与余香蝶无疑是认识的,也知道今日余香蝶会带杨开来轮回阁,是以在与余香蝶寒暄几句之后便痛快放行。

  入了灵州,来到那茂密森林的边缘处,杨开一眼便看到了一处规模不小的坊市,许多阴阳天的弟子成双成对地进进出出。

  有人依依不舍,有人情话惜别,然后那些女弟子便义无反顾又倍含期待地走进前方迷雾丛林之中,身影消失不见。

  而与之分别的男弟子则在短暂的停留后,紧随着进入丛林之中。

  还有一些孤身的男女,一一进入其中。

  更有神态亲昵的男女,从那丛林之中亲密走出,女子脸上的笑容甜如蜂蜜,男子含情脉脉地凝视身边伴侣,仿佛眼中的她便是整个乾坤,再也容不下其他。

  不过也有男子失魂落魄,女子泪雨如花。

  “多少自以为情比金坚的伴侣入了轮回阁却没能通过考验,从而分道扬镳,这里既是我阴阳天弟子寻觅伴侣之地,也是无数弟子痛苦之源。”望着那些进进出出的年轻弟子们,余香蝶悠悠一声叹息。

  杨开奇道:“师叔不是说,若心障不破,便会在轮回阁中沉沦无法自拔吗?怎地我看还有女弟子哭哭啼啼地从里面跑出来?这应该她们中意的男弟子没能破去她们的心障吧?”

  余香蝶解释道:“心障不破,确实会在其中沉沦,不过如果只给自己定下三生三世的心障的话,就算那些男弟子不中用,轮回三世之后,女弟子依然能恢复记忆,但三生三世之后就不行了,在轮回阁中轮回的次数越多,就越难以分辨自我。”

  杨开点点头:“明白了。”

  “进去吧,不用刻意去做些什么,顺其自然便好。”

  “是!”杨开应了一声,迈步朝前行去,很快身影便被那浓浓白雾吞噬。

  余香蝶静静地站了片刻,这才准备离去,不过她才方转过身,便瞧见两人朝她行来。

  她皱了下眉,疑惑地望着来人:“陈师兄来轮回阁做什么?”

  来的这两人赫然便是陈修和陶凌婉,陈修走在前面,陶凌婉跟在身后。

  陈修瞧她一眼,淡淡道:“来此地又还能有什么事?”

  余香蝶瞧了一眼陈修身后的陶凌婉,猛然醒悟过来,脸色大变:“陈修你疯了?为了让你其中一个弟子受益,就完全不在乎另外一个弟子的死活了吗?你还是不是人?”

  陈修面色寡淡,似对她的指责无动于衷,只是转头对陶凌婉叮嘱道:“进去吧,万事小心!”

  陶凌婉点点头,走出几步,又忽然转身,跪倒在陈修面前,轻轻三叩首。

  一言不发地起身,余香蝶却拦住了她的去路,苦口婆心道:“婉儿,千万不要犯傻,有什么委屈你尽管跟我说,余师叔替你做主。”

  陶凌婉低着头,缓缓摇了摇。

  “听话,先跟余师叔回去,有什么事咱们慢慢说。”余香蝶劝解时,伸手朝她拉去。

  陶凌婉却躲了过去,低声道:“师叔请让我过去。”

  “不行!”余香蝶断然回绝,“今日即便是太上来了,你也休想进轮回阁,那里不是你能进的地方!”

  抬头怒视陈修:“你可真是个好师傅啊,婉儿到底造了什么孽,竟会拜在你门下。”

  陈修静静地瞧着她,没有半句辩解之言。

  余香蝶还要再说什么,陶凌婉却抬头直视着她:“师叔不要骂师傅,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决定。”

  余香蝶冷笑一声:“你什么性子别人不知,我还不知道吗?这能是你自己的决定?分明是这老东西贼心不死,逼你进轮回阁!”

  面对余香蝶变本加厉的指责,陈修依然不做辩解,只是目光低垂。

  陶凌婉的声音大了一些:“师叔,这是弟子长这么大第一次做的决定,还请师叔不要为难我。”

  余香蝶黛眉紧皱,看看陶凌婉,又看看陈修,有些不确定自己的想法了。

  而且……她从未见过陶凌婉如此坚定的目光,如此大声的说话。

  她盯着陈修,想从他那里找一个答案,陈修只是默默地点头。

  余香蝶不禁有些茫然,孤身进轮回阁,这样的决定可需要极大的魄力,她本以为是陈修指使,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个样子。

  沉吟一阵,余香蝶道:“婉儿,你进轮回阁做什么呢?杨小子是进去找曲丫头的,你就算进去了,也未必能够出来,若是出不来,可是要被困一辈子的。”

  陶凌婉的声音再度小了下去:“弟子会小心的。”

  “不行!”余香蝶摇头:“这种事不是小心能够避免的,我不能让你进去,你若进去,必然凶多吉少。”

  “今日进不得,我就明日进,明日进不得,我就后日进,除非师叔一直守在这里不离开。”陶凌婉抬起眼帘望着余香蝶,目光毫不退缩。

  余香蝶哑然,进轮回阁是每个阴阳天弟子都有的权利,她自然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今日阻拦已是不该。

  如果说方才那还有那么一点点怀疑的话,那么此刻她完全可以确定,陈修确实没有逼迫陶凌婉,进轮回阁是她自己的决定。

  就在她失神的这一瞬间,陶凌婉忽然身形飘忽朝前掠去,等余香蝶反应过来的时候,连忙探手抓去。

  陈修的身影挡在她身前,与她对了一掌,两人各自退开十几丈。

  余香蝶目光喷火地瞪着他:“你想她死在里面吗?”

  陈修沉声道:“她要进去寻找自己的答案,你以为我不想拦吗?可是这丫头的性格你们谁都不了解,她如果决定做什么,没人能拦得住。婉儿这丫头是我养大的,是徒弟,更是女儿!”

  余香蝶不由语塞。

  回想起来,陈修之前确实是将陶凌婉当成宝贝一样养着,若非他太过宠溺,陶凌婉一个六品开天也不至于有那么胆怯,那么不谙世事的性格。

  如此宠溺弟子的师傅,又怎会忽然有一日为了另外一个弟子的利益去牺牲她?

  “杨开乃人中龙凤,足以配的上婉儿,她已经大了,我不可能一直留她在身边,这些年也物色了不少人选,却都不入我法眼,杨开还算不错,若是能让婉儿委身于他,也是一桩良配,只可惜,我似乎是做错了什么。”

  :。: